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黄晓鹏:花开清香六月天

花开清香六月天
文/黄晓鹏每一天都似乎漫长难捱,但也已经开学一个多月了。疫情还没有结束,班主任工作更加繁重了,尤其是农村寄宿制初中。
作为班主任,每天需要给学生测量体温,填写防疫表格,给教室、宿舍消毒……再加上隐隐地担心被传染上新冠肺炎病毒,每天,我都感到压力山大,烦恼忧愁,疲惫不堪。
一个周三的早晨,5点20分闹钟铃响,我准备去上早自习。随手打开手机,学校班主任群的一条信息跳入眼帘:昨晚八(2)班女寝说话严重,特此通报!请班主任加强管理。这些女孩子也太不让人省心了!每天千叮万嘱,嘴皮子都快磨破了,她们还是管不住自己!风驰电掣般地骑电车赶到学校,把两个寝室长喊出来“审问”,把几个“作案者”狠狠地批评了一顿。最后,又温言抚慰了一番,毕竟,她们正值“叛逆期”。
中午,午休结束。值班领导用广播通报批评了一些违反纪律者。出乎意料的是,我班竟有4名学生“光荣”在列!我早晨才在班上整顿过纪律呀,真不长记性,真是“祸不单行”……顿时,气得我睡意全无,头昏脑涨,心脏“咚咚咚”地快速跳动起来。强压住怒火,在炎炎烈日的暴晒下,我急急忙忙赶到班上,把4名“罪犯”“好好教育”了一番,并让值日班长“依法”处罚。
唉,现在班主任这工作真不好干啊!农村的大多数优秀学生,都跑到县城里的学校去了;农村留守学生越来越多,他们的爷爷奶奶只是一味地宠溺,根本不管或者管不住。大多数留守学生不良习惯较多,学习成绩靠后。学生的成长成才不能单单靠老师……长此以往,广大农村教育的前景堪忧啊……我心烦意乱,两手微微颤抖,升腾而起的怒火久久难以抑制。这时,我脸上的表情可能是难看的铁青色吧?我的感冒还没有好,刚才由于说话多,嗓子又痒又疼,我连忙走出教室,大声咳嗽起来……
“老师,刚发的校报上,刊登了咱班的小欣写的一篇作文,是写您的。”一位学生递给我一张校报。学生写我的?我找到那篇作文《我们的“老班”》,努力调整一下情绪,阅读起来:“……‘老班’是一个执着的人,也是一个负责任的人……‘老班’其实是外表严肃,心地善良……这个教我八年级语文的‘老班’,是我见过最勤奋的‘老班’,也是最特别的。我们的‘老班’,是学校公认的好‘老班’,也是我心中的好‘老班’!”渐渐地,开学以来一直笼罩在心灵天空的阴霾,不知不觉地消散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8个大字熠熠生辉,闪耀在脑海之中。我又不由想起了《孟子》中的一句话:“学不厌,智也;教不倦,仁也。”在这炎热如火的6月天里,似乎有一道清亮甘冽的山溪,穿越郁郁葱葱的绿林,琮琮琤琤地流入我的内心……诚然,教师的工作是辛苦的,生活是清贫的,但如果能被学生理解、认同,那么,作为教师就是幸福的!我的心里,不觉开出一朵美丽的花来,清香四溢,轻歌曼舞,在这特殊的疫情期里。【注:图片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黄晓鹏,70后,河南新野人,中学教师,文章散见于《河南日报农村版》《教育时报》《作文指导报》《躬耕》《南阳日报》《南阳晚报》等报刊,工作之余,信笔涂鸦,喜欢一副对联:茶亦醉人何必酒,书能香我不须花。
本期责编:刘明月
往期精彩回顾:
黄晓鹏:我有一个梦
黄晓鹏:【散文风】 女儿的眼泪
黄晓鹏:【散文风】 换位
黄晓鹏:【教师节专刊】在上港乡庆祝第35个教师节表彰大会上的发言
黄晓鹏:【散文风】天上掉下个小星星
黄晓鹏:【散文风】最忆童年捉小鱼
黄晓鹏:【散文风】那一刻,我突然泪奔
黄晓鹏:【散文风】晚风中的告别声
黄晓鹏 :【散文风】春读杜甫
黄晓鹏 :【散文风】春天里的微幸福
黄晓鹏 :【散文诗】情语绵绵
黄晓鹏:【散文风】品读陆游
黄晓鹏:【散文风】重聚在寒冬
黄晓鹏 :【散文风】 欢聚平安夜
黄晓鹏 :【春晖行专版】春晖之约
黄晓鹏:【散文】离别之后的故事
黄晓鹏:【散文】毕业季,告别辞——给学生
黄晓鹏:【散文】离别之后的故事
黄晓鹏:【散文】毕业季,告别辞——给学生
黄晓鹏:【散文】只愿你的追忆有个我——致中三毕业生
黄晓鹏:【散文】爱,需要表达

听说转发文章
会给你带来好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