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蝶语兰心】“二十七画”之缘 ║刘莉萍

第1160期“二十七画”之缘
总在想,啥时做一个丹青高手,嗖嗖几笔,就能给身边熟识的,不很熟识的朋友画像。可惜,道行太浅,淡妆也罢,浓抹也罢,总不能相宜——拿捏不准。 这不,又认识了渭南一位高人。他在五十多年的人生旅程中,爬上了三座高峰,掀起三股旋风,风靡的还不只是渭南圈,一不小心成了中国广播剧陕西乃至西北的领军人物,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一个在渭南新闻界德艺双馨的高级记者。见了人却有几分羞涩和无措,引起我的好奇。我捉不起画笔精雕细刻,因着他的姓名与我的姓名都是二十七画的缘分,就拿起大板斧,横竖砍他几刀。 和他初遇,是在著名作家、著名画家老村从北京回来招呼大家小聚的餐桌旁。他迟到了,进了雅间先是拱手致歉,跟着就是逐人敬酒问好。到我跟前,他转头朝向席间两光头老汉——老村和老牛。可能觉得秃顶的人都聪明吧,向他们发出请求:“两位老哥,谁给我介绍下这位美女?”美女?我还算个美女?虽然他算美男子一枚,听到老牛说出他的名字,名字还如雷贯耳,我却心里“哼”了不止三下,对他的世故表示不屑。一个社会人,这初步印象,霎时驱散了他的聪明和帅气。剩余的时间里,大家推盏换杯,大侃神聊,他并不多言,大口大口嚼着,吃一阵子,把青蓝色西装脱下来搭在椅子后背,又埋头吃饭。偶尔老村他们埋汰他时,他才举起茶杯应付几下:“去林皋湖采访,一天没吃东西,饿耐了!”“开车,喝不成酒。抱歉,抱歉。”我注意到,他衬衣白皙,领部袖口没有一点污渍,袖口紧紧包裹在腕处。穿衣很精致,行事有礼节,名头还挺大,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文学人最大的特点,就是猎奇。没有这个特点,就做不好文章,也会辱没没黑没明挣来的“巧妇”的光荣称号。他神秘的面纱,在这样特殊心理的驱使下,一层层被解开。一 他是一个幸福的男人,有着传奇般的爱情经历和人生轨迹。他因文学相识、相恋、相爱,继而脱了警服,扔掉铁饭碗走出体制,作为《渭南广播电视报》创始人之一,从记者、编辑、编辑部主任干到总编、社长。那时,年轻气盛的他把报纸堪比儿子,倾注心血,打拼创新,竟把一份广播电视节目单办成替老百姓说话、令读者追捧、满城皆知的家庭生活服务报,一时“洛阳纸贵”。 十年,对于懵懂无知的小孩,一眨眼的功夫,就窜成大小伙大姑娘;对于热恋中的男女,十年时间,像旋转的陀螺,还没来得及回味咂摸,就已经到了而立之年。可对于他而言,十年是漫长的。十年间,他一边照顾重病的家人,一边既当记者又当编辑,既是栏目主持,又是校勘签版。挤出一切时间和文字结缘,写出了大量可圈可点的文章来,他的名头可谓家喻户晓。他工作卖力,吝于参与饭局,被有警犬一样嗅觉的同行——新闻人抓到线索,公之于众。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报道了他的事迹,一时关注者众。那年作为陕西广电系统优秀新闻工作者赴全省巡回演讲,听者无不泪目并心生敬意。这是他人生的第一次巅峰,他成为了男人中的典范和楷模。二 他在疯狂地工作。采访,撰写,撰写,采访。一篇篇新闻稿件从报刊、广播、电视及杂志等媒体脱颖而出。有人说,新闻这类东西,就是给政府做嫁衣,是官员的口舌。可是,他写新闻,更多是用一颗柔软的心,关注民生、体恤老弱病残、深入百姓,挖掘快要散佚的文化,为人间“真善美”呼告呐喊。同时,他又用无比强大的意志,映射社会上的“假恶丑”,振聋发聩,警策世人。先后发表文章3000多件,400多万字,近百件作品荣获中省市各级大奖。 这份荣誉的背后,却是他传奇的人生经历和置于死地而后生的勇气和执着。他幼时疾病缠身,在遇到贵人后捡回了一条命。高中毕业,他回农村当农民、开小卖铺,在车站当装卸工。理想破碎后,他重新拾起课本,历经六年寒窗苦读,终于考上陕西省劳改警官学校。在渭南二监从警八年,生活工作充实而平静。可是,一个警官,因为对文学的热爱、对新闻事业的执着,却打破平静的生活轨迹,一番艰难抉择后放弃“铁饭碗”,干起了小记者。最后成长为报社社长兼总编,直至现今的渭南人民广播电台总编辑。 期间,他出版过关于“心灵”触摸与放飞的系列作品集:《心灵的抉择》《心灵的历程》《心灵的震颤》;同时,他用新闻人的敏锐和与生俱来的善良和纯朴思索人生,撰写了《人在旅途》《生命的沉响》《红红的枸杞子》《小满》等作品集。三 他曾戏谑自己是路遥笔下的高加林,有过彷徨苦闷的挣扎期,经历过被女方家长嫌弃的退婚屈辱。可是,他不同于高加林,他生命的每一个节点,他知道自己要什么,走怎样的路,如何去争取人生价值的最大化。 就在他要跨上五十岁的台阶时,他拷问自己的内心:“事业,还有新的突破吗?”2012年,他又找到了新的创作方向,华丽转身,选择广播剧这个较为冷清的艺术门类作为突破口,潜心创作,乐此不疲。先后创作了20多部广播剧作品,部部在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播出,并获得五个一工程奖和多个全国级广播剧奖项,并被中宣部聘请为第十四届五个一工程奖评委,他迎来了又一个生机勃勃的春天,成为了一名时代的歌者。 广播剧创作过程中,他坚持“创作要传播当代中国价值观念、体现中华文化精神、反映中国人审美追求”理念。他深入生活,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用现实主义精神和浪漫主义情怀观照现实生活,给作品以情感的温度。而且,他践行“工匠精神”,力求“品质为上”,时时讲品质,事事讲品质,实现了“完成一部成功一部”的奋斗目标。精品意识,为他打通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剧播放的绿色通道。无疑,这些得益于他在广播剧创作方面放眼全国,站位高,胸怀广,选题的敏感性和前瞻性。 于是,《迟开的山菊花》《永远的老腔》《山楂红了》《村头一棵老槐树》《南泥湾》《王鼎与林则徐》《一代史圣司马迁》……一部部优秀作品,通过声音传播,家喻户晓。杨震、白居易、司马迁、王震、林则徐、李仪祉……一个个响亮的名字,通过艺术再现,深入人心。“渭南标杆”,百名奋斗者的事迹,通过精心制作,连续播放……陕西省五个一工程奖,中国广播剧专家奖金奖、银奖,最佳编剧奖,最佳主题词奖等奖项“花落渭南”。 很有幸,与渭南这位高人同桌,参加渭南市文联2018年文艺文化工作表彰暨2019年工作安排会。会前,他憨厚一笑:“你我的名字笔画一样,都是二十七画。”我指画着桌牌上的“殷满仓”,果然是。 那一刻,我才真正懂得了他成为文艺文化界领军人物的真谛:敏锐、细心、热情、执着。 2015年6月,我创办了《蝶语兰心》微信公众平台。那次认识后,他并不介意此平台的平民化,积极投稿。因而,平台千期座谈会,诚请他参加,结果他在北京开会,未能参与。事后,他请饭向我赔罪,六个人,十个大菜,一瓶珍藏多年的好酒,还有嘉和美术馆曹少云馆长这位谦谦君子作陪。 席间,他沉默少言,只是倒酒夹菜。任着我和其他熟友高谈阔论。看着他的闷骚样,咱这个二十七画也不是善茬,恶作剧的念头顿生,挥起大臂砍他几斧又何妨?管他是钢骨,是柔情;是斗士,是凡夫。反正他能耐得住寂寞,静得下心态,放得开步子,围绕重大历史题材、红色题材和现实题材,涌得出荡涤心灵的清泉。 殷满仓,一个名字土得掉渣,淳厚朴实、不善言谈,永远是做得比说得好,在渭南乃至陕西文化圈让人品味咀嚼的文化人。
任何平台网站,不经过本平台主编和作者允许,不得转载此文。
刘莉萍,中学语文教师。陕西省编剧协会会员,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渭南市作协会员,渭南市诗词学会会员,临渭区作家协会副秘书长。《蝶语兰心》版主,《湭河》文学社主编。
主 编:刘莉萍
副主编:陈剑波
投稿邮箱:499918885@qq.com
图片来源:网友提供
投稿方式:稿件(原创首发)+简介+照片
您看此文用
·秒,转发只需1秒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