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凤凰诗社‖华东诗社009期 一片落叶 就可以黏住小半片阳光

主 编:莫燅珠
凤凰诗社
【本期诗人】周建好/马银良/秦博/杨璐/界外/其巴斤/梦罗兰/鸿儿/刘颖君/冰雪儿/李翠儒/张赫凡/黎明/孙宽/大浪淘沙/江淮闲客/岳上风/自远
【推评老师】秦博/界外/其巴斤/梦罗兰/杨璐/闲云静月
醒来的秋天
一一文/周建好
秋天一翻身
就把夏日的午后踢开
一声小小的哈欠
吹落几片早枯的叶子
必须有一场雨
来为醒来的秋天洗把脸
否则它总慵懒在一只蝉蜕里
任夏天继续地聒噪
风张罗着斑斓的衣服
待洗漱完毕的秋天穿上
【推送语】周建好老师的诗,总是能把事物写活,活在纸上,活在心中,也活在思想里。让人不知不觉地感受到了那一分慵懒的惬意,还有一分鲜明的活泼。常说的多一分则太过,少一分又欠缺,正是如此吧。通读此诗,短短数语把夏天的时过境迁,秋天的脚步临近,所有发生的情景都描述其中,没有丝毫的刻板,及其生动。又给人极强的画面感,留有无限的想象空间,读罢意犹未尽。(推送编辑:其巴斤)
【凤凰诗人】周建好,江西省宜春市人。作品入选《中国诗歌精选300首》,《中国诗歌》第七卷,先后在国内外各级报刊发表诗歌400多首。获诗歌大奖若干。现为多家文学网站现代诗歌栏目版主。中国诗歌网现代诗歌版编辑。亚洲凤凰诗社副秘书长。
一个人站在树下
一一文/马银良
十字路口
安静地像一缕风
破旧的蛇皮袋,半新的皮包
从早晨到黄昏到夜晚
安静地像一缕风
车站广场有待出售的人群
大厦和车流
仿佛压过来,又水一样流走
地面上,有烟头滚动
有一天,树下忽然找不见身影
失去依靠的树
像云一样凝固
【推送语】马银良老师作为乡村题材诗人,他的作品里原生态的气息总是真挚感人,几十年的写作功力非同凡响,令人仰止,今天我们一起来学习下他的写作技巧。所谓天下万物离不得阴阳二字,诗歌语言如果恰到好处的体现,读来自然别有风味,即一个句子内同时出现两种截然相反的叙述。看首段,安静与风、破旧与半新、早晨与夜晚、待出售与人群、大厦与车流、压过来与流走、地面与滚动、树下与找不见、失去与依靠……细心品味诗歌,必然会察觉暗藏其中的蛛丝马迹,何止是写作技巧,但是前提一定是读经典之作,比如马银良老师的作品!试试看,还可以发现更多。(推送编辑:秦博)
【凤凰诗人】马银良,笔名:麦笛悠扬,凤凰诗社华东诗社入驻诗人,1966年生。1987年开始文学创作。迄今已发表作品多篇。出版有诗集《草尖上的灵魂》。
1
1
我的体温,与影子愈来愈轻……
一一文/秦博
一片落叶,就可以黏住小半片阳光
蚱蜢,只是偶然间挥了挥手
一场秋就把浓荫吹碎
我的视线,瞬间纷涌成河
沉默,不属于蒲公英的灵魂
一滴白露,可以绽放出千万朵花的表情
我不能,让每一颗执伞的籽粒
出走一段帆的归程
鸟声在羽翼里起伏
那些影子融进夜色,荆棘丛回响出诗的语境
我在一眼井侧,折返明月
土鼠,噬着轱辘的根系修饰剧情
落叶、蒲公英与鸟声,这些令我费解的事物
岩石的澎湃,熟视无睹
一场雨,走着愈来愈重的脚步
我的体温,与影子愈来愈轻……
【推送语】秋天,散了浓荫,瘦了枝头,但是一片落叶,也追寻着阳光的温暖,“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蒲公英的种子被四处飘散,只是每一粒都落地生根,不会消失无踪。一眼井水静止不动,辘轳日复一日走着同一个轨道,鸟声在羽翼里起伏,我在井侧折返明月,摆脱一成不变的生活,走出失落的阴影,飞向那更广阔的天地,于是,在一场雨沉重的脚步里,我向着未来和希望飞翔。整首诗充满了向上的力量,读来令人奋进。(推送编辑:闲云静月)
【凤凰诗人】秦兆杰 笔名:秦博,汉语言文学专业,凤凰诗社华东诗社社长,中华新文学联盟理事会沈阳分会秘书长,获《青年文学家》杂志社首届全国爱情诗大赛二等奖,作品见于《凤凰诗社》《青年文学家》《国家诗人地理》《神州文学》《中国诗歌报》《长江诗歌》《湖北诗歌》《中国民间短诗》等媒体,诗观:学而思,然后有诗。
母亲的铁锄
一一文/杨璐
当坚守一天的山峦开始夜眠
喊累的蝉杂声静若处子
山月送来深情的眼眸
只有母亲与一垄山地话语
喊醒厚重的泥土
母亲将每一个日子剥开
种在通俗的字里行间
精心护理
锄的声响犀利
它每一声的喊叫
都会垂直一根肋骨
抑或屏住呼吸挖掘锦绣年华
花草或者树木与我为伍
看横竖风中的母亲
拓开一道道血口 灌溉良田
在一瞬千里间
已是沟壑纵横
母亲的铁锄长成四季的载体
在尘世一角
一丝不苟
犁出春夏秋冬的诗句
惊艳了世纪豪庭
【推送语】母亲,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她有如水的温柔,如阳的温暖, 也有如蒲的坚韧,如牛的勤恳,她日夜不停的辛勤劳作,用铁锄唤醒山地中厚重的泥土,收获每一粒希望,她用满腔热血抚育着家中的子女,培养他们长大成人,正是这些普普通通的母亲,用自己的双手和智慧鲜明了一年四季的时光,也成就了一个个不平凡的人生。(推送编辑:闲云静月)
【凤凰诗人】杨璐,女,四川省雅安天全县人,现居广东惠州,惠州市作协会员。诗、文收编《世纪诗典》《惠州现代诗选》《秋实》《九天文学》等纸刊。【系中国爱情诗刊】【中国女子爱情诗社】在线诗人;凤凰诗社、华东诗社执行编辑。
1
1

假如,我是一只鹊鸟
一一文/界外
假如,我是一只鹊鸟
无力抗争玉帝的天条
可是我
绝不会只在金风玉露的七夕
架设一座鹊桥
让相爱的人,用一年的思念
换一个短暂的良宵
我会飞度迢迢星汉
带去牛郎的款款深情
氤氲在,织女孤寂的深闺
消散她眼里,沉重的忧伤
我会衔来织女的云锦
轻轻的盖在牛郎的身上
风里雨里,都是爱的味道
不,仅有这些还不够
我要在每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
婉转歌唱
让所有相爱的人在甜蜜的梦里
紧紧拥抱
我要去天池采来草木的种子
合欢树,百合花,相思草
让银河两岸玉树琼花
四季妖娆
从此,银河的波心里
不再有离别的泪水
夜夜流淌着柔美的笙箫
星辉月影下
不再有相思的煎熬
有情人比翼双飞
翩翩在岁月的行板里
天荒地老
【推送语】界外老师这首充满柔情蜜意、可以为爱粉身碎骨的坚贞爱情感天动地。可是从古至今,”门户”观念一直依附在人们的思维里根深蒂固,很难拔除。爱情是神圣而美好的,谁都希望拥有它,但又都不是谁都可以拥有,于是从古至今人们为了安慰自己便编造了”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期望语。此诗裸露了诗人对自由的向往、追求和抗争。(推送编辑:杨璐)
【凤凰诗人】界外,湖南省冷水江市人,华东诗社审稿主任兼编辑。
秋言
一一文/其巴斤
一叶泛黄 滴滴细数寒凉
涂抹着寂寞 暗自神伤
许是等得迷惘
许是盼得惆怅
又许是促得彷徨
铜镜 映了薄霜
飘云聚了又散 浓了又黯
拥吻着泪雨 不允留恋
如吹散了珠帘
如拨乱了旧弦
又如慌乱了眉眼
檐下 闲了纸伞
柔风静了还在 去了还来
烟雨徘徊 书笺染黛
倘若衣袂轻摆
倘若离蝶不睬
又倘若红豆难栽
依窗 盼了沧海
秋言谁懂 秋心留白
……
【推送语】“一叶泛黄,滴滴细数寒凉”,秋,一个多么辽远而多愁善感的词语,有寂寞,有神伤,有迷惘,有惆怅。第一小节短短几句,诗人把我们引入一份冷寂、忧郁的情感中,我们的心随着“飘云聚了又散 浓了又黯”,“如吹散了珠帘”,起伏,在诗人的诗中慌乱了。飘云因为诗人多维度的文笔多情起来。而檐下,那把本该被带走的雨伞闲置在那里,犹如一份情感。第三节诗人写了烟雨、离蝶、柔风、红豆、沧海,写得缠绵悱恻、引人入胜,情深意长。意象、意境流动而又整合。笔法老道,铺设有序。(推送编辑:梦罗兰)
【凤凰诗人】其巴斤,本名姜睿明,辽宁人。凤凰诗社华东诗社副社长,中华新文学联盟理事会沈阳分会副主席,辽宁文学、大东北文学签约作家。
1
立秋
一一文/梦罗兰
云多情起来
急急而过
磨砺出一溜幻影
桃结了果
山青绿的初心已不在
染上血红,天边
一片夕阳
荷的感伤溢出池塘
田梗在蝉鸣中忽高忽低
稻蕙上,一年的思念成熟
我收集着木槿的余温
聆听秋声
【推送语】秋天到了,有丰收的喜悦,也有离别的哀伤。田野里,到处果蔬飘香,所有的希望如愿以偿。莲藕成熟,即将离开池塘,潜入人间烟火,离别的那一刻,莲难免依依不舍。田埂在蝉鸣中忽高忽低,这一句把庄稼从生长到成熟到收割的过程,描写的生动传神。秋蝉愈来愈远,木槿花也将过盛期,而农民的喜悦沉甸甸的坠在稻穗上。在作者的笔下,一幅有声有色的画面,活脱脱的呈现在我们眼前。(推送编辑:闲云静月)
【凤凰诗人】梦罗兰,原名刘天玉,云南镇雄人,现居成都。凤凰诗社华东诗社执行编辑。作品散见于《北方诗刊》《滇池》《西南当代作家》《黄海文学》《赤水源》《荒原诗人》《知音》《当代名家代表作》《北京诗词》《人民诗界》《超然台上诗选刊》及其他。
秋日私语
一一文/鸿儿
日子不咸不淡
风微凉
窗外的云已无形
那被车轮碾压的行程
也是偶尔的歌声
我戴着花境
用手指敲打着寂寞的心情
眼前的杜鹃粉白色的面容,已失色几分
那硕大的滴水观音却摊开一只只青春的手掌,仿佛要包裹什么
我的心此刻也有些微凉
只为那两个不远不近的人
被这不冷不热的秋带走了
而那时我正在喝热热的汤
这鬼天气
不是收获的季节么
难道他们,也是天人种下的果
熟透了,也要乘风归去
眼前的花花草草
我看到了生命的归途与启程,这土壤
它给与青春与理想,也给与衰老和死亡
它是光明,也是黑暗
雨呀
请洒给需要的人吧
我不悲伤
在这空廖的秋里
我笑看一切的收场
【推送语】“日子不咸不淡”,开篇简单朴实的词语。“窗外的云已无形 那被车轮碾压的行程 也是偶尔的歌声”,变换了的场景,似是而非的气韵。“我看到了生命的归途与启程,这土壤,它给与青春与理想,也给与衰老和死亡,它是光明,也是黑暗”,单纯直白的写着行程、寂寞、渴望,却又不觉得堆砌,反而巧妙而有张力。诗人的想像很丰富,运用空间、人、物完美结合出形式结构的艺术效果。(推送编辑:梦罗兰)
【凤凰诗人】佟艳华,笔名:鸿儿,小学教师,凤凰诗社入驻诗人。
1
军行
一一文/刘颖君
漠漠烽烟起,萧萧暮色凉。
流苏凝剑气,画角散麾光。
铁马平高地,金戈透铠装。
天涯怜素影,客里念清芳。
拂落眉间雪,融开鬓上霜。
浮云随久远,碧草寄悠长。
凯乐传家国,徽音奏宝璋。
孤樽空对酒,何处觅红妆。
【推送语】这是一首颇具盛唐边塞诗遗韵的古风佳作。开首四句,诗人就选取"烽烟""暮色""画角""剑气"等意象,一下子把读者带到了苦寒冷寂的古代边塞战场,创造了雄浑壮阔的意境,奠定了激昂豪壮的情感基调。中间八句,既有"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气势如虹、热血沸腾的战斗场面的生动描绘,又有久戍不归、思乡怀人心理的细腻刻画,杀敌报国的豪情壮志与思乡怀人的英雄柔情交融一体,更能让读者真切感受到将士们深厚的爱国情怀。结尾四句,功成名就的辉煌和红妆难觅的怅惘对比,透出一缕内心的苍凉,给人留下了无穷的想象空间。全诗气势恢宏,意境鲜明,描写生动,古韵悠扬,诗人厚实的古诗文功底让人击节赞叹。(推送编辑:界外)
【凤凰诗人】刘颖君,笔名闲云静月,山东日照莒县人,莒县作协会员,莒县诗词学会会员。作品曾在日照黄海晨刊和莒县诗词学会作品集等纸媒出版,并散见于诗词选萃、九州诗社、中华诗词和日照诗歌论坛等公众号。
笑吧,小溪
一一文/冰雪儿
不见浪花
不见碎雨
于松前寒喧
于花前腼腆
在山沟,在田畈
在原野,在幽谷
匆匆地奔流着
没有歇 也没有怨
单纯得没有颜色
清澈得不藏污点
总是怀着一颗童心打量着世界
总是用少女般的温柔呵护着春天的草甸
小鸟在柔嫩的枝头
打着秋千
小花是谁遗失的小伞
斑斑斓斓
在和煦的春风里
交头接耳 情话绵绵
呵,小溪
莫不是春天在撩拨你的心弦
莫不是白云在聆听你的祈愿
你该唱了,你该笑了
你该去追逐那春天的少年……
【推送语】在浪花、细雨、山沟、原野里驰骋想象,我看到小溪欢快奔流的模样,它如此清澈,小鸟也打着秋千,小花宛若小伞,白云与春天纠结不清……如果诗歌就这些该是多么美好,但是也就显得乏味了,作者想告诉我们什么?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看到小溪奔流的方向就想起善用人者为之下;看到清澈不杂一丝污垢就想起行阴虚妄本非因缘非自然性;看到一颗童心打量世界就想到含德之厚,比于赤子;看到你该唱了,你该笑了,就想起众生颠倒以妄为常……有多少人,走的多了就渐渐地忘记了路。我们今天是否还是那个追逐春天的少年?诗人告诉了我们很多,值得我们继续想象。(推送编辑:秦博)
【凤凰诗人】戴小如,网名~冰雪儿。1978年4月6号出生于湖北省麻城市国营西张店林场,只上过初中,自幼酷爱国学诗词艺术,自学成才,作品发表于《黄冈曰报》,《湖北曰报》,《赤壁诗词》和《乡土文学》上。
1
偶遇
一一文/李翠儒
阳光忽明忽暗
走在回家的路上
一片发黄的梧桐叶
突然轻轻落在我眼前
不知怎么的
这偶然悄无声息的碰上
让我觉得是它与我的缘
我下意识朝它瞅瞅
感觉它也正瞅向我
当我离开几步
禁不住再回头看
就感觉它已不愿我走开
对我已产生了说不出的留恋
【推送语】读过了翠儒老师的佳作,已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内心已被深深地打动。佛祖曾问过阿难,你有多爱那女子?阿难沉默……我愿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打。只为她从桥上走过之时,能多看她一眼……此诗似乎是一种延续。一切皆为缘,发生得刚刚好。缘分未到,即使满地落叶,心也不曾在意。若缘分到了,那片叶便落在了心里。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能化为落叶飘荡眼前,也许真的有人,已在佛前苦苦求了几世。(推送编辑:其巴斤)
【凤凰诗人】李翠儒:著有小说集《没人强迫》,诗集《交给太阳》。
立秋了 怎么还会有春雨在激情欢唱
一一文/张赫凡(新疆)
红豆和海棠果
在枝头交头接耳
互吐心声
喷灌喷头旋转着
把一片深情
洒向绿茵
满地的红苹果
被淋得嘻笑声一片
我在树荫下盘坐
不时会有几滴水珠
打湿我的衣服
立秋了
怎么还会有春雨
在激情欢唱?
天上的云朵
一定是在跟我捉迷藏
刚才不见一丝影儿
此刻全都在我的头顶上空
聚集
透过树叶缝隙喊叫着
找到你了
找到你了
这小精灵呀
怎么我藏到哪里
你都可以找到我
【推送语】顾城说,诗人是在这世界仅存的唯一具有童心的孩子。他们有一颗纯净无尘的灵魂,有一双澄澈清亮的眼睛,即使在废墟里,也能看到鲜花、青草,甚至看到晶莹透亮的露珠。枝头交头接耳的红豆和海棠果,嬉笑一地的红苹果,沾湿了衣服的水珠,与诗人捉迷藏的云朵,短小而美丽的诗句,鲜明而动感的画面,调皮而可爱的形象,单纯而美好的情趣,充分展现了诗人充满纯洁的童心的一面,让被岁月磨平了棱角,被世俗固化了思维的我们悠然神往,怦然心动。(推送编辑:界外)
【凤凰诗人】张赫凡,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新疆科普作家协会会员,现任新疆野马繁殖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主要从事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普氏野马的保护和研究工作。出版了科普散文集《野马重返卡拉麦里》《野马回家》《新疆野马回归手记》《野马家园》及诗集《野性的呼唤——纪念野马重返故乡三十周年》。
1

画秋
一一文/黎明(山东)
我用笔画故乡的秋
总是染料不够
斑斓铺满小山沟
谷穗金黄,像年老的父亲
喜欢弯腰低着头
红高粱,挺着胸脯
如年轻的母亲,有点羞
扯一尺白云,给太阳做衣袖
山泉美酒,我们和月亮喝个够
笔太重,梦太瘦
乡愁,一戳就透
【推送语】这首诗写得很是精炼,全诗只有十一句,却是内涵却无限丰富。“我用笔画故乡的秋 总是染料不够”,秋在这里、是收获、多情、喜悦的,“斑斓铺满小山沟”。成熟的谷穗,像年老的父亲。“红高粱,挺着胸脯 如年轻的母亲,有点羞”,诗人的心中,母亲是年轻美丽的,化身成了笔下秋天的红高粱。形象地用白云给太阳做了衣袖,山泉、美酒、举杯邀月,何其阳光,和乐、愉悦的画面。诗人通过拟物化的表现手法,热情、亲切而坦诚地讴歌秋的美妙。结尾,“笔太重,梦太瘦 乡愁,一戳就透”,留给读者一个唯美却无限想像的空间。写得很好。(推送编辑:梦罗兰)
【凤凰诗人】宋希明,笔名:黎明,山东临沂市人,现供职于临沂某金融机构,先后有部分作品在《齐鲁文学》、《华南诗刊》、《长江诗歌》、《凤凰诗刊》等刊物发表。

我种过一段春意
一一文/孙宽(新加坡)
我喜欢
雨的声音
它把我
拉近你
陌生的,荒凉的
心里
种过一段春意
雨的悄悄话
长满了
你我之间的
那块空地
我不再害怕
窗前的迷雾
总挡住
你的消息
【推送语】润物细无声的春夜里发生了什么,那雨的声音一点一滴得溅落我的心田,把一块空地留给了谁?把一些害怕的小情绪寄给了谁?为何又不再被窗前的迷雾羁绊?作者在简洁的语境和文字里给我们布置了无数想象,主人公对雨的种种情愫如雨一般滴答……(推送编辑:秦博)
【凤凰诗人】孙宽:新加坡人,女,回族,祖籍北京。新加坡文艺协会受邀理事,东南亚华人诗人笔会永久会员等。诗歌多次获奖,作品散见各地报刊杂志。著有宽余时光系列文集,自传体散文集《遇见都是初恋》,诗集《双城恋》等。
1
秋天的遇见
一一文/大浪淘沙(河南)
茫茫人海
你我不期而遇
就像天空
绽放过不一样的烟花
留在心底的绚烂
错过的都不会重来
走过春
又走过夏
将每一个日子轻轻收藏
你陪我走过的每一程
皆是最美的一道风景
往事如烟散去
让生命拥有厚重
也是善待时光的匆匆
才知道婆娑世界
自己渺小如风
秋已在路上
相信一程旅行
可遇见最美的秋天
最美的你
【推送语】秋天是一个收获的季节,此诗可以有双重解读,第一重遇见”你”那美丽的邂逅,是”你”带给我春天般的温暖,夏天般的热烈,希望在秋天里收获爱情;另一重直抒胸臆,以景抒情,对美好生活的憧憬竟是如此期待。双重层意皆层层相扣,节节递进,将最美的画卷自信的寄语在收获的季节!(推送编辑:杨璐)
【凤凰诗人】大浪淘沙,凤凰诗社入驻诗人。
忆秦娥 秋行
一一文/江淮闲客
千山越,骄阳酷热江潮叠。
江潮叠,韶光似水,浪花如雪。
当年投笔长离别,玉楼晴晚荷风拂。
荷风拂,秦淮烟柳,莫愁明月。
【推送语】词作上阕扣题描所见所感,下阕转忆当年情怀,上下阙均没脱出缘情设景、寓情于景、情景交融的诗词三昧,写得十分高妙。其中结句尤佳,是全词境界的概括和升华。"秦淮烟柳,莫愁明月"八字,词人由眼前景拓展到秦淮烟柳,千秋明月,一反古代文人墨客见烟柳伤别,望明月生愁的低沉伤感,在晚晴荷风中寄寓旷达洒脱的豪情,使全词境界显得深广阔大。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过:"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本词就是这种有境界的佳作。(推送编辑:界外)
【凤凰诗人】于正东(江淮闲客)江苏滨海人,多年词林诗苑默默耕耘,为真善美鼓与呼!
1

在北方
一一文/岳上风
见到你
山河就变轻了
我走后
大地就沉重了
站在四季的深处
朝向南方
左边,我轻抚广阔的海域
右边,我拥住巨大的山川
大海呼啸汹涌
山川以风雪激越为示
它们想击穿你
在我灵魂里恒一如始的重
它们想让我死一万次
再一万次
然后,沉寂如落日
然后在每一天的初晨
让我,高擎真理
为你重生
【推送语】这是一首震撼心灵的力作,怎样沉重的诉语,意象鲜明,诗人心中有无数的大山压顶,生活中许多惊涛骇浪一重接一重,他一直在挣扎,在泅渡,无法摆脱精神枷锁…(推送编辑:杨璐)
【凤凰诗人】岳上风,原名赵岳枫,曾用名赵血枫。诗人,艺术家。诗文发表并入选多种文本与选集。2016、2017、2018年度磨铁读诗会中国现代诗百佳诗人。七零后,现居山东济宁。
卖报的老人
一一文/自远
一双墨香缠绕的手
光线,在脸上逃逸
一只麻雀,在目光中
踱来踱去
风来啄风,雨来啄雨
仿佛是昨天那只,又像是
初来乍到
一叠叠报纸,在手中掂量
重的生活,轻的时光
叫卖声,鸟鸣一样荡开
城市的喧嚣,锁进闸门
向晚的风,稀释
孤独
【推送语】自远老师的这首佳作仿佛有灵魂一般。一切似有形,有形的是沾染墨色的手,布满褶皱的面,和蹦跳的麻雀……这一切又好似无形,无形的是情感,是一种抗争,到头来变得随遇而安的无奈。在这有形的背后,寄托着诗人怎样的情感?也许是在借喻我们自己。回忆之中的年少,正如那麻雀,勇于抗争,敢于呼喊。为了生活,我们放下身段,在掂量和思量之中,年华慢慢老去。我们的心都被锁在一座城里,学着获取,也在学着放弃,表面的平静下,深藏着内心的波澜。也许这是诗人才懂的世界吧。(推送编辑:其巴斤)
【凤凰诗人】邱晓文,笔名自远,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现居香港,就职于某美资投行。作品散见 于《诗歌月刊》《诗潮》《鸭绿江》《文学世界》等刊物及多个诗歌网络平台。
一主一一编: 莫燅珠
一执行主编: 李爱华
一执行编辑: 其巴斤
一本期推送: 华东诗社社长 秦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