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鼠/猫║吴胜利

516

一猫父子散步,见一鼠挡道。子不识,问:“老爸,那尖嘴、小耳、长尾的是个什么东西”
父答:“我也说不准,听你爷爷早先说过,像是老鼠吧”。
子问:“咋办”?父曰:“绕着走”。子惑,复问:“为何”父:“瓜东西!现在谁还非要靠力气吃饭”
子不解再问:“不逮也就罢了,为何要绕道呢”猫父嗔道:“原因有二:1.咱不抓是失职。2.避免与鼠为伍弄得不廉不洁的。猫儿呀,往后的生存主要是靠‘智’,智!你懂吗?得想法找个官宦、富贵的主,然后顺个情,羡个媚,乖乖的,会喵喵,讨主人欢喜,这样才能过上好日子。而不是像你爷爷那辈起早贪黑,深更半夜的那么辛苦,最后体重还没有老爸现在的三分之一呀!子一阵无言……。
“啊、哈、欠”,“啊、哈、欠”,啊哈!神来了,儿呀,快随为父回家在软卧上打盹去吧。子愕然而返……..

天降二鼠,一鼠生于油坊,一鼠生于厕旁。
忽一日,两鼠遇。油鼠臃体丰光,而厕鼠材毛焉乱。油鼠笑曰:“同为鼠伍,尔食之以糟,终难于油乎”?
厕鼠平叹:“君命天幸,偷以油乐。吾命卑贱,安以糠糟。勿论食之色美,殊知窃与安然之理乎?”
…………
秋末,厕鼠勤于草间落籽,亦得油香,而油鼠遭杖击葬于草旁……
世凡一理,贫溅而奋于勤,命改。知理而戒于耻,长生!
作者简介
吴胜利,中国建筑总公司高级土木(岩土)工程师,临渭区地方志资料员。
主编:刘莉萍 副主编:陈剑波
本期小编:陈剑波
平台顾问:
小说:关中牛 邢福和
诗歌:徐红林 王全民
剧本:路树军 王吉元
散文:王晓飞 刘世龙
投稿邮箱:499918885@qq.com
图片来源:网络搜索
备注:长按下面二维码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