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平江路上的沙皮狗║李明

蝶语兰心1264期
平江路上的沙皮狗
我去过许多古城古镇古街古巷,最喜欢的,还是拉萨的八廓街和姑苏平江路。平江路历史街区位于外城河内的老城区中,北起拙政园,南至干将路上的苏州大学,全长1600米,两边出口皆是翠竹林荫小道,是被大时代尘封住了的一段历史记忆,又像是一枚虫珀,以至于我来苏州两年多次寻访,居然没找到。老街水陆交通并行,邻水的街市,土著的居民,明清的建筑原貌, 粉墙黛瓦的老房子。“井”字型的水乡格局,元代保存至今的街市布局,在这一截短短的水巷里有古井6口,古石桥24座,其中有两处类似周庄的双桥,一路上延伸出不知多少条有名的小巷,草木深深的小巷。有跟戴望舒《雨巷》里同名的丁香巷,还住过晚清的两位名人,状元洪钧和她的三姨太赛金花。在苏州有句话“一条平江路,半部姑苏史”。
翻过历史那一页,今天的平江路,可吃可拍可听评弹昆曲可看丝绸苏绣,无论你怀揣什么目的前来,你总会情不自禁的惊叹,来对地方了,捡着便宜了。苏州必去的两个免费景点,山塘街和平江路。山塘街是市井之中的景区,平江路是景区内的市井,景美人少吃便宜,重点是美女很多。在苏州三年里,平江路是我去的最多的地方,每次都是高浜新村坐162公交在相门新村下车,走路下了相门桥去后庄的美食摊上吃顿饭,再走到平江路遛弯看美女,三个小时候后,再绕到观前街坐262路回去,完美的一天。
平江路上美女如云,春夏秋冬姹紫嫣红,我喜欢来这里偷拍美女,有青春靓丽的小姑娘,有阳光时尚的丽人,有宽大麻布长发飘飘顶着一脸痘痘的大龄文艺女,有旗袍油纸伞的游客阿姨,有骑摩托车耍酷的屌丝女,还有遛宠物的苏州大叔大妈。我发现,走在这条诗意的街上那些长的诗意的姑娘内心一点也不诗意。我渐渐对偷拍美女没了兴趣。有一个人对此一直情趣盎然,是一50多岁的苏州哥们,长相猥琐,脸皮巨厚,常年戴帽子一身黑端着一破旧的索尼单反从不放过任何一个他认为是美女的美女。走过一座思婆桥,来到一家手工旗袍店,叫荷言旗袍,粉墙凿出一扇窗户,窗子照着河面,窗下穿旗袍的姑娘正梳妆,银灯璀璨,云鬓高挽,珠钗灿灿,回头往河对岸只一盼,桃眼含春,粉面芙蓉,被看的一个个人仰船翻,如昆剧的水磨调荡漾开来,一波九转,身子已走出很远,眼睛和心却永远的粘在了姑娘的窗玻璃上。在思婆桥总能碰见这位偷拍的哥们,长焦“咔咔咔”对着窗子忙乱的拍着,有几次,碰上美女出来拍外景写真,他就更忙活了,站在桥横栏上航拍,或躺在地上仰拍,他还指手画脚给纠正角度问题,姑娘不理他。有时候也配合他,拍完 给他抛个媚眼什么的。他给我发过几次烟,还一起交流对女人的审美标准和偷拍经验。于是,有人经常看到一老一少俩光棍经高坐桥头两端,拍着美女抽着烟扯着闲片儿,从午后到店铺关门,到人声消迹,到水乡入梦。
在平江路,有一位老人每天牵着一只老狗散步。第一次见,是初春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刚过朱马交桥,听见一阵叽叽喳喳的欢叫,几个年轻女孩子正围着一什么东西激动的手舞足蹈,走上前低头一看,是一只奇丑的老狗,正赖在地上不走。肥大短粗身段,皱皱巴巴的皮肤耷拉着,毛短透肉,满脸凝重,表情忧郁,两忧郁的大眼睛巴巴的望着一女孩手中的冰淇淋,平江路最火的兽兽冰淇淋。女孩指头蘸着大块大块投食,眼看一大玻璃杯冰淇淋已经光了,它还是赖着磨蹭着不动,主人和观众只管呵呵的笑。这只狗不但奇丑无比,还是个吃货,还只吃30块钱一杯的香草味的冰淇淋。这究竟是只什么狗呢,想了半天,应该是周星驰电影里出现的癞皮狗。后才知道,这狗是沙皮犬,沙皮在犬类的智力排名第51位。
喂食的女孩和围观的人们早已走远,老人却怎么也拽不动它,我原地看了有30分钟,得有50多斤重吧,它像吸盘一样,脸和四脚紧紧吸在石子路上,不是鹅卵石,是江沪常见的那种三棱子粗石铺扎的路面,它的面部脖子后颈和整个腹部早磨烂了,裸露大片的粉红。主人猛拉绳子,它纹丝不动磨着石子路一寸一寸挪动着,还在惦记冰淇淋呢。忽然脸一红,想起我和那位爱偷拍的哥们。也第一次发现,狗居然比男人还脸皮厚,还不要脸。
我一直觉得,偷拍美女是很猥琐的事情,却改不掉,且归罪于女人太好看。我第一次有偷拍的想法,是在甪直古镇遇上的一拍古装写真的美女,她是小龙女扮相,天姿灵秀,面若冰霜,真当得起丘处机写小龙女的诗句“白锦无纹香烂漫,玉树琼苞堆雪”。甪直的路面太窄,距离太近,最终放弃了。有人喜欢街拍,有人喜欢旅拍, 我都是在旅途中远远地拍一个背影。一次坐飞机,起飞前空姐站位集体问好,几个中年男人起身当着面肆无忌惮的拍照,被空姐批评了。无论你是抱着怎样的心态,偷拍都是在侵犯他人,不正面拍别人,是对人最基本的尊重。
这几年出门旅游,我很少再拍美女了,因为去的地方都是西北的一日游,一天赶好几个景点,自己拍照的时间都不够,当然,美景比美女好看。2018年去敦煌,当天走的是敦煌西线一日游。车上挨着我的是一东北老哥,60多岁,东北人不知道什么是社交困难症,我算是领教了。他一屁股坐下后,就拉着我唠嗑,拉着司机和四周人聊。其他人都睡着了,我还得出于礼貌陪他聊天。这哥们是我见过偷拍美女最专业的一个,专业相机专业镜头,跟他一起的还有一哥们,他把伙伴扔在一边,一路不拍风景不拍朋友只拍美女。他伙伴一让他帮忙拍照他就发脾气,导致他朋友因自拍几次集合迟到。而他呢,对每一个长的好看的女人都是笑如暖阳屁颠屁颠帮忙拍照。他这不是偷拍,是正大光明的拍,不但把自个车里的美女拍了个遍,整个景区但凡好看的他一个不拉,跑前跑后忙的跟孙子一样,脸上乐开了花。完后掏出随身携带的小本子,一一记下她们的名字电话微信邮箱,好回头传照片,他还要免费给ps修图,不让修还不乐意。看得我心生羡慕,当一群爱拍照的已婚妇女,遇到一个爱拍照的风趣老头,自拍不再那么猥琐,而且是一件其乐融融,活跃车厢气氛的事了。为什么在我觉得猥琐呢,是自卑。
离开苏州已有三年,听说沙皮的寿命只有12岁,2016年时平江路上那只沙皮狗是7岁,我不知道它此刻是入土为安还是尚在人间,是否有小女孩给它喂食冰淇淋的香甜。
狗的一生很短,单身的一生很长,我早已不再偷拍路人,可偶尔还是会对迎面路过的姑娘眼巴巴看上一眼,陌生的姑娘。每一个单身的老男人都是一条沙皮狗,闭上眼睛,我又看见了平江路上那只围着漂亮的女孩子讨食吃的沙皮狗,投食的姑娘一个一个的远去,而它,是永远的一脸凝重,永远的表情忧郁,像只冰冷的吸盘一样,脸磨蹭着地,脖子磨蹭着地,肚子磨蹭着地,磨出一道道伤痕,不肯离去。
感谢阅读
作者简介
李明,临渭区三官庙人士,一80后小生。《红楼梦》爱好者,喜欢写自由网络化的文字。偶尔以笔名“菊岸”在网络平台发表随笔。
图:网络
主编:刘莉萍
投稿邮箱:499918885@qq.com
投稿形式:文稿(原创首发)+作者生活照+作者简介
您看此文用
·秒,转发只需1秒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