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霜霉病引发的大饥荒,让爱尔兰失去了一半的人口

点击上方“远方青木”,关注后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粮食,是人类的第一刚需,只要饿上三天,天下必将大乱。什么都可以没有,但绝对不能没有粮食。爱尔兰,是大英帝国的第一块殖民地,和英国一衣带水。
17世纪,爱尔兰只是个人口50万的贫穷之地,但欧洲的殖民者从印第安人手里带回的土豆,改变了一切。爱尔兰的气候太适合种土豆了,在这里土豆的产量为每英亩6吨,而燕麦等谷物的产量则不足1吨。欧洲的其他地方,引入土豆的目的主要是获得美丽的土豆花,而爱尔兰人是直接拿来当主粮吃。
在土豆的滋养下,爱尔兰的人口在200年里翻了17倍。到1840年鸦片战争前,爱尔兰人口达到了空前绝后的830万人。空前肯定是空前的,为啥说绝后?因为这是爱尔兰的历史最高峰人口,再也没有超越过。2019年,爱尔兰的最新人口数量,才勉强恢复到485万人,差不多相当于当年的一半左右。这一切,都是因为天灾人祸。1845年,一种名为霜霉病的新型瘟疫爆发了,这种瘟疫不针对人,只针对土豆。突变后的新型真菌,顺着温暖的海风四处扩散,所到之处,土豆的叶子纷纷开始溃烂。
土豆植株被感染后,真菌会蔓延到每一个部位,包括地下的土豆块茎,被感染后的土豆完全不能食用。
高度依赖土豆的爱尔兰,爆发了恐怖的大饥荒,一半的人口处于饿死边缘。新瘟疫虽然恐怖,但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事。爱尔兰的粮食短缺再严重,毕竟也只是一个岛。1845年的英国,是日不落帝国,殖民地遍布全球,一支小分队就可以吊打东方的大清帝国。别说爱尔兰只是土豆减产,就算所有粮食完全绝收又如何,800万人口而已。不管是从殖民地运粮食,还是直接从国外购粮,都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此时的英国,信奉资本主义,纯正的资本主义。什么叫资本主义?很多人认为资本主义就是让资本家剥削工人的主义,这其实是错误的。资本主义,本质上是自由主义。自由主义者认为政府的权力应该被严格限制,公民能自己管好自己,政府只需要提供国防和基础行政服务就够了。极端的自由主义者,甚至提出了无政府主义概念,认为政府就不应该存在,公民想干嘛就干嘛。他们认为国王和政府,都一样邪恶。没了政府以后,市场经济这只看不见的手会调节一切,自动把社会安排的井井有条。英美从来不说自己是资本主义国家,而是称自己为自由主义国家,就是这个原因。但因为这种制度信奉自由竞争,信奉物竞天择,极度有利于社会精英,是为资本家量身定做的制度,所以我们称之为资本主义制度。爱尔兰有了饥荒,粮价自然会暴涨,价格暴涨之后商人自然会运粮进来,然后饥荒的问题就解决了,不需要政府的插手,这是按照亚当·斯密的自由主义经济理论推导出的结果。政府不得干预市场,直接发粮救济同样会干预和扭曲市场,这违反了英国的立国之本。如果抽富人的税把粮食赠送给那些懒汉穷人,那也是对财产权的践踏,是对公民财产自由的侵犯。
通过税收来救济穷人这是对有钱人的一种偷窃行为,我可以自愿的来捐钱帮助穷人,但是不能国家强迫我。
英国的自由主义者不仅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爱尔兰大饥荒,英国政府真的就那么看着,一毛不拔。唯一帮助灾民的行为,就是在1846年废除了《谷物法》,取消了输入英国的粮食进口关税。按资本主义制度的立国逻辑,取消进口关税后,依市场经济原则,大量的粮食会涌入英国和爱尔兰,粮食价格也会降低,爱尔兰的饥荒问题自然就解决了。但事实恰恰相反,粮食在源源不断的运出爱尔兰。因为爱尔兰的农民太穷了,他们为了活命已经把所有的土地和值钱的东西卖给了资本家和大地主,彻底失去了购买力。
取消粮食关税确实可以降低粮价,但这对于爱尔兰的灾民来说毫无意义,因为他们的购买力趋近于零。相反,富裕的英格兰地区,却有大量的人拥有购买力,简单的说就是有买粮食的钱。如果你是爱尔兰的大地主,你是把收上来的燕麦以近似于零的价格卖给灾民,还是按市场价卖给英格兰的工人?在大量的爱尔兰人快饿死的情况下,爱尔兰的农场每年有4000艘货船满载粮食开往英格兰的港口。按市场经济原则,谁出价最高谁就有资格买粮,有什么问题么?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更荒谬的是,因为关税的保护,本来爱尔兰的小麦在英国是垄断的,但因为取消进口关税后大量的粮食涌入英国,导致英国的粮价下降,爱尔兰的农场主无利可图后,竟铲除了爱尔兰农场上的粮食作物,改为牧场,因为向英格兰出口牛肉获利更高。爱尔兰大饥荒持续了5年,整个饥荒期间每一年爱尔兰的粮食都是净出口,同时肉类出口量大幅上升。在这种神奇的操作下,爱尔兰饥民开始急速的死亡,死的人太多太多了,死到最后所有人都害怕了。在大规模骚乱爆发后,英国政府被迫采取了其他办法来缓解形势。他们想出了另外一种办法,政府向富人抽税,然后在爱尔兰大规模的修建公共工程,给挨饿的爱尔兰人提供工作机会,让他们有收入来购买粮食。但倾其全力,也不过提供了70万个工作岗位,但饥民最少有400万人之多。迫于无奈,救济委员会后来又设立了济贫院,但受限于场地和经费,至多只能承载10万人。
为减轻饥荒的压力,英国大臣格雷伯爵提出了一个“富有建设性”的计划。英属殖民地澳大利亚是罪犯的流放地,男性数量远远超过女性,长期性别失衡,但那里粮食充沛。虽然按市场经济原则,我们没办法把澳大利亚的粮食运到爱尔兰赈灾,但我们可以把爱尔兰的女孩子运过去啊,那里的男性需要大量的女性。最后,一个更荒谬的计划出炉了。从1848年开始,英国政府挑选济贫院中的14~20岁的年轻女孩,直接送到澳大利亚,来减轻爱尔兰的粮食压力,英国史书中把这些女孩称之为“饥荒孤女”。但这些依然没有让爱尔兰的饥荒消失,越来越多的人被饿死。最终,大量的爱尔兰人,变卖了所有的家产后,靠着打工和乞讨购买船票,登上那种死亡率高达30%的劣等轮船,逃往美洲大陆求活命。爱尔兰大饥荒直接死亡人数在百万级,逃亡的人数更多,灾荒结束后依然有大量的人逃亡,累计损失了几百万人口,直接重创了爱尔兰社会的一切。
爱尔兰大饥荒纪念雕塑爱尔兰的历史是割裂的,分为大饥荒之前的爱尔兰和大饥荒之后的爱尔兰。因为英国政府的冷酷无情,爱尔兰人民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伤痕,始终无法弥合,独立运动此起彼伏,和英国离心离德。最终,爱尔兰在1949年独立,成立了爱尔兰共和国,除北部六郡外,其余地区均退出大英帝国联邦。爱尔兰的分裂源于天灾,但更多的,是人祸。荒谬的资本主义
毛泽东对资本主义的研究特别深入,看清了资本主义大鱼吃小鱼的本质。玩资本,那就是强者恒强,资本越多,获利越大。但中国实在是太穷了,没有资本可言,所以走资本主义道路,注定贫弱。
“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人家资本主义制度发展了几百年,比社会主义制度成熟得多,但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中国的人口多,民族多,封建社会历史长,地区发展不平衡,近代又被帝国主义弱肉强食,搞得民不聊生,实际上四分五裂。我们这样的条件搞资本主义,只能是别人的附庸。”——《前奏:毛泽东1965年重上井冈山》 很多拉美国家不信这个邪,非要走资本主义道路,后来统统一生贫弱,一辈子只能当附庸。你经济好还是差,那得看最大的资本,也就是美国的心情。让你富你就富,让你穷你就肯定会穷。也许有几个小国和地区能靠美国的施舍富起来,成为招牌,但这肯定不包括中国,因为中国的人口太多了。所以中国选择了社会主义道路,和美国的资本主义在意识形态上有了极其鲜明的对立。西方电影推崇个人主义和英雄主义,中国电影推崇集体主义和牺牲精神。这和导演的喜好无关,本质上是两国的立国之本所决定的差异。美国抗疫至今死了那么多人,并不是美国没有能力抗疫。而是按照自由主义原则,政府没有权力损害富人的利益,去救助穷人的生命。自由主义国家,一切都是自己照顾自己,被病毒淘汰了那是你自己的问题,和政府没关系。当年的苏格兰是这样,如今的美国也是这样。理论上看起来好像没问题,但实际操作下来,发现实在是太荒谬了。纯正的资本主义国家已经不存在了
自由主义国家信奉的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市场竞争会把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当当。政府不应该插手,甚至不应该存在。但马克思认为这不是真正的自由,这是小范围的自由,是资产阶级的自由。
“工人阶级没有生产资料和消费资料,只有靠出卖劳动力为生,因此根本就谈不上自由。在资本主义社会,只有资产阶级的自由,没有被剥削者的自由。”——《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8卷 所以马克思不认可自由主义国家这种说法,他把自由主义国家都称之为资本主义国家。按自由主义者的看法,资本家雇佣妇女和儿童,让工人一天工作十六七个小时。只要双方都同意了,不存在欺诈和强迫的做法,那就是合理的,因为资本家支付了让工人满意的工资。如果工人不接受,那可以不来资本家这里上班,又没人强迫你。这种说法很有迷惑性,“劳动者自愿与资本家签订合同,被剥削无可厚非”这是自由主义者的一贯观点。但马克思指出,这是不公平的合同。
表面上看劳动者是签订合同“合法”的把自己卖出去,然而劳动者和资本家的地位完全不对等,在一个不公平的市场环境下,在资本主义社会特有的相对人口过剩的条件下,劳动者们为了活下去,必须接受被剥削——要么被这个资本家剥削,要么被那个资本家剥削——这是他们唯一选择的自由。——马克思 那个年代的工人,生活的非常非常惨,经常和资本家爆发流血对抗,如果没有政府以法律为名义的铁腕镇压,早就分崩离析了。政府的本质,是资本家的工会,一切为了资本的利益服务。1930年代,美国陷入了经济大萧条,总统罗斯福和资本家谈判时,唯一能拿出来威胁资本家的筹码,居然是声称如果资本家不给予适当让步,政府将不再介入劳资纠纷。事实上,如果按照纯正的自由主义精神,那么有钱人会越来越有钱,穷人会越来越穷。优胜劣汰,竞争不过富人的穷人,只能去死,也必须去死。如果穷人不愿意心甘情愿的去死,社会就一定会发生大暴乱,穷人拖着富人一起死。共产主义势力蔓延后,这种暴动愈加的频繁。最终,富人不得不让步。目前,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是纯正的自由主义国家。提高社会福利,花富人的钱给那些被社会淘汰的穷人一个最低生活保障。设定高额的遗产税和所得税,剥夺富人一部分财产自由权。出台反垄断法,以违反财产自由的代价,在企业大到一定程度时,强行拆分,削弱资本家的控制权。这条条框框,全部都违反了自由主义精神,不是纯粹的自由,所以这些国家也不是纯粹的资本主义国家。这其实是资本修正主义,是在共产主义压力下不得不做出的让步。资本主义国家违反了自己的立国之本,给工人福利,让平民的孩子免费上学,给工人休假的权力。这不是良心发现,而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有共产主义思想,有共产主义大国,还有无数的革命者。
我们走后,他们会给你们修学校和医院,会提高你们的工资。这不是因为他们良心发现,也不是因为他们变成了好人,而是因为我们来过。——切.格瓦拉长按2秒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每天都和青木一起增长新知识

支持原创,转发点赞,觉得好请关注,谢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