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上杭县

外刊 | 西方政治的新分界线,别再论左右翼了……

点击上方“社会科学报”关注我们哦!
外刊速递
现代西方国家通常以左翼或右翼来区分不同的政治立场。然而,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经济地理格局的演变,受教育程度较高的城市居民与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农村人口之间的鸿沟,已俨然成为西方政治的新分界线。2018年12月13日,《华盛顿邮报》网站刊发著名专栏作家法里德·扎卡利亚(Fareed Zakaria)的文章,对这一问题进行了分析。
《华盛顿邮报》:西方政治的新分界线
熊一舟/编译
图片 | 网络


受教育程度较高的城市居民与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农村人口之间的鸿沟,似乎已成为西方政治的新分界线。“局外人”感到被忽视或被轻视,对大都市的精英感到深深的怨恨。这既是一种阶级,也是一种文化,但其中也有很大的经济因素。
  


布鲁金斯学会的数据显示,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就业增长的72%来自全国53个大城市。在理解这一数据导致的结构性分化时,请记住美国所有城市人口加起来占全国人口的62.7%,但只占全国土地的3.5%。《华尔街日报》指出,美国城市和农村的命运已经发生了逆转。上世纪80年代,城市功能失调,犯罪猖獗,大批居民逃离城市。今天,城市蓬勃发展,安全形势相对较好,而农村地区却饱受各类问题的困扰。这种城乡差距在法国、意大利、英国和其他许多西方国家也存在。
  


情况还有可能变得更糟。经济学家达隆·阿西莫格鲁(Daron Acemoglu)和帕斯夸尔·雷斯特雷波(Pascual Restrepo)的研究表明,使用机器人确实会减少就业,每使用1台机器人将减少约6名工人。此外,阿西莫格鲁和雷斯特雷波的研究发现,在美国,机器人主要部署在中西部和南部。美国大都市地区通常拥有丰富且不断增长的创意和服务行业,而农村地区则不太可能成为科技、娱乐、法律和金融中心的所在地。在美国中西部的农村地区,通常主要的就业渠道是政府和医疗保健行业。
  


汤姆·布罗考(Tom Brokaw)1998年出版的《最伟大的一代》(The Greatest Generation)一书,讲述了许多没有受过大学教育、住在远离大城市地方的人的故事。这就是“真正的美国”。法国各地的类似地区曾被称为“法兰西腹地”。今天,它们却成为了令人绝望的地方。
  
在尤瓦尔·赫拉利(Yuval Harari)的新书《今日简史》(21 Lessons for the 21st Century)中,这位以色列历史学家指出,20世纪的意识形态将普通人置于中心地位,向他们承诺美好的未来。但今天,世界需要的似乎是一些更有头脑的人,一些能用计算机和机器人规划未来道路的人。所以在法国,在英国,在美国,那些普通的人,他们没有花哨的学位,没有参加TED演讲,没有资本和人脉,会有理由怀疑:我们将如何安身立命?这似乎是一个无解的问题。


文章原载于社会科学报第1639期第7版,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文中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相关文章
观点 | 总跟着西方理论学说话,中国话语体系的建设任重道远!

西方不平等研究,真的能改变社会不平等吗? | 社会科学报
莎剧折子戏:艺术“不分”东西方 | 社会科学报
社会科学报
做优质的思想产品
官网
http://www.shekebao.com.c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