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向张大奕女士学习

说多了苦大仇深的政治,今天给大家讲些轻松愉快的东西。
所谓依附者,其定义是:动过利用自己的外貌、生理优势、生育能力等在事业、人生上走捷径加杠杆的念头,并因此把部分人生的自主权交给他人的人。
依附者们精心打磨自己的头像、社交媒体等展览界面,无非是想提高身价,好择优更多的竞价者。
可以说,这些信息就是依附者身价的最直接体现。尤其是在大家还没那么熟,还没能相互摸底的时候。
嗯,这就是关键信息。正如报道的标题一般。
比如初识一个女生,看起来简单朴素,可高格调、高审美、高多样性的微信头像和朋友圈内容却无疑暗示了其受过级别不低的精英教育,同时间接声明其家庭的等级……
哦,原来这份朴素不是因为她土,只是她谦逊低调的体现。对她,休想只用三线城市的惯用伎俩——一顿西餐就打动她。不门当户对的追求者,请自觉别浪费双方时间。
可这又使得熟练竞价者在这温柔陷阱的入口,即通过装潢的质量来判断出依附者的上下限。
比如一个姑娘,素质姿色均稀缺,却在细节中暴露出自己没见过世面、缺乏安全感、缺乏独立意识或又太过独立等,那么竞价者就能很轻易地运用技巧,以远低于她的公允价格谋夺到她。
但依附者们又不能完全不装潢门面,这会被浮光一瞥者认为无资本可交易,或开垦成本高耗时长,从而失去很多潜在的筛选机会。
插一句,这里用两位女性举例,不是歧视女读者的意思,事实上,男性中也有许多依附者,或部分依附。
因此,博弈之中,防止第一时间被定价、吃准,依附者们只能不断地模仿其他高价者,尽力把自己往高处堆叠,保持对外展示窗口的完美无瑕,同时又得谨慎把持着度,以免过度修饰导致被轻易打回原型。
10年、15年、20年的普遍个人门面装潢,审美和信息量都进化得太明显了,依附者们努力斗争竞争者和竞价者,以向上攀爬阶层。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张大奕的头像,不得不感慨,这个段位实在太高了。
她用一张丑照,但是是完全不凸显其任何缺点、反而表现其单纯俏皮的丑照,来做身价展览,直接让熟练于各类网红美照估价的竞价者的经验失效了。
别小看这些丑照。别人没做到的,她做到了,你若是见惯了精致完美的网红窗口,也会认可她的自信、勇气和独树一帜。
曾用头像
张大奕这个IP也有此特点,在2015年网红元年,那男性化、风格潇洒的称谓横空出世,更是让看惯了恩雅梓熙雪涵的人群眼前一亮。
头像和IP是提纲挈领般的存在,而日常的社交媒体内容展示的另一面(比如真正的完美美照、模特工作照等),都将围绕纲领而辅助定价——
“她虽然也是美女网红,但看她的微博背景,应该是个喜欢小孩子、有爱心的传统的好姑娘。”(低幼装潢可降低他人敌意和防备,虽老套可永不过时)
“她虽然也是美女网红,但好像是个非常独特、工作努力的‘女汉子’哦。”
更关键的是,这份精心打磨的独特,能让她轻易跳脱出依附者们同质化严重的常规竞争之中。男人们吃她这套,女人们也吃。
同时,面对这样一个标价模糊、不在既有估值体系内的的依附者,竞价者只能试探着开价和加码,主动权就完全掌握在依附者手上了。
窥一斑而见全豹,对依附学参透如此,对人性的掌控更不在话下。譬如,某人是清华核物理系全系第一,请问他英语成绩如何?数学成绩如何?门萨测试成绩如何?
先是瑞丽杂志模特入行,随后开了淘宝店,又在网红鹊起的时候赶上第一波红利。在很多人眼里,张大奕用短短几年时间就完成了人生的多级跳,肤白貌美、日进斗金、人生赢家经常用来形容她。
“在对的时机做了对的事情,而别人正好觉得自己挺可爱,卖的衣服质量也不错”,张大奕总结道,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而美只是这当中的润滑剂。(摘自网络)
你看,人家说得多轻松。
多说一句,俺平常的文章,“你想得太多了”最常见于女性读者们的留言。有没有想过,正因为想少了,你才总斗不过综合素质其实都不如自己的*茶们。高级依附者是抵押而不是质押人生的自主性,同时绝不会把脑子也让出去——脑力劳动才是最辛苦的部分啊。
以及,作为时政爱好者,除了抓住核心信息源、警惕信息直接灌输、保持争斗性又掩饰争斗性、要研习竞争和估价技巧等等,我们还要向张大奕女士学习什么呢?
嗯,别忘了,增量稀缺、存量红利固化的3G时代,是属于大腿的时代……另,昨日被吃之文,已在三花九树重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