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洽川文学】北尘 || 大地流声

点击上面洽川文学关注我们
总第195期
大地流声
北 尘
在田间,我时常能听到庄稼呐喊的声音。庄稼成熟的时候,她们的呐喊一声比一声紧,一声比一声大。她们需要被采收,需要回到温暖的村庄。她们乐意让我的父辈们天天来到她们身边,看着她们,与她们说话做伴。她们害怕孤独,害怕那些偷食的田鼠糟蹋她们成熟的果实。
她们需要让田地放松,田地也太累了。田地把庄稼养活成了,田地也需要做短暂的休息。她们不能一直在那里生长下去,她们愿意回到农家小院,她们愿意听鸡犬鸣叫,愿意与猪羊为伴。她们不怕肮脏,她们天生就是从土地里长出来的。她们喜欢看着父亲抽着劣质的纸烟,用粗糙的手拔动她们。也喜欢父亲蹲在院墙边不停地夸她们。她们喜欢农家小院的一切,她们愿意在这里长久的待下去。也只有这里,才是她们安身生存的地方。
在村庄,我也听到一些鸟雀忽高忽低,忽快忽慢的鸣叫声。它们的鸣叫是那么清脆,那么悦耳。看到它们自由自在地跳上蹿下,飞来飞去,我心悦不己。我甚至固执地认为,我的前世也是一只无忧无虑的鸟雀。我想与它们对话,想听它们的倾诉。它们的鸣叫,正是对大地的礼赞,也是对村庄的敬畏与感恩。只因有了它们,村庄才有了一点生机,才不那么寂寞与空虚。它们也乐意在这里安营扎寨,在这里繁衍生息。
于是我常常想,我回村庄时,我心中那些快慰能否来得慢一些,让我消停地自由地多看一下村庄现在的样子,平坦的水泥路,崭新的小楼房,高悬的路灯,以及农家人门口停放的各色小汽车,还有三两个小狗在街道上互相撒欢,偶尔还有几声猫咪叫春的声音。我也必须要到瞎子阿婆家去,去看看她现在生活的样子。
我的预感来的如此突然,又是如此之快。我所有的梦都封存在我以前的村庄,我想打开她,想听她给我讲些以前的事情。
时间是一剂良药。时间留存了村庄的美好与不易。时间一直都在倾听大地的声音。
时间把行程交给大地的时候,大地便沉重了。她多了些包容,也多了些宽慰。她要让鸟儿自由的飞翔和觅食,也会把最好的养分供给正在生长的庄稼。她还会让村庄在晨曦里起来的早些,让那些生活在村庄的人们有所衣食,有所盼望。还要让一切为了生存的物种都能繁衍与留长。
大地是无声的。也是卑微的。她是辽阔,她是万物生存的源头。你给大地一滴汗水,大地会还你一个丰收。
麦子在大地的怀抱里孕育,发芽,生根,抽穗,到最后的成熟,是经过许多汗水的浇灌,是大地施给农人的一份深沉的爱。
父亲把最真的情给了大地,把最后的爱给了麦子。他从来没有离开,他一直在大地上丈量村庄与田地的距离,他是要给麦子说,他的前世与今生,他就是一个农民,是麦子最好的朋友。
感谢大地没有让我孤单。让我在这土地上和许多物种一起顽强的生存。我是村庄的一个小树,阳光给我足够的勇气,大地给我丰余的养份。我在村庄的土地上张望,我看到收获后农人们的一些微笑,他们和我简单地打个招呼,但我足以心慰。他们的汗水流在脚下那片土地上,于是那里便长出丰茂的庄稼。
我忘不了镰刀,忘不了锄头,忘不了铁锨,忘不了村庄的鸡鸣狗叫和牛羊的喘息。忘不了儿时光着屁股下河去玩耍被父亲狠奏的情景。更忘不了父亲在一声声咳嗽声中把我拉扯大的时光。田间的小路在我的脚下自由的舒展,它是那么窄小,以至于我不愿意用心去丈量。而在父亲的眼中它却是那么漫长,那是他走了一生也没有走完的路。
扁担斜倚在墙角,看着父亲抽着劣质的纸烟,呆板发愣的神情。父亲是为了要多给我们兄弟姐妹多弄一些口粮,他无法承受老天的不公,他的汗水流得太多,却也没有让我们温饱。父亲喜欢五月,喜欢麦子飘香的季节。他有许多话要对扁担说,他宁愿扁担多给他施些压力,他从来没有感到扁担的沉重,他穿着快要磨透的粗布鞋在麦田劳作时,他的心里是那样宽慰与实在,他更愿意接受上天布施给他的这份苦难。
乡村的秋天宁静而清远。便于我去探寻一只蟋蟀蹦哒的秘密,一只母羊刚产下几个羔羊的幸福,一棵玉米棒子裂嘴的微笑,一个柿子火红的模样,一个红薯刚从土壤里爬出来甘甜的姿态,一个农人扛着农具去田间采收的心境。
拂晓的阳光给大地披上了金色的外衣,大地是那么祥和而又安静。我是村庄田地里的一株小草,选择露珠,那是生存的需要,选择阳光,那是对生活充满热情的态度。选择与麦子为邻,与大地为伴,那是我永远的依靠和抉择。牛羊与我亲近,蜂蝶踩在我的肩头,我欢悦,我在风中歌唱,我会偶然失去自我,但我的根却总是在泥土的芳香中留存永远。
大山与村庄为邻,和大地作伴。她也依恋着支撑她的大地。她雄伟而俊朗,在风雨中依然不改坚强的模样,她竖起的是一座丰碑,是让人永远仰望的灵性。她的子民,如鸟兽,如山果,如树木花草,如大小石头,如山泉等,也都会在这亮丽的清晨欢呼跳跃,也都会为迎接这一缕阳光而兴奋至极。
村庄在风中屹立着。她不畏严寒,也无视酷暑。她在不停地观望田间的庄稼,收成好的时候,她总是以微笑相迎。收成差的时候,她也会暗自落泪。她要看到农人那些成堆的玉米,满粮仓的麦子,以及金黄的谷物和那些惹人欢喜的豆子,她才心欢,那才是她所需要的全部。
村外的小河不停地缓流着,她迎着风雨,沐浴着阳光。她是村庄的亲人,她永远不会离去。她欣然接受了上天给她的使命,让她温润这个贫瘠的村庄。她喜欢牛羊在她身边吃草耍欢,她乐意帮助农人浇灌田地。她要把自己养育的鱼虾交给农人,让他们有所盼望和欣慰。我时常在小河边沉思,我看见先辈们的影子在那里辛苦的劳作。他们所有的付出,也只是为了养活这个可怜的村庄。
我是村庄的儿子。我也是父辈撒落在村庄的种子。我看到他们因为生活的贫困,一个一个的病死老去,我的内心无法安静。我不能有更好的办法来安慰流泪的村庄。我心中那些许多的悲悯和爱怜,都会在村庄里弥漫开来,我愿意让它们落地生根。我回到村庄,也一定是先要看村庄的老井。老井的甘甜养活了村庄的农人,还有和农人相伴的牲畜。父辈们挑水的身影和他们沉重的脚印已深深的嵌入了老井边。可是岁月总给人许多的遗憾,我再也找不到他们的影子,或许正是井中的龙王有意要让我困惑或难过。可是我无力呀!任凭人们填埋了老井,毁去了先辈的血汗与尊荣。他们那一张张或苦痛,或痉挛,或生气,或十分难看的脸也如烙印,在我心中翻腾,颤抖着。
或许,明天我不在村庄守候。村庄有我的祖辈,有他们曾经付出的劳累与血汗。在那些经不起大风大雨的茅草房里,他们只是延续了一个真实的自我,他们的付出换来的只是一点温饱,甚至有时还是饥饿。唯独留给我的是一点星火之光。
我守不住我的村庄,守不住先辈们创下的祖业。我只能去城市打拼,养家糊口。村庄给了我太多的留念,让我身陷其中。每当闲暇时我总是观望我的村庄,总想与我的左邻右舍和众乡亲拉拉家常,总想坐在门口的老石墩上或树墩子上,抽一些村里人喜欢的便宜纸烟,喝一些普通的茶水,和乡亲们谝谝闲传,聊一些关于庄稼的话题。乡亲们无所顾忌,自由的闲谈,他们吐出的烟雾随风而飘,伴随着偶尔的咳嗽声,弥漫在窄小的巷道里。我敬他们,他们是庄稼的守护者,也是村庄的守护神。只因他们的存在,村庄才有了活力,才有了让人回归的梦想。
父亲的影子时常从我眼前闪过。他是一个清瘦的老头。岁月的长河把他清洗的只剩皮包骨头,经不住风吹雨淋。他的眼睛看不到村庄以外的繁华和精彩。他只会看他的庄稼长势,看他村庄那些弯弯曲曲的炊烟。
一个人有了欲望,有了对现实生活的寻梦,那么他便想离开他的村庄。他知道村庄里那些生存的庄稼只能给他一点温饱。村庄里所有的声音也不能挽留于他。那些声音只能挽留一些没有想法的蚂蚁,一些怀旧并暗恋着村庄的老树,一些人去屋空的老房,一些没有被拆掉的猪圈羊舍,一些不愿出村的老农人愈陷愈深的脚印。村庄很大,能让月亮与星星共存。但却不能让一个人的心留下。村庄无奈,只能留下他以前的过往,他以前的天真与憧憬。他以前只是想要在村庄生存一辈子,种好他的庄稼,养好他的牛羊,和他的父母儿女永远在一起过着劳累并快乐的日子。
时间见证了村庄沧桑的容颜,那些父辈曾用过的麦耧、手推车、犁、耩、耙、耱等农具许多都已退居,有的甚至遗失,或是另作它用。但她们给村庄都留下了深深的印记。那一些精疲力尽的咳嘘声,和一些无望的眼神,随着时光的变迁,也变得那么从容,那么坦荡。他们所有对村庄那深沉的留恋,都会被时间淹没在无情的岁月里。
城市的脚步是昂扬的,村庄却以蜗牛的姿态前行。城市有太多的忙碌,有太多的应酬和繁华。村庄却与她的子民朝夕相处,她能宽恕她那些贫困的子民所犯的过错,她会让他们安心地在这里生活。虽然她不能给他们丰盛的物质,但她的大爱与慈善却能让他们有永远的依靠。
早上温和的阳光照射着村庄。村庄依恋着大地,大地仰望着村庄。村庄里那些鸡鸣狗叫,牛羊哞咩的声音,农人抽着烟卷咳嗽的声音,妇人的叫骂声,小孩的哭闹声,庄稼的丰长声,蜂蝶的起舞声,小河的喧哗声等,都在大地初醒的怀里舒展开来。
如今父亲老了,村庄也变了。父亲当年那热火朝天的干劲已完全丧失,村庄也没有了当年的繁华和生机。只有一些孤独的老人和留守的儿童看着村庄的大门,他们时常盼望着在外打工的亲人能够平安归来,能够带回一些惊喜,也祈愿村庄能给他们留下的理由。
我一个人走在田间的小路上,我在努力寻找父辈们光着脚片穿着土布鞋在田间劳作的影子,他们那时是多么的有力呀!他们大声说话,大口抽烟,他们的汗水亮晶晶的,他们顾不得擦拭,任凭汗水一滴一滴地落在田地里,落在庄稼的心上,他们的每一滴汗水都会浇灌一片庄稼,都会让庄稼满足和丰盈。
起风了,风中刮来田野的芳香。让我闻到了大自然最美的味道。也飘来一种拨动人心的天籁之音,那是父辈们常年累月喘息的声音,也是庄稼在这片沃土上撒欢的声音。
作者简介
北尘,原名杨发兴。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渭南市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青海湖》、《文化艺术报》、《陕西日报》、《渭南日报》、《文学陕军》等报纸期刊和网络媒体。
洽川文学投稿须知
“洽川文学”感谢您的积极投稿,投稿要求必须原创首发作品,文责自负。投稿形式:作品+作者简介+作者照片+联系方式。投稿邮箱:hcwxbjb@126.com。【征稿启事】《洽川》常年征稿启事近





【洽川文学】王立乾 || 家书(闪小说)
【洽川文学】任伟峰 || 用岁月在街市的片隅里写诗
【洽川文学】杨陈光 || 父 子
【洽川文学】赵湄 || 洽川二题(“秦晋豫黄河金三角十六市县作协联谊会‘洽川之秋’采风活动作品选登(十 五)
【洽川文学】张辉祥 || 茶淡心闲
喜欢我请分享你的朋友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