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王冰|| 小小说;哑巴的“新婚”【一】

文学爱好者的创作平台散文/诗词/ 小说/ 情感
哑巴的“新婚”
文/王冰

哑巴男人死了,在隆冬的那天夜里。据说:他偷隔壁光棍时被人发现了,之后用切面刀砍死了光棍,自己悬樑吊死在光棍家里。
东窗事发之后,光棍的外甥们从古城专程赶了回来,一口咬定说他舅丢了三千块钱和一个死期存折。俩家就这样吵吵闹闹着。亲戚们闻讯都来助威。
哑巴男人临死前用铅笔在一张烟盒内纸的背面白处歪歪扭扭写着一行小字:“我没偷人。”一个哑巴女人,一双念小学的幼女。日子恓恓惶惶,谁瞅都熬煎。
光根死像很惨。赤裸裸着瘦削的身子,唯一遮体掩丑的一件花花布裤衩子,脏污、宽松。歪坐在尿罐上,头仅连一丝丝皮。看样子冬夜里的光棍还没反应过来的样子。
重山层层叠围着,乡村就显得贫穷落后。落寥的村庄原本静寂,像一个被遗弃的孩子。警啼声呼啸而过之后,又恢复了原本死一般的平静。刹那间,空气里潜移默化平添了几份恐慌不安。
“难怪,那夜浓雾锁罩,黑天地黑,冷得怕怕。”一个瘦老人说
一个稍胖的中年说:“天冷自有道理。嗔没想到会出这事!平日里寡言少语、老实巴巴的冷娃能做下这大活!蔫蔫子货。”
“没听公安咋说?”
“还能咋说?各埋各的人”
“莫不是天年瞎了?”
“也就是。像没了世事?”
言毕,一个给一个掏了根红公主烟,点着火后步伐沉重转过高山庙岭的大转弯,龙虎峡峡口,向十里外的山集走去。
冷娃砍死了光棍,又悬樑吊死在光棍家里。此事,箭一般神速在山谷里传开了,往夕平静的乡间,罩在一层不祥的阴影中。山里人就图个嘴巴功夫,一见面就不由自主,相互谈论评说着此事。内心多少是恐慌的,大人小孩都提心掉胆,仿佛刚刚发生,惑者随时随地都有可能重演。
光棍断了香火,后继无人。外甥、亲戚们草草料理了后事。至于冷娃,人都死了,一个哇哇哇靠打手势的哑妻、俩个幼女,两间土墙房,有啥油水?西域从军的亲兄弟回来了。村干部作主,用他家唯一的一个旧三根柜做棺材,装进去、钉上盖了解。
丧事,是同一天办的。至于光棍的外甥亲戚们,心思着博得颜面,破费恳请了乐队……
空旷的山间,平地里新添了覆盖新土的坟。
王冰:陕西商洛人,一个爱好文学的农民,闲暇时机放下锄头,捡拾发生在身边趣事。
乡土蓝田投稿简介
1、投稿邮箱1243809605@qq.com,也可微信z17868792596联系平台小编投稿,题材以小说,散文,诗词,古文,乡土,情感等文学为主。
投稿文责自负,要求300字以上,【投稿前请仔细完善作品段落,字词引用,并附上作者简介及照片】,作品原创首发请注明,作品如有抄袭永不录取,作品一周内没有发表请另投别处。
2、《乡土蓝田》已开通头条号、企鹅号等各大平台,并同时推广投稿作品,是书写乡土、寻觅交友的方便平台。
3、平台作品中图文来自网络的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平台小编 :张勇【网名:草根牧羊】
微信:z17868792596
平台群主 :陈通【笔名:张奋斗】
微信:wxid_cu6y5zxnsgqz21
平台宗旨:搭建一方乐土,实现文学爱好者的梦想!

目前1000+文学爱好者关注并加入我们
往期作品
张天正||蓝田县蓝关古道.发现又一巨型摩崖石刻
刘新锋||辋川—一帧梦乡里的插图
臧兆林||忆父亲临终的那几天
王件件||小诗一首【一片苍白】
兀安邦||洩湖镇兀家岩的兀姓从何而来?
段利红||乡愁也许是那一缕缕炊烟
靳洪涛||蓝田葫芦岔一个值得去的地方
曹卫军||我爱咥家乡的面
张勇||蓝田饸饹
何宏远||父亲的背影
张安生||城墙往事
杨高利||夏夜忆母爱
武文||我的根在辋川
蓝田村史||前卫镇陈庄村
靳栓岐||普化景靳村史
—乡土蓝田平台—
长按二维码关注
创作不易,欢迎鼓励点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