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王吉元】/猪知道

《蝶语兰心》第112期投稿邮箱:499918885@qq.com
投稿微信 :499918885
图片来源 :网络搜索
实习编辑:陈剑波
猪 知 道 文 / 王吉元

76年,我十三岁
开春,母亲用多余的钱买了一头小猪
我不喜欢那小东西
我甚至不正眼看它
可弟弟妹妹很喜欢
就是,如果不是我本身原因,它挺可爱的
浑身黑黑的,腿短短的,嘴唇还有点红
最重要的它四肢健全
在弟弟妹妹间,它怯生生的
弟弟妹妹们却很高兴
他们四个在院子里(两个弟弟妹妹包括小猪),很和谐
妹妹当时刚会走路
她和它最好玩
她靠近它
它走开了
她跌倒在地上
还笑
它生下来才有二十天
它生下才不久,为什么跑得很快呢?
他们四个在后院墙角玩
我不管,还是把它放在了猪圈里
把他们分开了
其实,它在这里正好,后院有点大,它有点小
圈里很合适
对它来说,现在圈里地方挺大的
还有睡觉的房房
开始还用妹妹喝的羊奶喂它
羊奶喝得它有点乳香
和妹妹身上的羊奶味一样
后来它就泡好的剩馍
再后来就吃麸皮的水
后来它就吃草了
路对面干妈家也逮了一只
三弟天天看它们谁长得快
开春的嫩草很多
冬天犁过的地里
一场雨后,很多打碗碗花的蔓草
老二老三给它割草,圈里
青草,小猪
有时还喂些偷偷割来的嫩苜蓿
我不喜欢
有时也偷偷看
那家伙长得很快
老三那时管妹妹
他俩最爱上到猪圈墙边的老碌碡喜看

猪三个月大的时候
很野,有时还从圈门那儿翻过去
我的想法是,人上工的时候,它们偷偷联络
你想,家家都有猪
宁静的村庄,还不引起它们思念
这些在山地里野惯了的东西
猪逃出两回后
公社的兽医来了
他那标志就是自行车前面的小旗旗和车头上挂的
刚割下的猪羊的生殖器
他的白帆布车兜很大,就像药箱
车子后面的有二尺高的光亮光亮的凳子,有铲蹄的铲子
这些人见识很多
他们安排的很好
一般是先到队上,给骡马铲蹄,看病
完了才挑猪骟羊
他问母亲,留母猪不?
母亲说,不
他说,挑了去
他先喝茶,抽烟
还来了陪他喝茶的人
就跟等场子一样
该他上场了,时机很好了
他叫把猪逮上来
其他人按着猪,分开后腿
他抹碘酒
刀子利开
割下猪的生殖器
然后又抹上碘酒,缝合
猪尖厉地叫,无助地叫
完了,扔进圈里就不叫了
惊魂未定,靠墙立着
骟吧,不关我事
之后它就平静地生长
又呼呼嗤嗤地没事就拱圈墙
二伯把铁丝硬穿透它的鼻子,拧了鼻圈
它有尖厉长叫了一回
之后就吃了长,吃了卧,不想跑,也不拱圈
生长的这一段时间,再也没有过声大的时候
家养一个动物的历史不容易
羊,猪,兔,叫蚂蚱,你喂东西它们吃
马,狗,和人处得很好
还有些东西你养不活
燕子,麻雀,就不吃,往死里饿
牛,驴,经常还来脾气
乡野很大,一个村有一个村的脾气
一个小学有一个小学的教育
有缺点有个性不一定不好
上了初中
我才知道,人很丰富,同学之间很有意思

秋天,树叶落了,天空亮了,大地轻松了
猪圈里的粪很高了
母亲给我说了几回,那天下午
我拿明光明光的锨到圈里
一锨一锨,深深地铲下去
干净利落地扔到圈外
两个弟弟看
我得给他们做榜样
我问他们咋样?
他们笑
完了,铲净,垫上新土
摆好猪槽
给猪把它的地方也要弄干净
那家伙仰头看我

我不关心猪,主要是我要劳动了
这是我第一次割麦
这也是麦月天第一次全村大的劳动
有三哥他们,有翠姐她们,还有存珠姨她们
我在人群里
大家梯次排开
每人五行
我四行
地很长
割到头就能挣四分工
如果能跟上他们,就有钱,就能分得粮食
我不想热的事
就一个劲割
就听镰刀接触到干了的麦子的声音
嚯,嚯,霍
全是我割麦的声音
那声音鼓舞着我
那是世上最好听的声音了
我紧跟着队伍
金黄汗珠打在镰刀上,洒在地上
一大片地,麦子竟全被放到了
这有我的功劳
麦地宽阔了,轻松了
地里有殷红的爆仗花,割倒的麦子上有花媳妇(瓢虫)
还有一个脸红扑扑女子
昨天还和我们一起上树,爬城墙
怎么一下来就变大了?
那年,我十三岁
要劳动,不劳动怎么能成长呢?

冬天,地震棚里看书
地震棚挨着猪房房
晚上这里极静,月亮也很好
地上、墙头都是白的
地上树影斑驳
我看书,身子一动
它就“哼—哼—”,声还有点上扬
这一年我看了许多书
《林海雪原》,《红旗谱》,《苦菜花》
看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还有《三家巷》
还看了一本《花的草原》,一本《召树屯的故事》
我丰富得不得了
草原啊,西双版纳的孟板扎啊
我变得是另一个人一样
我渴望下苦
我渴望劳动和学习里的爱情
每晚都是整夜整夜的读书
这一年我心里的女性有《林海雪原》里的白茹,有冬妮娅,还有两个我们身边的
其中一个就是给我送那么多书的那个女子
我一动身子,旁边窝里的猪就哼,就跟我搭声
谁理你呢,我的八戒哥
外面下起了小雪
故乡的空气圣洁得像西伯利亚一样
我在雪地里站着
想斗争
院子很空旷
伯父说,这里曾是安安家的场地
一头豹子卧在场中央
安安爷当是柴,用杈挑,豹子跑
我就想和啥斗争
它又哼
猪哥,睡
我这一年的变化,只有猪知道

已经学了一年二胡了
大伯爱戏
他想让我唱戏
怪,这一年跟我来往的都是些大哥哥
第一是花牢
他是我小时的玩伴,高我两个年级
初中毕业,没推荐上,回村劳动,在大队科研站
我去了一回他的科研站
地很多,全是回乡青年,女的都长得漂亮
他看出了我的意思
我说,我想——
他说,去去去
我还是回去安心念书了
第二是鸿儒
他也高中毕业回村了,记工员,打篮球,吹笛子
我家有二胡,也有笛子
还有《战地新歌》四本
还有伯父给我的家传的《秦腔曲牌》
他不下地
有时我拉胡胡,他就来
他吹的《怀念战友》可好了
还有一个就是公社的电影放映员,我叫岗哥,白皙,文气,比我大五六岁
东片六个村,放电影
到我们村,如还早,就挂上银幕,来我家
他主要翻我的书
当时父亲单位的《朝霞》丛书往年的有几本,这是他要翻阅的
我的八戒哥
你听过彦王村最早的《怀念战友》
你知道乡下孩子的淳朴

一天晚上,给我送书的女孩来了
她是和秋叶一起到我家的
我们坐在猪圈墙墙边的土堆外
秋叶回去了,我们俩说话
她的声音是那样的好听
我们说班上的同学,说老师
她还说她们家,说弟弟妹妹
堂哥,甚至表姐
还说书里的事
她长辫子,眼睛不大,绿格子的中山装外套,蓝裤子,干净的方口鞋
她不只学习好,是我们的班长
还是学校不多的几个团员
但,主要是我们感情好
夜静了,猪,我俩
母亲出来问
她说,不了,她住秋叶家
后来秋叶来了
我送他们到村口
又在我的窝棚里点灯熬油了

故事里所有人都有结尾
鸿儒命不好,三年后,我上高一,就病死了
挑猪的兽医,分队后,牲口分给了个人,给人家铲马蹄,不小心,被踢在头部,死了
岗哥后来进城,在县电影院,还打听我
花牢后来复习,考入同济大学,桥梁建筑专业毕业,专家
猪那年年底,最后尖厉的叫了一回,捆着给卖了
年后我们开始学习
我学习可好了
老师表扬
老师说,可谁知道吉元下的苦?
他是指我那段时间做的很多的几何习题
我心里说,猪知道
2016-8-30晨,于渭南

作者往期精彩文章
【王吉元】诗歌/童年趣事
【王吉元】农校记(一)
【王吉元】农校记(三)
王吉元 / 渭阳记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