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夜的琴弦║刘莉萍

498玉
夜的琴弦
“呲、呲、呲”,是你吵醒了我,还是我触动了你的神经?
深夜,万籁俱寂,睁开惺忪的眼睛,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清,只有你的响动最为分明。不知道我酣睡时,你在踉踉跄跄地移动,还是在甜美的梦境。
城市创卫思路大调整,路旁两个大垃圾箱被移走。民居、出租屋和单元楼里,每天生产的生活垃圾,在夜幕降临时,不约而同,被主人悄悄地拎出来扔到原来安放垃圾箱的位置。一两个小时,路边就出现了白色、黑色、红色、绿色塑料袋堆砌起来的小丘。张而未张的塑料袋在夜风中“咝啦、咝啦”地响,酸馊的饭菜味弥漫在空中,三四十米外,就得憋着气通行。有时迫不得已中途换口气,一股污浊的气味灌入脏腑,惹得肠胃里直翻腾,让人禁不住干呕,甚或把肚子里存留的那点流质物全都鼓捣出来。
我脏口软,不要说从垃圾山边,就是提说下,也恶心地呕吐。火速冲进卫生间,抱着垃圾桶嗷嗷一阵,清水漱口,才可以缓口气。
不知道那股酸臭味是残留在气管里,还是心里,晚上,搅和得睡不安生,半醒半昧中,远处传来 “呲、呲、呲”的响声,不紧不慢的,让人不由得伸长耳朵去倾听。是哪家厨堂磨刀霍霍欲向猪羊?是旁边刻石碑的用电动小凿雕绘花纹?还是铺路工人趁着夜深人稀补缀缺口?……正在天马行空胡乱一气猜想,那声音突然消失,隐隐约约有车轮从窗外马路上经过。
好奇害死猫,还真是这么回事。瞌睡虫硬生生地躲藏不见,一丝丝光亮穿过窗棂,时而静静地躺在阳台,时而跳跃几下。我仿佛看见明亮的路灯高高地悬挂在半空,品味着白天的喧闹,享受着夜晚的静寂,像x光一样透视着这个世界,无论是真善美,还是假恶丑,都逃不脱他犀利而敏锐的目光。路灯下的马路也安详沉稳了许多,经过白天的折腾和奔波,终于醒豁,安静是那么的不可多得。迫不得已出门的汽车,肚子里装满了焦急和无奈,像跟谁赌气,疾驰而过,嘴里还“嘟嘟嘟”……
“呲、呲、呲”, 那个声音又出现了。我披衣踢啦着拖鞋走到阳台,推开玻璃窗,四处张望,寻找声源。毫不费劲找到了。路灯下一个人影,穿着黄马褂,正一锨一锨铲垃圾。他弯下腰,一个前弓步,铁锨贴着地面伸出去,“呲”的一声,挺腰抬锨,垃圾倒进旁边的垃圾车,又弯腰,又“呲”一声……垃圾山缺了一个小口,车子上的垃圾渐渐凸出。他停了手,把铁锨塞到车厢外面,把一根绳子挂到肩上,驾起车辕,很像雪山里狗拉雪橇,也很像沙漠中的一架架驼峰,向南边缓缓前行。过了几分钟,车子和人凝成的黑疙瘩晃悠悠地停了下来。约摸有一分钟,他又迟缓地向前行驶,直到踉踉跄跄的身影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走进卧室,看了时间是凌晨三点多,还可以眯瞪会。也许是答案水落石出,也许因为兴之所至,也许源于夜空里弥散着清新的空气,听着“呲、呲、呲”的声音,仿佛回到小时候,感受着妈妈的抚摸,聆听着“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孩子……”的吟唱。
清晨上班,我疑惑该不是愚公再世,又猜测会不会夸娥氏二子相援,路边垃圾山荡然无存。街道如洗,青葱的树叶伴着花香跟随着微风起舞。那个黄马褂一手拿着笤帚,一手拿着簸箕,清除着路边的垃圾。他的手和脸昏暗昏黄的,黄马褂上一块一块的墨渍像黑蔷薇正在绽放。真是美呢,无比芬芳!
又醒来了,不再惘然和迷茫,那个乐手又徐徐把琴弦拨动,听着曼妙的夜曲,进入悠远而甜美的梦乡……

2017年9月29日于兰苑
作者简介
刘莉萍,陕西渭南人,中学语文高级教师,陕西省素质教育研究会员,陕西省编剧协会会员,渭南市作协会员,渭南市诗词学会会员,临渭区作协副秘书长。曾有多篇文章发表于《华商报》《教师报》《渭南日报》《西岳》《三贤》等报刊。
主编:刘莉萍 副主编:陈剑波
本期小编:陈剑波
平台顾问:
小说:关中牛 邢福和
诗歌:徐红林 王全民
剧本:路树军 王吉元
散文:王晓飞 刘世龙
投稿邮箱:499918885@qq.com
图片来源:网络搜索
备注:长按下面二维码关注
【存诚堂】【存诚堂寄卖】
如果您的藏品要忍痛割爱,【存诚堂】助您一臂之力;
如果您的宝贝需要一个展示平台,【存诚堂】给你一方天地;
如果您的创作需要一个优化的推介,【存诚堂】为您创设高效的自媒体平台。
如果您想收藏书画、邮票、奇石,如果您想装扮厅堂,回廊,如果您想美化办公室、会客厅、酒馆茶坊,如果您想让人代写公文,【存诚堂】可以鼎力相助,让您实现梦想。
联系人:刘女士 15877438122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