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记忆中的一抹微光

记忆中一抹微光赵佳音
从盘古开日起,世上有了光;从那颗石头以后,人会寻找光;爱迪生之后,我们便控制了光。光越来越多,只是我心中的光,比它们都亮、都闪耀。
一幢老房子,一间旧卧室,一张木桌子,一把矮凳子,还有桌上那盏老台灯。读书时的六年时光,大致都在这里封存着。
小学的作业很普通,无非就是背书默写做习题。伏案,前头一盏绿油油的灯,水管似的支柱,金黄的灯罩蒙了灰,依旧挡不住它洒下灿灿的一片光。这光不仅笼住我的桌子,还罩住了边上一把椅子,奶奶总爱坐在我边上,以前总觉得被盯得发毛,佯装作生气赶人的时候,她高傲又得意地“恐吓”我:“当心以后没人给你报默写了!”转身欲走。那时的作业都要签字呢,我呢,又没出息,怕老师怕得要死,再不乐意也只能恳求奶奶回来坐下,此时她脸上的得意更多增几分,活像一只神气的猫。
夏天总是很难熬,黄澄澄的灯光就像个小太阳,烘出一身汗。身边却还是坐着监工,雷打不动。偶从书中抽出视线,抬头看到乌黑的眸子泛着莹莹的光,手里不知何时托了一盘水果。刚放好手中的书,面前已被铺上一块毛巾,大口吃着瓜果,汁从手上滴答,姹紫嫣红了洁白的手巾。
那些时候的印象里,似乎少有聊天说地的时候。只是现在一周才见面一趟,奶奶却东问西扯,似如口述出一本《山海经》。一周对我很短,不知她老人家心里是多长。今朝忆起,却发觉那盏灯不见了,翻找了很久想再端详一遍,只徒落了一手尘。回到金属质感极强、极有现代美感的LED护眼灯下,想着那昏黄的灯光,那盏冬天甚至可以烘手的万能灯,坐在学习桌前,陪着奶奶聊起了过去的云烟。
所有的深情,也就是这些细碎的时光串成的,就像一串亮着迷濛微光的小灯泡,联成记忆中那片灿烂的光,俯伏在脚边。当时只道是寻常,直到一天,灯火已阑珊,才发现,那些寻常的日子流淌出时光河的温暖,火柴点亮的记忆中的微光。
记忆中一抹微光张朱甜
每一条路上,至少也有一豆微光,它的光芒是那样不足轻重。却又不可或缺,它至少也让你看清什么是黑暗。如今走夜路是常有的事了,常常在黑夜中独自一人微微颤栗着归家,不算长的一截水泥路走过不下百次,但沉浸在夜的静谧中,总有那么一丝的陌生和顾虑。
虽然还说不上深夜,周围却早已是乌凄凄的一片了。门卫中的守门在暖炉的烘烤下带着困意。这一截水泥路似乎就剩了我这一个还走动着的,小区里的灯定时熄灭了。唯有街角的那一盏破灯还“呲呲啦啦”的闪烁着,周围的一小段路也在灯光下朦胧着,与周围似乎是一种莫名的违和。踏入这截路,我也成了夜色中的一片违和,但心中却莫名氤氲起了一阵温暖,像是这暗夜的寒风中,唯一的一丝微光就被我独占了,我独自贪婪的伫立着,享受着这甚至算不上一盏灯的光的浸润。
家还是要回的,踏出那块地,就离那缕灯光越来越远。直到过了转角,光就再没有了。“谁在哪?”一声沉闷的声音如利刃般划破天际,一束光赫然照在我的脸庞,我不敢吱声。“谁啊?”那声音再次响起时还伴随着脚步的临近。夜的静谧足以能让我感受到身前的步步逼近,终于,黑暗中露出了一张灰暗的脸——原来是巡视的老头儿,真的吓到宝宝了。“我刚下课。”我不耐烦的回了一句。“哦……那走吧。”他的语气低了不少,似乎是带着歉意,我也毫不客气地走了。走了一段才发现那老头儿怎么还照着我,我猛地回头瞪了一眼。因为是隔着一段路,估计他肯定没看清我的表情,可那老头儿摇了摇手电筒说:“我照你一段,放心走。”“呵——”我那时心中交织的到是一种莫名的温情与歉意。我这人,是否有点太不善解人意了啊。
我高举起手,挥动着向他道别或是致谢,希望这次他能看见……
也许曾近也嫌弃那盏破灯“呲呲啦啦”有伤大雅,巡视的老头儿“逼逼叨叨”真是烦人。但即使是这样,有些时候,往往是不经意,它们却也为我在黑暗中点燃一丝光亮。人总是这样,往往是以自我为中心了,把自己看作是高等聪明极了,却不知道自己也需要周围那些所谓“不起眼”的照耀与温暖。人常把那“引以为豪”的智慧当做了对于关切的猜忌与渺小的不屑,殊不知心底的那盏灯早已熄灭。
走出了这段路,老头儿和他的手电筒也消失在了身后,但心里却不再感到寒冷与孤独。弯弯的月亮也从高楼边露出了一角,也许是我下一段路的光照吗?周围的黑暗清晰的呈现在我的眼前,我全然不再顾虑,因为我知道,无论怎样的黑暗,总有一缕光还照着我,管它是无意或是有心。
至少今天起,我会在心底为我自己点一盏灯了。
哦,到家了。
记忆中一抹微光顾小颜
人生由许多许多的片段拼接而成,由点点滴滴的活动组成,其中最珍贵的,那些至善至美、直达心灵但却倏忽即逝的,即是微光。
某个早晨,些许凉寂,周围蒙着一层幽冷素暗而混沌的色彩,尤其纱帘低垂时,整个房间内更显空旷阴冷。你会发现,一束微光在某个角落,轻尘在光束中流动,美好简单的慵懒呼之欲出,是阳光,暖融而温热地点亮一片阴暗的阳光,在清晨中活力四射的散发光亮,心里突然安寂了,分明也觉得温热。只觉他们不再是单纯的一点光芒,而富有一些人生的、漫漫的,轻小却悠长的哲思。
在这个喧闹、匆忙又诱惑重重的时代,我们急急忙忙地赶着时间,轰轰烈烈地干着事业,热热闹闹地过着日子,似乎过的非常快乐、非常充实、非常有意义。但静来反观自我时,却发现,我们早已迷失了前进的方向,丢失了最珍贵的东西——那些引领我们成长的微光正在远远逝去。
拜读冰心的作品,心像被母亲的手抚摸着,她总能抓住生活中最温馨最动人的画面,是因为这画面激发了她内心深处最真挚最纯洁的感情,她又用最朴实最美好的文字捕捉到了那曾经在无数人心中闪耀过的微光。她的作品一次次地震撼着我们,唤醒着我们,让我们如同故事中的主角一样感受着友情、亲情和爱情,让我们重拾那一丝爱心。
鉴赏宫崎骏的动漫作品,心灵犹如插上翅膀,自由自在地翱翔着,眼前一次次闪过儿时的画面,似乎重新回到了自己天真、纯洁而又温暖的童年时光。这位动漫大师,一生用它最纯真、自由的画笔为我们创造出一个个精彩绝伦的动漫世界,这世界里有勇者无畏,有无私奉献,有着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东西,一点也不掺杂任何阴谋与血腥。它唤醒的最单纯天真的心灵,是我们许多人无意间失去的一抹童真。
人的一生不乏微光,它是我们对真善美的最珍贵、美好的回忆,是浮世中闪闪发光的部分,是我心中不变的、用多少赞美之词也无法形容的、纯粹的美好。
记忆中一抹微光刘若曦
记忆中常常有一束微光,天边的微光。
几乎每年的寒假或暑假,我们一家都会开车回天津。因为担心遇上堵车或是高温,通常在清晨五点多就要从家出发,所以当我在后座迷迷糊糊地醒来,映入眼帘的总是天边一束微光。
头顶的天是深邃的蓝,朦朦胧胧的,还缀着几颗星,微微闪着光。再远些的天空被冲淡,像兑了水的蓝墨水被打翻,在白纸上晕染开来。沿着那抹浅淡的蓝向前看,望向天边的一束微光。天边是纯正的鱼肚白,铺满通往远方的路。光来自于云层后的太阳,探过层层云朵与薄雾,光变得微弱,像一根又细又长的丝线,将人的眼神牵住,叫人挪不开眼。定定地望着微光,仿佛能通过这束光线,望向千里之外的风景,哪里有我的姥姥在翘首盼望。不由得感到,那微光自天边扩散开来,像祖母的手,抚在公路上,抚在草木上,抚在归家游子的心上。
爸爸妈妈都是大学毕业后就来了南方,每年放假才回去看一次。每至春节,我都能看到记忆中的微光,照亮着回去的路。有时天晴,有时天阴,天边微微的光一直都在记忆里。披着微光出发,顶着夜星到达。不管路上有风有雨,我们都会在天边微光的照亮之下回家。望着那微光,想到不久后就能与亲人团聚,心情也高昂几分。
不只我们一家,这微光一定也陪伴了千千万万的游子归家的路途。在一年的劳累奔波之后,在网上争分夺秒的抢票,若是抢到了,立刻给家人报喜:“妈,今年过年,我会回家。”然后打点行囊,急匆匆奔往火车站,披着天边一束微光,融入春运的潮流,几小时后又是一个家庭的团聚。
成千上万的中国人都是这样,这微光或许就是代代中国人心中对“家”的执念。古人云“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现在游子们不管走多远,总会在一年的尽头踏着微光,回家。年复一年,风雨无阻,只为归家。
记忆中常常有一束微光,归家的微光。
亲,请你为“我最喜欢的微光”活动投一票哦,谢谢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