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凤凰诗社 ‖ 亚洲总社总第173期华北诗社 诗人王起诗歌专辑



关注精彩内容
要先点击这里哦


主 编:莫燅珠
【作者简介】王起,男,山西大同人。诗作散见于《四川文学》《星星》《延河》《扬子江》《当代诗歌》《当代诗人》《阳光》《都市》《山西日报》《中国煤炭报》等国内外百余家报刊。曾获中国诗歌学会、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主办的第二届”我们在一起″全国诗歌大赛优秀奖;《星星》诗刊主办的诗酒趁年华”三星堆金色面具杯″全国诗歌大赛优秀奖;中国诗歌学会、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主办的首届南方诗歌节全国诗歌大赛三等奖。作品入选《1987全国诗歌报刊集萃》《当代中国煤炭诗选》《2017年中国微信诗歌年鉴》《中国百年诗人新诗精选》《2019中国年度作品·散文诗》等多种选集。
短暂的驻足与停留
盘旋在我屋顶上的一只大鸟
正调整着降落前的最后一个姿态
仿佛擦着我的头皮飞过
呼啸着马达卷起一阵狂风
就像一只老鹰从空中俯冲下来
展开巨大的双翼扑向地面的猎物
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平静了
每一次的旅行都是那么的颠簸与劳顿
又是一个人生的驿站又是一座陌生的城市
短暂的驻足与停留使我的心漂泊不定
我的归宿究竟在哪一个地方
出发前我一次又一次地整理行囊
夏日的呼伦贝尔
比我高的是大草原的草
比草高的是呼伦贝尔的天
黄昏,借着古纳河洒的烈性
我独自一人游荡在草原的边缘
残阳如血的余晖中
一只突如其来的老鹰盘旋在我的头顶
眼睛迸射出凶残的光
我的腿禁不住颤抖了一下
只是深入到草原的冰山一角
我已经成了一只迷途的羔羊
草地上那依稀可见的踪迹
是人还是野兽的蹄印
此时,我己辨不清方向
灵魂和身体被大草包围着
草香让我喘不过气来
我忘记了来时的路
忽然,一阵急驰的风掠过,草低了
我看见了远处的一片红房子
那是扎赉诺尔,我旅途中暂停的地方
一位姓崔的蒙古族姑娘
正用树枝烧烤着一只滴血的全羊
夜有多深草原就有多深
一望无际的呼伦贝尔
留下了一颗空旷的心
平遥古城
一条距皇城遥远的古街
曾经把握了大清王朝
一百年的经济命脉
一张银票汇通天下
一座不足二点二五平方公里的古城
票号、镖局,名店林立
多少商贾大亨和天下精英
在这里开始传奇的人生
亲翰、迎熏、凤仪、供极
四门洞开
迎纳南来北往的茶商、驼队
四大街、八小街
七十二条蚰蜒巷
似龟甲的纹路
通达四海
牌坊、庙宇香客不断
到处攒动顶礼膜拜的人头
庭院、阁楼布局别致
尽显尊卑分明
恢宏的县衙依稀可见
当年的威武与正气
百年沧桑风雨飘摇
斑驳的城垣上
岁月的铭文刻下了
平遥千年辉煌的历史
云台山
波光潋滟的子房湖面
张良荡起了一叶小舟
沉思之中早己有归隐之意
千年的红豆杉树下
药王孙思邈在崖壁的洞口支起炉灶
正日夜不停地采药炼丹
九月九日的茱萸峰上
王维伸出写诗的手
为忆山东的兄弟
铺开宣纸情不自禁地研起墨来
到处是原木和花香的味道
还有自由自在的溪流和
层峦叠嶂的奇峰和怪石
让人们的欲望如此贪婪和神往
翠鸟和鸣唱惊动了
正在树上采撷野果的猕猴
蝴蝶的翅膀扇动起
宁为玉碎的瀑布
奋不顾身地击穿万丈悬崖
逃离了钢铁和水泥的夹缝
颅压增高的人们跋山涉水
又走进了红石峡的一线天中
张家界
亿万年前
一位仙子云游至此
因迷恋人间
嫁到湘西北
一生为张家
诞下三千奇峰
和八百秀水
乌 镇
穿行于波光潋滟的江南
乌镇,其实就是一条篷船
承载着太多的文化和积淀
游走在平平仄仄的唐宋诗词里
一千年桨声灯影不息
青石板拼成悠长的历史
蜿蜒着续写到今天
白墙和黛瓦的下面
还有多少鲜为人知的典故
没有传扬天下
斜风细雨里,旗袍撑开
一把油纸伞,轻移莲步
韵脚中规中矩
走进幽深的雨巷
渐渐消失在一幅泼墨中
柳丝拂面,往事触动琴弦
一支丁香倚在桥栏
说到伤心处,浣沙之手
忿然斩断情丝,将幽怨的落花
付之流水
暮色笼罩,明月掉进酒杯
船娘煮曲,艄公填词
清浅的吟唱,醉倒四方游客
醒来时,才发现昨夜
误入别人家
乌镇,再向东划一百公里
就到了比江南
更为辽阔的大海
爱上桃花爱上鸷山
爱上桃花
爱上鸷山
三月,小雨滴答着凉意
一场凄美的花事就来了
漫山遍野的桃花
依次绽开心香,把自己的
隐私故意暴露给春天
用最煽情的词汇
勾引好色的男女
春风喊醒了石头、草木和溪流
蜿蜒曲折的山路,指引着
早已接奈不住心事的人们
纷纷走出家门
来到鸷山,与一朵桃花
续一段前世之缘
很快就有流言蜚语传出
不经意间,中伤了
一棵千年的红豆树
德山
善卷好善
街坊乡邻无不称道
他每日忙于农事
春耕秋收,乐此不彼
方圆百里,德名远扬
他善待每一颗花草
感激每一粒稻米
平生从不出口伤物
对一头黄牛也是如此
善卷死后
承袭遗风的人
把他的一言一行
堆成一座山
尧帝感念其德行
赐名德山
黎阳仓
隋朝未年
一句“黎阳收,顾九州”的谚语
引发了连年不断的战火
大业九年春天
杨玄感据此地反隋
进而威逼洛阳
将军冒死起兵
只因身后有一个
誉满天下的粮仓
徐世勣对李密进言
世之乱,皆从饥饿起
主公若取得黎阳
何愁大事不成
后来,窦建德攻陷黎阳
指着堆积如山的漕粮
不无感慨地说了一句
本王从此无后顾之忧
中原大地,卫河之滨
一个东西长约260米
南北长约280米的粮仓
竟然引出这么多历史典故
花中君子洛阳红
天授年间,武皇驾临上苑
太监传旨,令园中百花齐放
唯牡丹誓死不从
致使龙颜大怒
遂招来杀身之祸
一夜之间被烧的面目全非
只留下一副焦黄的骨架
被逐出上苑
发配到邙山脚下
真可谓天无绝人之路
逃过了此劫的牡丹
却又得遇一方山水的垂怜
它们在流放的日子里
被邙水滋润被邙土沃根
然后奇迹般地生还
为躲避武皇的追杀
牡丹不得不隐姓埋名
以”二乔″、”洛红”的别称
深居简出,待字闺中
如今牡丹早已重回上苑
依旧在洛阳领百花之首
人们从它开放的姿态中
仿佛又看到当年的花中君子
那一副傲骨和一身正气
门头沟,没有谁比你更热情似火
每个地方都有一些或高或低的山
裸露的脊石,像碑一样,刻着它的青史
每个地方都有一些或大或小的河流
穿过时光,把一个地名洗亮
每个地方都有一些年代久远的寺庙
一千年梵音与香火不断
门头沟也不例外
在高处,西北风劲吹,弯月如弓
搭起一支唐宋的令箭
灵山、百花山、妙峰山
依次排开,自秦汉以来一直
用身体抵御大漠的狼烟和风沙
抬头望去,仿佛三位戍边的将士
泰然自若,日夜镇守京师的西大门
在低处,水流千回百转
有一万种抵达人间的方式,永定河
绕过庄户洼、雁翅、稻地坑、长生园、饮马鞍
下马岭、仙台、十八潭、东石古岩、妙峰山
穿过珍珠湖、珠窝、下苇甸桥、野溪桥、漫水桥
二百多里从不起波澜
在更深的深处,潭柘寺和戒台寺
隐于山林,将昔日的繁华掩盖
只露一柱高香,指引向善之心
登上戒坛,让浮澡不安的灵魂
暂时脱离尘世
等枫叶红了,我才知道
门头沟,没有谁比你更热情似火
在长安,仿佛又回到唐朝
在长安,奉诗友之诏
我循着李白的足迹
走进兴庆宫外的一家酒馆
仿佛又回到唐朝
回到开元年间
回到一千年前的牡丹花会
回到沉香亭
唐玄宗就在我的对面
正襟危坐
旁边是扬贵妃
身披霓裳,香气袭人
唯高力士不敢落座
只是一味的劝酒
三碗下肚
我已是酩酊大醉
此刻,我早已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用一只沾满油腻的手
一把拉过高力士
帮我脱去臭气熏天的皂靴
又唤杨贵妃为我研墨
于是,我疯狂地写下
“云想衣裳花想容
春风拂槛露花浓”
右玉行
细雨濛濛之中
视线掠过一个个
低缓的丘陵
寂静的旷野
胡杨、红柳、沙枣
在诉说着什么
远方,悠闲的羊群
时隐时现,黄牛的鼻息
不停地触及青翠的苜蓿
蜿蜒洁净的乡间油路
伸向一个又一个
不知名儿的古堡
曾经的荒芜与悲凉
已被绿色重重覆盖
烽火台上,早已散尽的硝烟
一群孩童正在放飞明亮的鸽哨
浑河
浑河不浑
在四季的深处
一直清纯地流淌
穿过无数的村庄和草滩
我童年的故事
在连环套一样的涟漪中
逐渐展开
没有帆影
没有船歌
星光点点的时候
我旧日的情人
正在把一枚一枚的卵石
抛向河心
溅起一串串忧伤的水花
源于何处,流向何方
浑河,地图上
根本找不到你的名字
你瘦小的简直
是我梦中淌下的
一串眼泪
玉泉山
玉泉山没有玉
玉泉山也没有泉
玉泉山只是太原城西
一座最平常的山
灰尘蔽日,满目疮痍
记忆中的玉泉山
像是一张发了霉的黑白照片
隆起的山脊寸草不生
裸露的岩石上
甚至看不到一粒鸟屎
狼虎寺外,多少造访的先人
在悬崖上留下了绝唱
千百年来,可惜了
一个好听的名字
玉泉山
上苍欠你一块玉
上苍欠你一孔泉
玉泉山森林公园
一双消铁如泥的手
鬼斧神工地劈出
这一方山水
找准山的命门
消崖为坡,打通山的脉络
引汾河水,高峡出平湖
一颗树籽孕育出了
千万株生命之树
灌木丛生,毛竹苍翠
鸟的翅膀不小心
划破池水的肌肤
引得鱼塘一片哗然
众香国里,好色的蜂蝶
不放过任何一朵
情窦初开的花
十里景观,万种风情
玉泉山,上苍欠下你的债
今人已全部偿还
五花山
山西,宁武,五花山
一个只有三户人家的小村
孤零零地立在山顶的一角
村子借助基岩的支撑
风雨飘摇了上百年
三户人家,三个姓氏
共同掌握着一个村庄的命运
他们终生与大山为伍
与黄土作伴,常年四季聆听
狗吠、羊叫、鸟鸣、流水
奏出的乏味、单调的乐曲
一条不知拐了多少个弯的羊肠小道
是他们通往山外的唯一途径
一根快要被大风吹断的天线
是他们了解天下的唯一窗口
兴盛的时候,村子也就一百来人
四十岁以下的年轻人
早已走出山门
去城里谋生
而只剩三户人家的五花沟
老人们依旧是镰刀和锄头的主人
他们如几颗生命顽强的老榆树
攀附贫瘠的山崖,守望孤独的幸福
佝偻的身影如三缕瘦细的炊烟
在晨昏的交替中放牧、耕种
镇边城
一切都是石头做的
拴马桩,饮马槽
石碾石磨石桌石磴
三条石街六道石巷
七十二个石头铺成的胡同
迁徙到此的先人用石头
建造起这座边关的小镇
来抵御草原和大漠的风沙
坐镇中央,与东南的长峪城
和西北的白羊沟
并称京师的边关三城
明朝的天子和皇亲国戚
自此过上骄奢淫逸的生活
连年的战事和炮火
毁掉了城门上的炮台和箭楼
唯有三株千年的古槐
依然枝叶茂盛
为后人撑起一片绿荫
胸前是一段弹孔累累
宛延曲折的残垣断壁
背后是千里的大好河山
一块字迹斑驳的石碑
记载着戍边将士们
曾经气吞山河的故事
走在长满青苔石板路上
遍寻先人的足迹
伫立坍塌的门楼与残存的石庙
仿佛狼烟四起
忠义坊前,烽火台下
是谁把采自山里的野花
摆放在断了半截的石碑下
【推送语】海德格尔所言"诗歌是日常共在的世界"。这一组诗作的呈现,诗人王起选择的角度遵循了个性化原则,也秉承诗歌艺术的多元化旨向,拓宽了”及物”写作的表现空间。日常性的叙事与人类共通的生活经验暗合,靠近社会现实、生命本真、扣问光阴、天地万物、灵魂。让生命中至纯至重至上的许多细节,呈现出了诗歌的真容和诗歌的藏身之地。(田野)
【作者简介】张伟建,笔名,田野,湖南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惠州作家协会会员,华北凤凰诗社副社长。作品于《惠州作家网》《中国诗歌网》《中国实事求是学习网》《中国慈善书画院学习网》发表。
?? ?? ?? ?? ??
【朗诵老师简介】流苏,中国互联网朗诵联盟会员,黑龙江省群众艺术馆朗诵团副团长。大型《仓央嘉措史诗音乐剧》朗诵艺术金话筒表演奖 、联合国非官方事务办公室首批23位签约朗诵艺术家之一.获得中国新诗百年优秀朗诵艺术家。
主 编:莫燅珠
执行主编:李爱华
执行编辑:彩云追月
责任编辑:李爱华
本期推送:华北凤凰诗社社长李爱华
版式声明:本帖发布展示的“原创诗歌”和图片版权归原地作者所有。如未经授权用作他处,作者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