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蝶语兰心】正午寻找钟表匠║郑敏

点击上方关注我们吧NO.1322
正午寻找钟表匠
人生就是这样,当你需用什么的时候,满世界的找,就是找不到;当你不需用的时候,它总是在你眼前晃悠。这不,周末为给女儿修手表,就真实的体验了一把。
初中的学生,可能比较费东西吧。手表做为学生计时的物件,必不可少。不知是现在的商品质量让人怀疑,还是孩子太过于费事,一个学期用两只表,那是妥妥的。不是掉到了地上,就是表盘进了自来水, 要么干脆就是表带断裂。这次倒好,上述的原因一个都没有,而是表带与表盘连接的轴子不打招呼的串门去了。
受疫情影响,4月份好不容易才开学,神兽欣然归笼,到现在刚好两个月。可能是要遵循上述的那个一学期用两只表的规律吧,这只表带上的那个轴子非常适时的在这个时候消失了。为此孩子还想了一些补救的办法,用一根订书针拉直了,充当轴子,但无济于事。那种创新的补修的意识值得肯定,但材料的选择毫无道理,手表还是如事前一样的瘫痪,只能当做怀表,而不能当做手表使用。买个新的吧,这只旧表总体还行,特别是样式孩子很是喜欢,只是有了这个小瑕疵,影响了功能发挥。不买吧,那就得去街上找钟表匠,给它如大夫一样瞧个病,开点药方,倒置倒置。因为匠人有专用的工具和材料,到他们手里这点小毛小病不费吹灰之力。
吃过午饭,我也不想打扰孩子的睡眠,就骑上孩子那可爱的小蓝车,踏上了不知结果的寻找钟表匠的征途。
六月天的中午,这种滋味真是考验人的意志力。出了楼门,人们都被笼罩在闷热的空气中。冬天里人人盼望的太阳公公,这时却不解人意的发出毒花花的光芒,照在人的身上,火辣辣的疼,地面上的柏油被晒得软轰轰的,那些路面上的石材也在配合着太阳公公的节奏,也往上泛着热气,在四面八方的热气的夹击下,人就如同那架在烧烤炉上的烤肉,从头到脚都是汗,再薄的衣服也如同一个保暖的内罩一样。如果在满是热汗的脑门上撒上一些调料,我想那定会发出阵阵扑鼻的香气。
好在路上还有些树荫,我尽可能在树荫下的人行道上骑行,但是大树还是挡住我那本不算太好的视线,让我不好边骑车边找钟表店。小时候,所住的街道上偶尔几家钟表店是街上为数不多的有文化的地方,也是为数不多的有心灵手巧人的地方。要么是年迈的并且身体有些残疾的人所经营,要么就是字写的好,或者与刻字在一起的不起眼的小店,而且多在人不注意的背街小巷,店面都是极小,小到你不注意根本不知道它的存在,但从早到晚门都开着。循着这个思路,繁华的大街上那就不去了,专去背街小巷和偏僻的街道去找吧。
梁家街村,那个平日里人满为患的小市场便是首选。因为在那一排临路的小门面房,我曾经修过手机。那个长相白净的小伙手脚非常麻利,说话间就把手机的病给治好了。出于爱乌及屋的缘故吧,我想他的店的周围肯定也会有许多和他手艺一样精湛的师傅,肯定也会不费吹灰之力把这只表带修好。
大太阳下骑车西行,这是需要勇气的。你越是躲避,太阳公公越是关怀,带监督似的。你能到的所有的地方,他老人家都能到,让你无处躲藏。但今天的主题是修表。不管天气热不热,我得找个钟表匠。世上的事情就是这样,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我信马由缰的跑遍了梁家街,但却没有找到钟表匠。我心里在暗暗思索,或许钟表匠这个行业在大西安已经消失,如许多特种行业一样,它的历史期已过。
难道就这样回去,我怎么给孩子交代?这个近处的街道没有,难道别的街道也没有吗?如果孩子询问我是不是跑遍了附近的街道,我总不能骗孩子说都跑遍了吧!于是重新鼓起勇气,调转车子头,沿着华清路,从三十四中门前经过,奔向那传说中的灞桥街道吧。
孩子的小蓝车是如此之小,小到有些可怜,它差一点儿支撑不起我硕大的身体,但不骑车吧,靠两条腿穿行,那得多长时间呀。特别是在这正午时分,我不知道到底要到什么时候?说放弃,那是万万不可能的,对于执著的我来说,哪怕我跑遍了所有的地方,没有亲眼见到钟表铺和钟表匠,我算是认了。边骑车,这种思想和意志一直鼓励着我,不到黄河不回头。
大中午,那可爱的华清桥上几乎没有人的踪迹。可能他们都在躲避大太阳吧。桥下,那宽阔的灞河在静静的流淌,几只鱼杆在那儿没精打采的耷拉着脑袋。钓鱼人早已不知躲到哪儿去了,或许他们不甘心,但又忍受不了太阳,只好让鱼杆在那儿替他们工作。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现代版的掩耳盗鱼,真不知道他们的乐趣在于鱼还是渔,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郊区的街道多是一样的,著名的灞桥正街不过如此。绿化树垂头丧气,叶子片片泛白。两边的门店张大着嘴巴,喘着粗气,可惜没有多少人进出,只有那偶尔的空调声在提醒着人们这儿的活力。透过树荫,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几个歪歪扭扭的小字引起了我的注意,果然在人们几乎无法关注的地方,居然有熟悉的修理钟表的字样。急不可待的锁好小蓝车,我踏进了拐角处的钟表店。一个懒洋洋的家伙双脚搭在柜台上,屁股栽在椅子里,我的不打招呼的进店似乎打搅了他的美梦,他不情愿的眯着好象永远睁不开的眼睛问我的诉求,或许他天生就这样的眼睛吧,这么一点点小活根本引不起他老人家的兴趣。不到一分钟,那个让我们思来想去,找来找去的轴子在他的手中恰到好处的安装在了手表上,而且他还狠狠的扯了几下,仿佛证明似的说放心,这活儿没麻达。
出了店门,骑上可爱的小蓝车,一路向西。沿着灞河,不顾天热,我在欣赏着灞河边那一望无际的美丽的花,享受着正午完成任务的快乐,吹着口哨,心安理得回家去报告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喜悦。
感谢您的阅读
作者简介
郑敏,汉族,陕西白水人,文学爱好者。
图:网络
主编:刘莉萍
投稿邮箱:499918885@qq.com
投稿形式:文稿(原创首发)+作者生活照+作者简介
您看此文用
·秒,转发只需1秒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