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张云婷|奶奶(散文)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关注美丽洪城!
洪城文艺
一个成就文学与艺术梦想的平台~266期
奶奶
文|张云婷

人生如梦,往事如烟,在漫漫的岁月长河中,奶奶离开我们已整整十六年了。不知道为什么,奶奶的离开没有因为时间的长久而淡忘,反而我和奶奶在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在我的脑海里越来越清晰。
打开记忆的闸门,奶奶生前对我的疼爱,对邻居的帮助,和奶奶在一起做游戏,唱儿歌的往事,都像复印机复印文件一样,在我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反复呈现。一串串儿时的记忆强烈地撞击着我的心胸,迫切地想拿起笔,记下我和奶奶所有在一起生活的时光。
奶奶出生在安徽省嘉山县紫阳山下一大户人家。是土生土长的北方女子。虽说是农村人,但是一辈子几乎没下地干过农活,长得眉清目秀,举手投足之间透露着大家闺秀的端庄秀气。奶奶有一手无人能比的女红和一身无人能超越的做饭技巧。我看的最多的就是奶奶拿着针线在做衣服,或在锅屋里做饭。
以前好像没有卖衣服的,都是自己买布回家自己做。目不识丁的奶奶会做大人穿的大襟褂子和孩子穿的开裆裤。裁剪缝制一气呵成。以前的纽扣都是碎布用针线绞成布条,盘成琵琶纽扣,蝴蝶纽扣、一字纽扣等。奶奶会把布斜剪成大约三公分的布条,两边对中间均匀迭好,再对折。拿针线把接口均匀地缝上,针眼密密麻麻得像芝麻粒一样均匀地在布条上向前延伸,缝有一尺长的时候,奶奶就会把一头放在屁股下坐着,一头拿在手里,飞快地向前缝制。我会站在奶奶的后面,帮助奶奶把屁股下的布条往后拽。奶奶也不看布条和针线,凭直觉就能准确无误的把布条缝制完成。布条缝制好以后,就开始盘纽扣了。这是技术活,只见奶奶像玩魔术似地把布条飞快地上下左右穿插盘旋,眨眼间一颗纽扣就盘好了。看得我眼花缭乱,我也曾经跟奶奶学,由于自己太笨,至今也没学会这技术。这纽扣结实耐用外形美观,很多人都不会盘这种纽扣,她们就会找到奶奶,跟奶奶学盘纽扣,或干脆请奶奶替她们把纽扣做好。奶奶是来者不拒,总是让她们高兴而来,满意而归。现在这盘纽扣的手艺好像也失传了,我周围的人没有一个会盘这纽扣。
自古以来,婚丧嫁娶请客吃饭都是民间传统。红白喜事也会请亲戚朋友来家里坐吃三天。谁家有事请人吃饭,他们就会找奶奶去替他们家煮米饭。以前农村的大草锅,要想做出一大锅或者几大锅香喷喷的米饭,必须要细心掌握火候的大小,水和米的比例,不然就会把一锅米饭烧糊了,糟蹋了白白的大米。而我细心的奶奶,总能做出一锅或二锅三锅珍珠玛瑙似的大白米饭。米饭的香味溢出锅屋,飘香入鼻,让人不饿没菜都想吃二碗大白米饭。
奶奶会讲很多故事。其中有个故事叫《邋遢夫妻》,至今我还记得。说从前有一对夫妻懒惰邋遢还很穷,女人不刷锅,男人不洗脚。有天晚上一个小偷去他家偷东西,看了一圈他家啥也没有,贼不走空的古训让小偷没办法,只好把他家的锅偷走,女人听到动静,慌忙喊男人去追小偷。快追到小偷了,小偷回头用刀砍男人,男人吓得掉头就跑,一刀砍在男人的脚后跟上。男人哭着跑回家说被小偷砍伤了,女人仔细看看,哈哈大笑,脚后跟只是砍掉了一块灰罢了。男人到锅前看看,也笑了,小偷只不过偷走了因常年不刷锅而形成的锅粑。
我最喜欢的还是和奶奶在一起做游戏。有个游戏的名字叫“打鼻子眼”。我和奶奶面对面坐着。我把右手放到奶奶的左手里,手心朝上,我的左手食指点在我的鼻子上。奶奶左手轻轻拍打我的右手心,轻声地说“眼睛”我必须立马把点在鼻子上的手指移到眼睛上,我就赢了。手指能指到的地方奶奶都可以说。而我常常是奶奶说眼睛,我点嘴巴,奶奶说嘴巴,我又慌忙地把手指点到了耳朵上,奶奶说耳朵我又点到了后脑勺。点错了奶奶会笑着说,呦呵,我孙女眼睛长到嘴巴上了,说完我们会笑的前仰后合,把眼泪都笑出来。这个游戏我几乎没赢过,老是点错。玩一会笑累了,奶奶又换了一个游戏。我坐到奶奶怀里,奶奶拿着我的右手,依次扳着我的五个手指,她说一句我跟着说一句:大拇指、二姨子、高三姐、穆桂英、逮到一个小伶伶。说完最后一句时,我会不怀好意地朝小叔叔坏笑再连一句,“逮到一个小伶伶”。因为小叔的乳名叫伶伶,小叔此时就会伪装发怒地说不许说,我们又一起哈哈大笑起来。以前的游戏都是信手拈来,依然玩的不亦乐乎。我的童年就在我和奶奶的笑声中不知不觉过去了。

转眼我上学读书了,每天晚上睡觉之前奶奶都会叫我把书上课文读一遍给她听,读完就睡。印象最深的是读《卖火柴的小女孩》《猎人海力布》,这两篇课文让我和奶奶留下了太多同情伤心的泪水。特别是《卖火柴的小女孩》。
我声音哽咽着把《卖火柴的小女孩》读完,读完以后我和奶奶都泪水盈盈。慈祥的奶奶在火光中把小女孩搂在怀里飞向了没有寒冷、没有饥饿、没有痛苦的天堂。奶奶说:“可怜的孩子到天堂就享福了”。我说:“奶奶,将来我也要跟你去天堂,奶奶到哪里我就到哪里”。奶奶说:“傻孩子,将来不管我去什么地方都会保佑你,永远不会让你挨冻受饿。”我很庆幸有个疼我爱我的奶奶。可怜的小女孩冻死在了大年夜,我夜夜抱着奶奶的小脚安然入睡做着甜甜的梦。我是多么幸福啊!
奶奶特爱干净,家里处处收拾得一尘不染。以前的衣服都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奶奶常常对我说,笑脏笑破不笑补。水又不要钱买,劲是浮财去了又来。舍得水舍得劲,家里处处都干净。
日月如流,光阴似箭,转眼便是几十年。人的身体就像一台运行的机器,总有损耗的极限。奶奶不知不觉变老了,身体一直很好的她在八十四岁那年走路需要拐杖了。眼睛看东西也模糊了,耳朵也有点聋了。奶奶说:“七十三八十四,阎王爷不请自己去,这两个年纪是人生的两个坎,很多人过不去,我可能也要到天堂去了”。我亲爱的奶奶凭着乐观的心态和健康的身体安然地度过了这两个坎。两耳不闻儿女事、安安逸逸度晚年。天天沉浸在四代同堂的天伦之乐中乐哉悠哉。
春夏秋冬,生老病死,自然规律谁也避免不了。奶奶在九十六岁那年春天,用三寸金莲走完了她幸运而完美的一生。没有一点预兆,静静地躺在床上再也没有醒来。算上闰年闰月奶奶活了一百多岁,四世同堂,健康长寿,奶奶葬礼上的碗被亲朋好友拿个精光。因为有个风俗,如果死者长寿家庭兴旺,她葬礼上的碗会被亲朋好友拿回家给自家的孩子吃饭,寓意孩子将来也能长寿安康。
奶奶走了,奶奶又没走。她留给我们许多精神上积极向上的东西一直还在,劲是浮财去了又来,这句话时常在我耳边回响。平凡而伟大的奶奶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作者风采
张云婷:女,网名天山雪莲,江苏泗洪人,喜文字,好音乐,偏爱种花养草。
往期
回顾
◆谢展/地图上的红圈圈(散文)
◆侯万明/我与焦裕禄的故事(散文)
◆陈双/回忆镰刀收麦(散文)
点击链接查看更多精彩>>
洪城文艺
名顾问:孙昊 刘萍 乔加林
主编:吴庆书
编辑:桂纯友 谢升高 孙修军 许彩军 满少萍 張修美 潘茂贵 张云婷
制作:今夜无眠
校对:谢展
邮箱:3391861563@qq.com.或发主编微信qs15312746255.
稿酬:稿费来自读者赞赏,六成付作者稿酬,四成留平台维护。
关注我们

感谢你的支持与信赖,在海量平台中选择关注我们!洪城文艺力推原创,打造精品,来稿文体、体裁、题材不限,诗歌、散文、微篇短小说均可,另收中长篇小说与故事连载。
今夜无眠
长按加主编微信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