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王子腾:《红楼梦》里贻害无穷的影子人物

一入红楼,终生难醒红楼梦赏析持续重酬征稿中……,详情点击→征稿
作者:温暖前行 来源:红楼梦赏析(ID:hlm364)
《红楼梦》里的人物众多,有的浓墨重彩,贯穿始终;有的只言片语,一闪而过。在一闪而过的人物中,有一个像影子一样的神秘人物,令读者是只见其名,却难闻其声;虽难闻其声,却不得不服其“威”。这个人就是王子腾。
王子腾是《红楼梦》中四大家族中的重要人物,来自“东海缺少白玉窗,龙王请来金陵王”的王家。他初任京营节度使,节度使是宋朝的官职,为二品大员,品级与六部尚书相同,京营节度使的权力地位与清朝九大总督之首的直隶总督相当,权责重大。其后王子腾又荣升任为九省统制,位居一品,权倾天下。在《红楼梦》全书中,他虽然是“悄悄地我来了,正如我悄悄的走”,但是却是威力很大、贻害无穷的。
1、徇私枉法,包庇亲戚–他是送香菱入进火坑、致冯渊含冤亡、纵薛蟠于法外的推手
王子腾的名字最早出现在第四回中,是介绍薛蟠之时出现的,“寡母王氏乃现任京营节度使王子腾之妹,与荣国府贾政的夫人王氏,是一母所生的姊妹,今年方四十上下年纪,只有薛蟠一子”。其实,他的“身”比他的“名”出现的更早。仍是在此回目中,当贾雨村在审理争买香菱案件中,门子的一个眼色使欲秉公审理的贾雨村退到了密室之内。二人正在商讨之时,差役来报“王老爷来拜”,贾雨村连忙“具衣冠出去迎接”,而且是“有顿饭工夫”,才回到密室之内。
这王老爷是谁呢?不是别人,正是王子腾。贾雨村是此处的父母官,能让其“具衣冠出去迎接”的必然是比他官阶大的官员。再则,如果只是上级例行公事的拜访,必是装模作样、蜻蜓点水一番了事,必是费不了“有顿饭工夫”,“有顿饭工夫”商量的事情必是复杂难办之事。能让王子腾如此大的京官亲自出面协调的事情,必是与其关系非同一般的事,这件事就是贾雨村正在审理的薛蟠争买香菱殴打冯渊致死的案件。
在贾雨村乱判葫芦案中,葫芦僧门子向贾雨村展示的护官符固然起到了作用,但是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王老爷来拜”。所以,贾雨村在审结此案之后,便急急地邀功献媚,“急忙作书信二封,与贾政并京营节度使王子腾,不过说‘令甥之事已完,不必过虑 等语”。贾雨村与贾政书信,是因为此之前黛玉之父林如海已书信推介二人相识;与王子腾书信,显然是对于“王老爷来拜”的答复和汇报。薛蟠争买香菱殴打冯渊致死案件在王子腾的干预下,贾雨村徇私枉法的审理,使香菱彻底跌入火坑,冯渊冤死地狱,薛蟠逍遥法外。

2、以势压人,假公济私–他是贾府女仆枉死的帮凶
王子腾的第二次出现,不像第一次那样云山雾罩的,但是也是一闪而过的。在第四十三回和四十四回中,贾琏借凤姐在贾母处庆生之机,与女奴鲍二的老婆在房内偷情,被中途回家换衣服的凤姐逮了个正着,凤姐对鲍二的老婆狠狠地打骂羞辱了一番。次日,鲍二的老婆上吊身亡,其娘家人不甘心,吵闹上告。贾琏在用银子摆不平的情况下,抬出来的“神”仍然是王子腾,“贾琏生恐有变,又命人去和王子腾说,将番役仵作人等叫了几名来,帮着办丧事”。
在此过程中,王子腾不但起到了威震鲍二老婆娘家人的作用,还假公济私动用了官府的“番役仵作人”处理丧事。显然,王子腾的插手发挥了很大作用,“那些人见了如此,纵要复辨亦不敢辨,只得忍气吞声罢了”,可以说鲍二老婆的娘家人是屈从于王子腾的威势才不得不“息访罢诉”的。
3、狐假虎威,暗箱操作–他是亲属违法乱纪的保护伞
当然,除了这些明显有王子腾插手干预的贾府黑恶事之外,还有一些是贾府悄悄地利用其威势徇私枉法的事情。比如在贾琏偷取尤二姐事件中,酸辣的凤姐为了出心中的恶气,精心设计、自导自演了一场张华状告贾琏的闹剧。在这场闹剧中,凤姐唆使张华状告贾琏的原由是“国孝家孝之中,背旨瞒亲,仗财依势,强逼退亲,停妻再娶”。
在百善孝为先的封建礼教社会之中,这其中的任何一条一旦落到贾琏身上,都会使他吃不了兜着走,而且还会给贾府的诗礼之家抹黑,要不然连吃喝嫖赌的二流子张华也是心有余悸,“也深知利害,先不敢造次”。何况出身官宦大家的凤姐,她比张华更懂其中的利害,然而,凤姐却是俨然一副胸有成竹、稳操胜券的模样,“你细细的说给他,便告我们家谋反也没事的。不过是借他一闹,大家没脸。若告大了,我这里自然能够平息的”。
就连“谋反”这样的杀无赦的罪名,凤姐都是能摆平的。虽然此处凤姐显然是有夸张的成分,但是也充分说明了她狐假虎威、有恃无恐的心态。她在之所以能主导这场闹剧,除了送银两贿赂都察院的官员之外,更重要的原因还是“都察院又素与王子腾相好”。果然,都察院的官员接到状纸之后,不过是虚张声势的干打雷不下雨,象征性地草草了事罢了。
另外,在凤姐弄权铁槛寺事件中,虽没有明写与王子腾有什么瓜葛,但是负责审理案件的官员长安节度使云光,不会不知道京营节度使王子腾是自己系统内顶头上司,岂有不看情面之理。再者,在贾赦强夺石呆子古扇一案中,贾雨村不择手段施出恶计,以石呆子拖欠了官银为由,抄了石呆子的扇子送给了贾赦,得到贾赦的大加赞赏。时隔不久,书中便提到“王子腾升了九省都检点,贾雨村补授了大司马,协理军机参赞朝政”,这两件事情之间想必不会是没有关系的吧。
影子似的王子腾在《红楼梦》中总是若隐若现的。他的“隐”是曹公不得已的苦衷,在文字狱盛行的清代,王子腾的官场身份使其出现的频率和描写的深度都是需要慎重再慎重的,“不伤时骂世”文学作品在清代才是最安全的,即便如此《红楼梦》的命运也是“跌宕叵测”。他的“现”既是曹公对社会黑暗现实的一份不甘心,他的每一次出现带来的都是徇私枉法、以势压人,无辜的人要么忍气吞声、要么含冤九泉,这也是清代中后期官场黑暗腐败的写照。
据史料记载在清乾隆时期,官场风气已经极度恶化,官僚队伍的腐败已经到了积重难返的地步,权力已经被市场化,办一件事、升一次官,枉一回法需要多少钱,都有心照不宣的潜规则,更有官官相护、盘根错节的复杂联系,恰如门子向贾雨村展示的“护官符”一样,关系网、亲信网千丝万缕、纵横交错,一荣则荣、一损则损。
拥有这样一群心术不正、脸厚心黑的官僚队伍的大清朝,一步步走入灭亡也是迟早之事。
-作者简介-作者:温暖前行,读者原创投稿。本文首发于红楼梦赏析(ID:hlm364),如需转载,请联系小编(夕瑶:13824393166)。 红楼梦赏析
一入红楼,终生难醒
与君相逢,平生之幸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