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江北文学:(小说连载)只为那句承诺 (五十二) II 刘风旗

只为那句承诺
第五十一章 快点儿撵上她们
山村的严冬,冷风刺骨,路旁干涸的沟渠里长满了干枯的荆棘和野草,荆棘枝桠上的针刺很干很硬。
一瘸一拐的张书生,跟在“大炒勺”的后边,两个人惶惶如丧家之犬,沿着公路旁边干涸的排水渠逃出了镇外。
酸酸甜甜饮品制造公司突然被查封了。
这天下午,刚刚上班,正在厂子门口的二毛,发现来了一帮穿制服的人,这帮人二话不说,就往厂子的两扇大铁门上贴封条,封条上印着鲜红鲜红的圆章。
二毛见状,立即掏出手机报告给了张书生。
张书生正在办公室与“大炒勺”分析着造假露馅的原因,为凭空赔掉的几十万块钱心疼不已,并准备商议公司下一步怎样继续造假,抓紧赚钱堵窟窿的计划。
张书生忽然接到了二毛慌里慌张的电话。
电话座机的免提声里,只听见二毛说了一句“他们来封咱厂子了!”
紧接着电话里就响起了一阵非常嘈杂的声音。
张书生和“大炒勺”听到电话里,好像有人在大声喊:“张二毛,他就是张二毛!” 紧跟着传来的是二毛急赤白脸的喊叫声:“你们凭啥抓俺?凭啥抓俺?”
张书生跟“大炒勺”迅速对望了一眼,“大炒勺”扭身就走,张书生也立即跟着跑了出去,他俩从厂子的小后门溜走了。
张书生和“大炒勺”的衣服和鞋子,已经被沟渠里的荆棘,挂破了好多处,两个人哪里还顾得上,一边跑,一边回头,看是不是有人追来了,张书生一晃一栽地紧紧追赶着“大炒勺”的脚步,只恨爹娘给自己少生了两条腿,只盼着西山的太阳快点儿落山。
“哎,你看,有两个骑自行车的,刚从公路上过去,俺看着,像是山杏她们。”
“大炒勺”个子高、腿也不瘸,一边跑,一边探出脑袋,观察公路上的情况。
“大炒勺”发现,山杏一个人骑着一辆自行车、小帅骑着一辆自行车驮着茹梅,刚刚驶过。
“大炒勺”回过头儿来,对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张书生说,“跑快点儿,快点儿,撵上她们,把她们的自行车抢过来!”
张书生一听,就明白了“大炒勺”的意思,也赶忙加紧了步伐。
原来,张书生他们的厂子和车间,被查封以后,很快,工人们就全都解散回家了。
山杏、茹梅她们回家的路,都是缓缓的上坡路,她们心情好,一路上兴高采烈,边说边笑。
忽然,山杏听到身后一声呼喊:“山杏!”
还没等山杏回头儿,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的茹梅,就首先看到了,她对山杏说:“山杏,是‘大炒勺’,还有张书生。”
山杏停下了自行车,小帅和茹梅也停下了自行车。
还没等他们跑到跟前儿,山杏就发现了张书生和“大炒勺”的一副狼狈样儿,她立刻断定他们这是在逃跑。
山杏不愧是村干部、村妇女主任,关键时刻,胆气过人。
山杏对茹梅悄悄说了一句:“拦住他们!”
山杏和小帅先后把自行车支在了路边,三个人一字排开,站在了路中央。
山杏、茹梅两个女人俨然仗剑江湖的侠客一般,浑身上下充满了正气和豪气。
当一个人面对仇人和爱情的时候,往往就会情不自禁地充满了勇气而忘记了自己的力量,男人如此,女人尤其如此。
“大炒勺”喘息着,来到了跟前儿,张书生已经跑得几乎没了力气,双手摁在双腿膝盖上,弯着腰,大口地喘着气。
“呵呵,你们终于遭到报应了。”山杏的话里话外,透着幸灾乐祸的味道。
张书生听到后,直了直腰,咧着嘴问:“山杏,你刚才说啥哩?”
“俺是说,你们昧着良心造假售假,让人家封了厂子活该!” 山杏对他们造假的事情非常气愤,有些义愤填膺。
“俺告诉你们吧,那些索赔的销售商,都是俺告诉他们的,都是俺动员来的,你们那些假货,也是俺让茹梅给事先做好了记号,然后告诉了销售商,俺再告诉你们,俺早就打听了,你们这么做是犯法的!哦,忘了问问你们了,你们这是准备往哪儿跑呀?”
山杏感觉自己就像路见不平的侠义英雄,语气里充满了复仇之后的痛快和得意。
山杏心眼儿不少,但脾气性格,和他那个直筒子表哥铁柱比也强不了哪去,只顾得自己痛快了,还没等人家问,就一股脑儿地和盘托出了。
张书生、“大炒勺”被山杏的话震惊了!
他们没想到,造成他们举债赔偿的人,居然是山杏和茹梅,导致厂子被查封、吓得他们屁滚尿流、慌不择路逃跑的罪魁祸首,居然也是这两个女人!
顿时,“大炒勺”恨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他对张书生轻轻说了一句:“先收拾了她们再说。”
“大炒勺”和张书生两个人恶狠狠瞪着眼睛,分开左右,逼向了山杏,茹梅见状,抡起手里的挎包儿砸向了张书生,张书生转身扭住了茹梅的胳膊,小帅快速跑到张书生的侧面,狠狠地给了张书生一拳头,张书生撒开抓着茹梅的手,回身与小帅扭打在了一起。
山杏一见“大炒勺”来势凶猛,转身就走,她那零碎小步哪里敌得过“大炒勺”的大长腿,没跑几步就被“大炒勺”抓住了胳膊,他把山杏的两只胳膊拧到了背后,疼得山杏朝前弯下了腰,倔强的山杏破口大骂。
这时,“大炒勺”忽然发现一辆挂着警灯的面包汽车,正在“吱吱哇哇”叫着驶来,冲着张书生高喊了一句:“警察来了,快跑!”
“大炒勺”刚刚松开双手,山杏就顺势抱住了“大炒勺”的左腿,紧紧拖住了他,穷凶极恶的“大炒勺”从腰里掏出一把七寸匕首,朝着山杏的后背猛刺了一刀。
“大炒勺”踢开山杏,转身就跑。
正与小帅扭打在一起的张书生,尽全力挣脱掉小帅,也想快点儿跑掉,听不见声音的小帅,正在纳闷儿张书生咋突然不打了,他忽然发现,姐姐茹梅扑上来抱住了张书生的小腿,张书生抡起拳头就打,小帅见状,立刻从张书生的身后死死抱住了张书生的身体和胳膊。
茹梅姐弟俩就像箍桶的铁箍儿一样,牢牢地困住了张书生。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大炒勺”刚跑几步,就被迎面站立的两个男人拦住了去路。
原来,文强和陈东一人骑一辆摩托车,正在去往镇上,陈东想去镇上购买急用的机械配件,当他找文强请假的时候,文强说:“咱俩一块儿去吧,俺也正想到镇政府去打听一下上边的补贴到了没有。要是有时间咱再一块儿到酸酸甜甜公司去一趟,你去看看山杏,俺去看看茹梅小帅。”
事有碰巧,也活该“大炒勺”在劫难逃。
文强和陈东离老远就发现,前边正在扭打撕扯的一伙人,里面好像有山杏和茹梅的身影,他们加大油门儿到了跟前儿,刚刚站下,就挡住了“大炒勺”的去路。
“大炒勺”正在愣神儿,突然,刚刚赶到的两名警察从他身后,一人一脚踹向了他的膝窝儿,猝不及防的“大炒勺”一下子跪在了马路上。
警察把带着手铐的张书生和“大炒勺”押上了警车,文强、陈东、小帅帮着警察,把鲜血已经染透上衣、昏迷不醒的山杏,抬上了警车。
惊魂未定的小帅、茹梅,一人推着一辆自行车,朝村子的方向走去。
文强、陈东两个人骑着摩托车,紧紧尾随着警车,奔向了县医院。
医院手术区的磨砂玻璃门外,文强坐在等候椅上,陈东焦急地踱来踱去,忽然,玻璃门开了一条缝儿,一位探出脑袋的大夫摘下一只耳朵上的淡绿色口罩带儿问:“家属呢?”
陈东、文强迅速地凑了过去,这位大夫说:“病人失血太多,需要补血,血浆不够,亲属里有没有B型血的?”
文强说:“俺是O型,用俺的吧。”
陈东说:“俺是B型,用俺的。”
大夫对着陈东说:“你跟我来吧。”
陈东跟着大夫进了手术区,他在手术室的门口看到了昏迷中的山杏,她脖子以下全部被遮挡了起来。
陈东不由得一阵心疼,觉得鼻子酸酸的,他从心里默默祷告:山杏,你坚强点儿,俺还等着娶你哩,不允许你就这样不管俺了。
山杏的脸色,苍白如纸……

刘风旗,笔名家东家西,工薪阶层,业余时间喜欢阅读和写作,曾在《杂文报》等报刊发表过多篇文章,创作过长篇乡土小说,曾经自娱自乐自建平台自己发表自己的作品。
江北文学
关于赞赏
1.一周内阅读量100人以上,赞赏金20元以上(不含20元),作者可得百分之六十
2.一周内阅读量500人以上,赞赏金30元以上(不含30元),作者可得百分之八十
作者10天之内,主动联系平台,过期不联系视为支持平台运作!谢谢!
关于投稿
★★投稿格式:作品题材+作者姓名+作品题目。附件发生活照片一张。★★作者简介格式:姓名、笔名、微信名、通讯地址、电话、文学创作成果等。
★★投稿邮箱:361899772@qq.com
★★从本月1日开始,本刊特举办已刊发作品阅读量比赛,每月一次,以当月所发作品参赛,第一名作品阅读量超过千人,奖20元,第二名作品阅读量超过五百人,奖10元,月底公布名单并发放奖金。
关于我们
总编:木杉 策划:小白主人
文学总监:牛兰学
副总编:筱汐(古诗词)
副总编:雪之梅(散文)
副总编:蓝天白云(现代诗)
文学顾问:笑神清风 杨功夫
古诗词主编:筱汐
现代诗主编:蓝天白云
散文主编:雪之梅
书画主编:顾祖华
小说主编:老刀把子 可行(武汉交)
技术指导:石明
特约主播:祥云 聪慧
编委会:小白主人,雪之梅,老刀把子,顾祖华,蓝天白云, 可行(武汉交), 祥云,蕙质兰心,Miss秋
中国-江北文化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