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凤凰诗社||华东诗社008期 我这里的安静是紫色的蝴蝶

主 编:莫燅珠
凤凰诗社
【本期诗人】周建好/马银良/秦博/李紫嫣/界外/其巴斤/梦罗兰/鸿儿/杨璐/张赫凡/沈岩/岳上风
【推评老师】秦博/界外/其巴斤/梦罗兰/鸿儿/杨璐

留住村庄的名字
一一文/周建好
没有了炊烟的熏干
青苔就沿着村子的界碑往上爬
把村庄的名字
层层包裹起来
口口相传的村名
其实不是刻在石碑上的
是刻在村民的骨头里
而这些骨头
不是在荒冢里
就是在城市里

【推送语】人人都有一种叫家乡的情怀,毕竟,在"万丈高楼平地起,灯红酒绿无休止"的时代,需要一方纯净的天地,让人沉淀虚浮的心灵,一处宁静的港湾停泊追逐生命的航船,一座"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的庭院让小孩"疾走追黄蝶",让文人可以调素琴、阅金经,让漂泊的人归家时可以看到"依依墟里烟",听到"鸡鸣桑树颠",在月色如水的夜晚可以"卧看牵牛织女星"。然而,置身车水马龙繁华喧嚣的都市中,我们不得不承认作为乡村灵魂的炊烟已经越飘越远,刻着村名的界碑已逐渐被青苔层层包裹这一苍凉的现实。而那些刻着村庄名字的骨头,一半会埋入荒冢化为尘埃,一半会混迹于城市,经历着得与失的折磨。谁能回答,在汹涌的城市化浪潮冲击下,寂静的春天会不会如约到来,精神的麦田会不会被名利的马达完全吞噬,心灵的明月会不会被劳碌的乌云完全遮盖,道德的堤坝会不会被物欲的洪流完全冲垮。诗题"留住村庄的名字"恰如暮鼓晨钟,催人警醒,却又充满了无奈。诗人用诗意的语言,诗意的节奏,诗意的画境,诗意的情怀,让我们看见寻常,看见世相,看见生命的本真,启迪心智,震撼心灵。(推送编辑:界外)
【凤凰诗人】周建好,江西省宜春市人。作品入选《中国诗歌精选300首》,《中国诗歌》第七卷,先后在国内外各级报刊发表诗歌400多首。获诗歌大奖若干。现为多家文学网站现代诗歌栏目版主。中国诗歌网现代诗歌版编辑。亚洲凤凰诗社副秘书长。
秘密来信
一一文/马银良
我这里的安静是紫色的蝴蝶
柔软是绿色的
安慰是红色的
祈祷是蓝色的
祝福是黄色的
是车前草,女贞子,三角梅
是紫罗兰,是木槿,是凌霄
汹涌藏进了河流
暴力在枪管里冬眠
眼泪在血管里深埋
那束嫉妒的吊兰还给了秋风
那条阴谋爬行的藤蔓还还给藤蔓
那猜忌的羊群正被疼痛放牧
你不要透露给别人
我把它悄悄放进你培植的芽尖上
【推送语】一个美丽的信号点燃诗人心中那份美丽的情愫,”柔软、安慰、祈祷、和祝福洞悉了那份美好。肆无忌惮忽略潜在的暴风骤雨,将那份期盼已久的情铺纸研墨,此诗语言朴实,含蓄,耐人寻味。(推送编辑:杨璐)
【凤凰诗人】马银良,笔名:麦笛悠扬,凤凰诗社华东诗社入驻诗人,1966年生。1987年开始文学创作。迄今已发表作品多篇。出版有诗集《草尖上的灵魂》。
1
1
待夜的沉默与朝阳交接
一一文/秦博
沙砾的光 曾刺的我辨不清沙漠与海
绿洲与炎热折叠 仙人掌在滴血
黎明的微露饮着满天星宿
一汪水静静地聆听愈来愈近的镐声
最遥远的距离不过是挖掘中的停止
我擎着火把思索深夜
所有的世界在一粒沙中凝结
沙丘的鸣声缭绕 像极了龙卷风的执着
将感情埋入地平线的深处
等待发酵 酿出一次真正的涅槃
不需要证明的影子沉入沙粒的怀抱
听沙的心跳颤动肩头
看流星滴下来 湿润夜空
有比路更长的夜
移山的古人挺着坚实的脊梁
把血一次次地摁回伤口 把盐粒从眼眶挑出 用血液制造颜料
绘着江山如画 如画江山
再多的路程抵不住永不停歇的双脚
今夜,我怎会入眠
数着走过的脚印 一只又一只
等待
等待微露告别凉爽 沙丘停息鸣声
陪着忠诚的火把
看朝阳奔来

【推送语】“沙砾的光 曾刺的我辨不清沙漠与海”,沙漠和海是两个矛盾的自然存在。诗人一颗敏感如斯的心,和一双善于捕捉的眼睛,细心地发现“绿洲与炎热折叠 仙人掌在滴血”,感悟“黎明的微露饮着满天星宿”的诗意。“将感情埋入地平线的深处”“等待发酵 酿出一次真正的涅槃”,这是诗人脑海里存在,或许,他真正想要的是一次心灵的旅途,一次肉体与灵魂的新生。“数着走过的脚印 一只又一只,等待”,把读者一步一步引领,欲去解锁美好生活(推送编辑:梦罗兰)
【凤凰诗人】秦兆杰 笔名:秦博,汉语言文学专业,凤凰诗社华东诗社社长,中华新文学联盟理事会沈阳分会秘书长,获《青年文学家》杂志社首届全国爱情诗大赛二等奖,作品见于《凤凰诗社》《青年文学家》《国家诗人地理》《神州文学》《中国诗歌报》《长江诗歌》《湖北诗歌》《中国民间短诗》等媒体,诗观:学而思,然后有诗。

荷与荷之间,莲与莲在窥探
一一文/李紫嫣
在盛夏的焰火里她一不小心裸出来的月华白
被它灼烫,这个夏,盛夏连所有的知了
都一下子全部出动了。
它们小心翼翼地放好了架子鼓,那根乐棒
也被一只苍鹰叼走了,知了也不想演
奏了。它们一群内心蠢蠢蠢欲动的
演奏家都被她白月光的身体吸引了
一只中毒
二只也中毒
三只瞬间眩晕跌落夭亡
我是在靠近她的地方,荷与荷之间
而众荷仿佛都在某个特定的暧昧氛围里
停止了喧哗
三五尾小锦鲤天真又痴情仰望着
一群红色的蒲公英曳落在她月华裸的肩上
猝不及防就被白白地舔了一下
蒲公英的唇岸是有温度的
像我目光泄出的焰火
在荷与荷之间,莲与莲在窥探
不如我就此化身为莲
一直窥探……
【推送语】诗人以”莲”与”荷”铺垫做隐喻,都知道莲有出污泥而不染的高洁情操。那句:″众荷仿佛都在某个特定的暧昧氛围里 停止了喧哗”,诗的深处细腻,挖掘出更深层次的东西,让”我”怦然心动的向往。结尾那句”不如我就化身为莲 一直窥探…”画龙点睛,诗人对美好事物强烈向往和倾诉,整诗语句朴实却诗意深长。(推送编辑: 杨璐)
【凤凰诗人】李紫嫣,网名:倾城花色凉了谁.紫嫣,笔名:蝶魇,幽魅青栀,宁古塔作家签约作家,在江南水乡的旖旎风光里,她的文笔更加灵动清怡,精美幽邃,在微冷的落笔里馨香如茉,款款挚真情爱里如茶温婉。她苹果花般的诗文散见于一些网络平台,上刊香港流派诗刊,曾获2020年诗梦撷英重点文学工程大赛冠军,诗意人生精彩纷呈第二十六场第二名,2016年东方美全国诗画联大赛银奖!
1
1

躺在夜的竹椅上
一一文/界外
搬一张竹椅,躺下
闭上眼睛,把自己融入
夜的寂静
我听到了银河轻轻流淌着的
缠绵的思语
我听到了清风拂过树梢的
温柔的爱情
有野草在悄悄拔节
有落叶在寂寞飘零
还有,一声儿时的呼唤
停落在瘦小的枝干上
随着一滴岁月的玉露,坠落在
无边的夜空
躺在夜的竹椅上,闭上眼睛
与夜色一起寂静
我看到了一些渐行渐远的
再也回不来的事情
我看到了一些茫茫人海中走散了的
难以忘怀的背影
还有朦胧的星月
蜿蜒的小径
一个远远落在身后
怎么也赶不上自己的灵魂
躺在夜的竹椅上,睁开眼睛
一切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有我,踏着清风摇动的月影
在梦的叹息里,走进
谜一样的人生
【推送语】无论是老子的虚静,还是庄子的坐忘,乃至佛家的入定,都是与诗歌美学里的澄明之境是相通的,所谓大道至简,殊途同归。那么如何达到这个境界呢?诗人编织的美丽意象已经告诉了我们。他闭上眼睛,让自己融入夜的寂静,所以听到了我们久违的银河的低语,树梢的清风,野草与落叶,还有儿时那颗最宝贵的初心。诗人说,不要走的太快,把影子与脚印丢的太;诗人说人生无常,风云变幻。在谜一样的人生中,诗人倾泻了他的谜底,让我们静下来、慢下来,融入这深深的夜,如梦一般……(推送编辑:秦博)
【凤凰诗人】界外,湖南省冷水江市人,华东诗社审稿主任、编辑。
雨将落
一一文/其巴斤
日暮闲庭
雨将落
与柔风擦肩 悄悄诉于我听
发丝沾染花香 清雅如茗
眉眼若汪洋弦月 似幽潭叶静
雨落 淋湿风景
浓云不舍
雨才迟
偷瞟浅水 倒影苍白颜色
烟雨谁懂 萍花汀草寂寞
檐下珠帘成线 思念成河
雨落 满眼滂沱
【推送语】雨将落这首诗很有既视感。这个时间节点作者抓得巧妙。此时此景往往会惹来相思。诗人也不例外。在这样的日暮时分,诗人独立闲庭 ,思绪沉浸在柔风细雨中,渐渐眼前的风景,让诗人不知不觉陷入思念的幽潭中,眼前景与心上人交相辉映,似真似幻,在诗人的眼前不断地变换着,烟雨苍白着眼前的浅水,也苍白着诗人的心。浓云不舍雨的离开,实则诗人心里的不舍谁又能懂!诗人寄情于雨中的风景,情景交融,愈下愈浓,寥寥几句把个思念泼洒得淋漓尽致!(推送编辑:鸿儿)
【凤凰诗人】其巴斤,本名姜睿明,辽宁人。凤凰诗社华东诗社副社长,中华新文学联盟理事会沈阳分会副主席,辽宁文学、大东北文学签约作家。
1
七夕
一一文/梦罗兰
我们注定这个日子相约
一念
疼痛的那段往事
忧伤的文字盛满身体
风声舔吻着落幕
悲于喜,交集
草间珠辉,湿透了裙角
织女珠泪溅落
羞涩的月登墙而上
女儿红逃逸出来
从密封的时间,拥爱而醇
今夜酒香甚浓
【推送语】七夕,天上、人间对望的日子。天上的人期盼能像人间长相厮守,人间又何尝不羡慕天上的地久天长。罗兰老师定是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心被过往所扰,想起那段不忍忘记的回忆。月挂中天,华灯初上,躲开成双的影子,一个人翻看着尘封已久的回忆。罗兰的诗,直抒于心,直表于情,表达真挚,毫不躲藏。难过了,就用忧伤来表达,伤心了,就让泪水划过脸庞,滴落于纸上。何苦执着于怀,何必紧握不放,此时,一盏醇酒的浓烈,让心意肆意流淌。(推送编辑:其巴斤)
【凤凰诗人】梦罗兰,原名刘天玉,云南镇雄人,现居成都。凤凰诗社华东分社秘书长,青年文学家理事会理事。散文学会会员。喜欢文学,喜欢在文字间寻找一片天空。作品见于《滇池》《知音》《青年文学家》《人民诗界》《运城日报》《银城汉俳》《北方诗刊》《赤水源》《荒原诗人》《西南当代作家》《当代名家代表作》《新诗刊》《超然台上诗选刊》《文学百花苑》及其他。
幸福
一一文/鸿儿
幸福是长着脚的
它无关乎你是谁
只是看你遇见谁
玫瑰花固然美丽
可它的刺伤人的
即便它化为灰尘
人间总留下话柄
这话柄是长脚的
伤过的心都流血
格桑花开在迟暮
它不漂亮却善良
它是尘埃里的光
温暖着受伤的心
这温暖也长脚的
暖过的心在流泪
幸福是长着脚的
它无关乎早与晚
心早已开出花来
【推送语】鸿儿老师的这首佳作,读来一气呵成,读罢仍有回味。首行一句,幸福是长着脚的,就将我紧紧拉住,随着轻快、跳跃的调子,步入诗中。幸福是多少人渴望,追求的目标。追逐幸福,或是被幸福追随,有时幸福来了,还不知晓,也有时幸福离开了,却紧抓住不放。玫瑰的致命隐喻,有多少人能真心明了,也许痛过才会知道。柳暗花明,需要勇气面对,放手给予,更是真爱的表达。幸福真的是长脚的,追上了,就好好珍惜。若错过了,别难过,等待着属于你的幸福,悄悄走来吧。(推送编辑:其巴斤)
【凤凰诗人】佟艳华,笔名:鸿儿,小学教师,凤凰诗社编辑。
1
雨的来历
一一文/杨璐
都说雨的来历与云息息相关
云常常居无定所
当跌落冰层
便形成条状倾泻 石子般滚落
通常狂风大作电闪雷鸣
摧毁对岸山寨
那架势像有人剥皮抽筋
一番折腾后便三缄其口
攥一把不畏浮云遮望眼的劲头
高举皮囊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只为前方云淡风轻
云的去向无法设置
在由来已久的尘世
常常翻云覆雨
接受涤荡
许多人在时光里手握镜子
学会审时度势
让头顶的云
附在长满彩虹的村庄之上
不再风雨
【推送语】“云常常居无定所”,很质感的意象。诗人眼里观察到的形象与情感撞击、重叠、和解。“通常狂风大作电闪雷鸣”,现实生活,没有一直的风平浪静。“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只为前方云淡风轻”,诗人以一颗独一无二的心态去感悟生活。像王小波说的“生活就是一个缓慢受锤的过程。”而生活与诗歌的关系,就是千锤百炼,寻找自我。“许多人在时光里手握镜子 学会审时度势”,我们可以被生活束缚,可以面目全非,但我们的心中一定要有诗,要有自己的一片乐土。“不再风雨。”(推送编辑:梦罗兰)
【凤凰诗人】杨璐,女,四川省雅安天全县人。现居广东惠州,爱好文学。惠州市作协会员。作品收编《世纪诗典》、《惠州现代诗选》、《秋实》、《九天文学》。系《中国爱情诗刊》[中国爱情诗社]在线诗人。
七夕
一一文/张赫凡(新疆)
月牙船
快被思念的潮水打翻
等了那么久
那桥依然没与
一对脚印相逢
喜鹊也突然
失了声
汹涌的银河水
咆哮着冲向天庭叩问
而后又飞流直下
欲把人间的病毒都冲走
把一切禁锢都冲毁
既然相爱的人
被束缚被禁足的部分
无法去赴约
那就让禁不住的那部分
自由飞翔
【推送语】又一次,被深深打动,因为赫凡的诗情深意切。七夕,承载着多少期盼,心中的思念在这一刻,决堤。诗中表露着天上的爱恋,虽天长地久,却不及人间的长相厮守。只可惜身在人间,却满心思念,盼望依偎恋人身前。鹊桥边等候的太久太久,真情日月可鉴,溢满情川。诗人坚定着信念,相爱的人,心意不会被禁锢,正如李之仪的诗句,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如此一般情真意切。赫凡的诗中还藏有一份大爱,祈盼病毒散去,心系世人安危。此篇佳作深深地打动了人心。(推送编辑:其巴斤)
【凤凰诗人】张赫凡,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新疆科普作家协会会员,现任新疆野马繁殖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主要从事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普氏野马的保护和研究工作。出版了科普散文集《野马重返卡拉麦里》《野马回家》《新疆野马回归手记》《野马家园》及诗集《野性的呼唤——纪念野马重返故乡三十周年》。
1
夕阳下的湖面
一一文/白人小清新
暑气未尽
一阵秋风翻卷着裤腿
火辣辣的热
晚归的鸟儿,辛苦了一天
尽管很是疲倦
还是驮起斜阳回去
一不小心,双翅一翻
把斜阳掉进湖面
还没有白头的芦苇
妆成一瞬的红颜
微风撕破水面
洒下细碎的金鳞
【推送语】如梦幻一般的画面,随着诗行,逐渐展开。无需过多言语,每个文字都生动地在眼前跳跃。千万别去试着解释,多添一笔,都会把这梦境的美丽破碎。只要跟随诗人的心去感受就好,初秋的热情就会扑面而来,眼前会飞过那只忙碌的鸟儿。日暮夕阳,柔风轻抚,碧波微荡,霞光挥洒,芦苇映红妆。诗人的情怀,藏着诗人的情话,似不经意的表达,却秀美如画。(推送编辑:其巴斤)
【凤凰诗人】陶飞扬,笔名:白人小清新,安徽人。生于1993年,毕业于安徽大学,目前于合肥就职。爱好文学,作品散见于多家公众号。不断地行走与书写,以心诗栖息灵魂的故乡。诗,来自幽微的心房,难以触及渺茫的穹苍,集所有意念于笔尖,迎难而上。现山东省青州市山水康旅文学社会员。

七夕
一一文/沈岩
始于一泓粉色玫瑰的浴
却永恒一条星光迷离的河
老牛说话的时候
意味一埸桃花雨来袭
一张会飞的牛皮毯
又怎奈何玉簪轻轻一划
那藏起的云裳只是托词
动了凡心才是牵手的缘
脚步,轻,再轻
别碰伤喜鹊的羽毛
月下,人影缠绵
八月秋雨潇潇
泪眼濛濛,仰望无言
【推送语】七夕自古以来多被诗人歌咏。此诗最吸引我的是开篇两句”始于一泓粉色玫瑰的浴,却永恒一条星光迷离的河”这两句可谓是本诗的魂,本诗可以据此戛然而止,将是一首很不错的微诗。然诗人不满足于此,诗人想象着这一天,鹊桥上相会的美丽画面和人间月下的缠绵,不免有些心动,生怕脚步搅扰了这美的时刻——‘轻,再轻’就写出了这份心情。然尽管如此,也是无用的,结尾诗人面对这秋雨潇潇,不免悲从中来,也许这一切的美梦都将落空。整首诗,诗人的想象和情绪是交织在一起的,也是随着故事的发展而变化的,这很容易引起读者的共鸣。(推送编辑:鸿儿)
【凤凰诗人】简介 沈岩,江苏东台人
1


一一文/岳上风
无信,不语
冗长的山里日子
像是冬季,风只向南吹
已相隔几千里
你说还要远远的
那我就再退后几步吧
再退后几步我就站在了屋檐之外
雨雪覆顶,寒风无挡
形容枯槁里
所有的精血只能撑起一目
苦睁,南望
不改方向
文字里
总是表象的哲思和唯美
至情至性是在喻谁
受虐为奴是在喻谁
慈母大爱是在喻谁
你从不以他的暴戾狭制为示
你如能救起自己该有多好
滚滚红尘里
你一半我一半就成了阴阳
只是请你告诉我
阴阳,不是一个阴间
一个阳间
只是现在我要学会
对着山间那些冷硬的石头
不言悲伤
【推送语】退与不退,她都在那里,我们经常是无路可退。诗人内心充满了深沉的情感,风雪奈我何,暴戾耐我何?他只是顺着感情的河流汹涌感情,在阴阳的世界里思考悲伤,不用一个字词吐出来,蓦然间,山里的石头读懂他的一切,这都让他变得更加的坚强和勇敢,最终升华了自己的人生境界,也许,这就是作者最想表达给读者的吧。(推送编辑:秦博)
【凤凰诗人】岳上风,原名赵岳枫,曾用名赵血枫。诗人,艺术家。诗文发表并入选多种文本与选集。2016、2017、2018年度磨铁读诗会中国现代诗百佳诗人。七零后,现居山东济宁。
一主一一编: 莫燅珠
一执行主编: 李爱华
一执行编辑: 其巴斤
一推送社长: 华东诗社社长 秦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