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黄河流入哪个海(黄河到底流入了哪个海)

黄河流入了哪个海?

小时候的我说,黄河当然流入黄海啦。老师微笑着说,下次记住哦,黄河是流入渤海的,可不是流入黄海的,小心很容易被考到的。

于是作为“黄小海”,我常说,黄河是流入渤海的,和我黄小海没啥关系哈。成年以后,如果谁还以为黄河是流入黄海的,会被大家玩笑道小时候没好好读书。

其实是我们的教科书,说得不够准确。黄河流入渤海,只不过是最近160年的事情。这个事的背后,是中国历史一道黑暗的伤疤。

以长度和水量来排位的话,长江必然是中国河流中的大姐姐。长江每年向东海喷涌出一万亿吨水,二姐黄河是六百亿吨(其实如果单看水量,是珠江第二,黑龙江第三,黄河只能排到第五),整整多了十六倍。长江的超级水量,就像一把无尽之刃,遇山开山,在南方几乎全是山脉或丘陵的地段,硬生生地“砍”出了一条河道。所以才有了“巴江上峡重复重,阳台碧峭十二峰”。

“江”这个字是一个“水”和工程的“工”,它告诉我们:在古代,人工建造的河流,才叫做“江”。由于南方地区气候湿润,植被丰茂没有水土流失,长江的河道非常固定,如同人工开凿一般,所以长江是江,黄河是河。

长江、黄河如同两条巨龙,只不过黄河的“龙头”位置,以前不是这样的

所以长江和黄河的洪水方式都不同。长江往往就是“溢”出来了,化江为湖,化湖为海,最后化成一片汪洋,汛期来得快,去得也快。鄱阳湖就是一个典型,枯水期和洪水期的面积能相差好几倍,是一个“洪水一大片,枯水一条线”的吞吐型湖泊。

而二姐姐黄河不一样,这个暴脾气除了每年带来青藏高原的融水之外,还携带着十六亿吨泥沙。其中有十二亿吨带去了大海,而有四亿吨则囤积在中下游。这些泥沙如果用来修建长城,可以从地球修到月亮上去。

黄河水的含沙量非常惊人,主要都来自于黄土高原

所以二姐黄河有个暴脾气——她没有所谓的河床,特别是在中下游,因为黄沙的堆积,她的河床会越来越高,形成“天上河”,就是河床比周围的地面还要高,只能靠防河堤,而且随时有决堤的危险。

由于河道不稳定,黄河一旦决堤,是会改道的。因为原来的河床已经成为了地势高的地区,水往低处流。面对整个华北华东平原,黄河就是想去哪就去哪,她肆意冲刷,几千年来,我们一直拿她没办法。

对于古人来说,长江黄河时常会爆发洪水,但长江的洪水有规律性,有季节性,而且结果都是一片汪洋,也很自觉地会慢慢消退。所以对于长江,古人采取的都是引流的方法,然后就是自己学会游泳划船(汗~)。反正长江这个大姐就是每年都有那么几天不舒服,但过半个月差不多就安静了,咱们习惯就好。(其实是因为长江中下游水流量太大,古人的能力无可奈何,放弃抵抗了。)

但黄河这个二姐姐,每年也会有那么几天不舒服,但她不舒服那可真就是“作天作地”了,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向有“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之说。据统计,在有记载的中国上下五千年历史中,黄河决口泛滥达一千五百多次,较大的改道就有26次。

黄河姐姐这二十多次大改道,北到天津大沽口,南到淮河——对,就是淮河。在近千年的历史中,黄河姐姐都是“夺淮入海”的,在那个时候,黄河就是流入黄海的。黄海这个名字,也是因为黄河入海而得名的。

而黄河的这些改道决口的记录,是中国历史一个污点。

建炎二年(1128年)冬,东京留守杜充写到:“决黄河自酒入淮,以阻金兵”。宋朝为了阻断金兵南下,主动决了黄河的口,这种不顾老百姓生死,只为保护政权的做法,是历史中并不是第一次。但此次决河,直接导致了黄河下游对接淮河入海。

淮河自古以来就存在了,她是中国南北的自然分割线之一,承担着将南方亚热带湿润区的降雨汇流入海的职责。做为夹在大姐长江和二姐黄河中间的小妹妹,淮河一直承担着为两个大姐姐“排忧解难”的工作——泄洪,甚至还因此产生了一个积水湖泊,那就是洪泽湖。

而1128年那次决堤,二姐暴怒,小妹妹已没能力为二姐在分担忧愁,只能拱手把自己家都让给二姐住了。

但二姐的性格永远是个隐患——黄河大量的泥沙开始在淮河流域堆积。这种情况让淮河也变得暴躁起来,整个黄淮流域,从南宋开始直到清朝,都是洪水泛滥,民不聊生的代名词。

从此图可以看到,历史上黄河曾经多次改道,在明清时期,黄河是和淮河融为一体的

而从宋朝、元朝、明朝、清朝几经更迭下来,治理黄淮一直是最为头痛的难题,同时贪污腐败,战乱不休也让“治河”之事断断续续。而最无奈的是,无论哪个朝代,皇帝和下级官员对于治理黄淮河的主要目的只是——不淹到南京就可以了。所以整个豫东、鲁南、苏北、徽西地区的老百姓的死活,达官贵人其实并不在乎。整整八百年,本来应该是农业发达的黄淮平原地区,中华文明的发展壮大之地,就再没有安宁过。

公元1855年,淤积了八百年恩怨的黄河和淮河终于上演“撕逼”大战,黄河的泥沙已经几乎将淮河下游填满,黄河淮河全河全面决堤。而当时清政府因为全部心思都放在镇压太平天国上,根本无心管理。黄河爆发了历史有记载以来上最可怕的一次泛滥。

黄河的水,就像鞭子一样在豫、鲁、苏、冀四省的许多地区肆意甩来甩去,黄水浩瀚奔腾,人间民不聊生。从1855年开始,平均每6个月,黄河就会决口一次,洪水漫流,灾民遍野。直到最后黄河将入海口“选”到了如今的河道,汇入渤海。

人们在黄淮流域无法生存,只能以“难民”的身份向外迁移。山东、河北的很多难民只能向东北迁移,由于当时清政府保护东北“满人”的地位,禁止“汉人”北上过关,难民只能偷渡。于是这批向东北逃难的汉人,将这次迁移称为“闯关东”。他们来到东三省,将自己的文化习俗与当地融合,形成了东北人现在的样子。

而大量的淮河流域的难民向北太远,只能向南边走,向以南京甚至更南的长江流域迁移。与“闯关东”的人所面临的情景不同,由于长江流域的相对稳定和物产丰富,在那时已是中国最富有的地区。而来自淮河流域的难民,根本没有文化融入的可能,只能以“奴仆”的身份才能在这些富贵人家中安身。这就是现在整个江淮流域的地域鄙视链的开端。

可以说,咸丰年间这一次黄河淮河的“撕逼决裂”,间接地决定了近现代半个中国的命运。

1938年,为阻止日军西侵郑州,国民党扒开郑州花园口黄河大堤,造成洪水以阻隔日军。九百年后,一个同样武力孱弱的政府,又做出一个同样的决定。混浊的河水从花园口向东南方向迅猛推进,在黄淮平原随性肆虐,最终形成了跨越豫皖苏3省44个县的“黄泛区”。

当时直接淹死和饿死的百姓多达八十九万人,造成了人类历史上“人为”的最大灾难(当然了,九百年前的那次并没有人口统计)。淮河、洪泽湖沿岸变成了一片汪洋,黄水所到之处,房倒屋塌,饥民遍野。

“黄泛区”,是用老百姓的命去拖住了敌人的刺刀。

而更加可怕的是,从此次决堤之后三年,黄淮平原连着三年发生了大旱,老百姓好不容易等到黄河的水流走了,便再也见不到水。缺水的黄土变成一块块斑驳的龟裂成块,最后变成沙化的土地。老百姓无粮可种,不得不以草根、树皮、甚至自己家的妻孩果腹。

最后历时八年,横冲直闯的黄河才消停下来,再度选择渤海口安家。

这八年,中国人民击退了日本侵略者,却也被黄河折磨得遍体鳞伤。“黄泛区”,是一个苦难的代名词,是在中华民族最悲惨的时刻,在中国民族被逼到绝境后,生生从自己身上割下的一块血肉。我觉得如果有谁会使用“黄泛区”来描述黄淮中下游地区和这里的人民,这样的人都不配做中国人,也不配做“人”。

我们的教科书没有告诉我们这些黄河的故事,可能就是因为些事情,太过于沉重和心酸。黄河是我们的母亲河,中华文明诞生,就是因为黄河流过了黄土,教会华夏民族如何种植。但从大禹治水开始,我们的“母亲”就没有让我们安心过。而我们不但没有能力去安抚黄河傲娇而暴躁的心灵,反而利用她的性格来人为地制造灾难,目的却是为了保护达官贵人免遭战乱,这的确也是我们历史中的无法辩白的污点。

“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涯。”其实早在汉朝,人们就已经意识到,治理黄河的关键是“治沙”,只是由于受到生产力和技术的限制,以及当时人们还不知道植被和水土流失的关系,黄河一直在治,但中上游的生态环境却越来越差。现在黄河的水利工程师们,通过双重堤防、放淤固堤等水利技术,已经把黄河姐姐伺候得妥妥帖帖。下一步,就是好好改善黄河中上游的生态环境了。

可是大家却发现,近些年二姐姐黄河是舒服了,结果大姐姐长江有点不开心了,“女人心”,海底针啊!

其实是长江千百年来也常闹腾,只不过以前有二姐姐的名声在外,她就“显得”很温柔罢了。要知道,长江的水是黄河的16倍啊!什么概念?简单换算,黄河做的所有防洪措施,理论上长江都要做16倍,一个三峡工程,蓄水量其实还不够给长江姐姐的屋子垫桌脚。

解决长江姐姐的问题,就要退地还湖,把“九百里云梦泽”和“八百里洞庭湖”恢复起来,因为他们本身就是长江的蓄水池,天然的“三峡工程”。当然后果就是,要把武汉和长沙以及周边城市从地图里删掉了。

向还奋斗在抗洪一线的人们致敬!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