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金岳霖先生_金岳霖先生中幽默滑稽

金岳霖先生

金岳霖有多爱林徽因,金岳霖先生在大学教授学问时有何趣事

问题补充:金岳霖有多爱林徽因,金岳霖先生在大学教授学问时有何趣事
●金岳林(1995—1984)著名哲学家和逻辑学家,杰出教育家,中国第一批院士。年轻时仪表堂堂,一米八的个子,极具绅士风度,堪称当时名士。学问广博,能言善道是一个很受欢迎的人。他平生唯一心仪的女子是林徽因,一个有着绝美容貌和绝代才华的完美女人。林徽因诗,画,文戏剧建筑件件拿的起放的下,她像一道风景,挡住了金岳林一生的视线。难怪作者把纳兰性德的《画堂春》用来形容俩人的一世情缘。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消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金岳林认识林徽因的时候,林已经是名花有主,,金岳林以最高的理智驾驭自己的情感,一生一世相守,十分难能可贵。更值得一提的是,同样是林徽因生命中重要的男人的徐志摩和梁思成,虽然林徽因完美无缺,徐志摩还是去追逐路小曼了,作为丈夫的梁思成在她死后也续弦了,只有金岳林把那份爱演绎的无比凄美,用一生的独身演绎了绝版的爱恋,让世人感受到那爱的深沉和无价。 也许是天妒红颜,一代绝伦才女林徽因1955年去世,时年51岁。金岳林回忆时说 :对于她的死,我的心情难以描述。对她的评价,可用一句话概括“极赞欲何词”啊!金岳林对林徽因的至情深藏一生。据说林死后多年,90岁高龄的金在北京饭店宴请好友,为林过生日,让所有朋友感叹唏嘘。

江曾祺 金岳霖先生 鉴赏 200字 急啊

●金岳霖在认识论方面,金岳霖肯定有独立于认识主体的本然世界。在其中,一方面有个别事物的变动生灭,另一方面有普遍共相的关联。认识主体通过他的认识活动就可获得许多关于本然世界的意念、概念、意思和命题。认识主体同时又应用他已获得的意念、概念、意思与命题去规范和指导他对本然世界的认识。金岳霖认为,认识有一发展过程,但本然世界是可以认识的。  金岳霖曾经说过:知识论是甚么似乎是一非常之容易回答的问题,它是以知识为对象而作理论的陈述底学问。它是学问,它有对象,有某某套的问题,对于每一套的问题,历来研究这门学问的人也有某某套的答案,而这些答案底综合成一理论的系统。它与别的学问底分别下节即提出讨论。知识论既以知识为对象,最重要的问题当然是知识究竟是甚么。可是对于这一问题我们现在无从答复,知识论之所以仍称“论”者也许是因为对于这一问题底答案即整部的知识论。江曾祺人生的苦与乐 别放弃 且说“分手” 爱情欺负什么人 运河的厄运 追踪历史之魂 佛缘 水中的面孔 赛里木湖畔 魔鬼城边百口泉 西施之美 权威的随和 重会金斯伯格 享受会议 公德何在 锦绣“钱”程 农民帝国 政治金钱 钱与名 小人效应 酒话 中国有奖 编辑说明: 出服说明 近年来,中国的做文创作入了一个令人欣喜的收获季节。作家们贴近 现实、体察民情、有感而发、为事而作,可谓题材广泛、品种多样、文采 飞扬而风骨淋漓,其数量也是中国文学史上所罕见的。 我们选编出版这套“三人行名家散文精品系列”,目的就在于以有限 的篇幅,比较系统地向读者提供一批尽可能新近的散文佳作。不难想象, 终年奔波于紧张繁忙中的最广大的读者,是无法读遍名家的所有作品的。 而这套名家散文系列的诞生,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这一突出的阅读矛盾。 至于“名家”的称谓,是指那些以出色的艺术劳动而蜚声文坛的著名 作家(主要是小说家、诗人、学者)。他们卓有成效的思索及耕耘,创造 了散文史上前所未有的精神财富。而入选的篇章,便是从名家们浩繁的创 作海洋中打捞起来的“佳作”。选编是一个评估与选择的过程,一个拷问 选编者观念及判断力的过程,因而其中必定渗透了选编者的感受、理解、 乃至正常的偏爱或倡导。而所谓“三人行”,仅仅是一种标志性的说法,其 含义也主要在于每本书将由三位散文作家加盟合成——一“三人行”的秩 序,我们则按作家的姓氏笔划排列。 “三人行名家散文精品系列”将分辑选编出版,每辑四种。我们期望 得到作家与读者的支持。

林徽因 金岳霖 徐志摩 陆小曼 什么关系?

问题补充:林徽因 金岳霖 徐志摩 陆小曼 什么关系?
●林徽因和徐志摩曾经在一起过 后来分手了 徐志摩和陆小曼后来在一起了 林徽因嫁给了梁思成 金岳霖暗恋林徽因 最后终生未娶 暮年金岳霖重谈林徽因 作者:陈宇 找个机会去拜访金岳霖先生,是心仪已久的事。这不仅仅因他是中国现 代哲学和逻辑学开山祖师式人物,还因为他有许多奇闻轶事令我好奇与 疑惑。 金岳霖一九一四年毕业于清华学校,后留学美国、英国,又游学欧洲诸 国,回国后主要执教于清华和北大。他从青年时代起就饱受欧风美雨的 沐浴,生活相当西化。西装革履,加上一米八的高个头,仪表堂堂,极 富绅士气度。然而他又常常不像绅士。他酷爱养大斗鸡,屋角还摆着许 多蛐蛐缸。吃饭时,大斗鸡堂而皇之地伸脖啄食桌上菜肴,他竟安之若 泰,与鸡平等共餐。听说他眼疾怕光,长年戴着像网球运动员的一圈大 檐儿帽子,连上课也不例外。他的眼镜,据传两边不一样,一边竟是黑 的。而在所有关于金岳霖的传闻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件事,是他终生未 娶。阐释的版本相当一致:他一直恋着建筑学家、诗人林徽因。 一九八三年,我跟我的老师陈钟英先生开始着手林徽因诗文首次编纂结 集工作。林徽因已于五十年代去世,其文学作品几乎湮没于世。为收集 作品,了解作者生平,这年夏天我们到北京访问金岳霖。这时他已八十 八高龄,跟他同辈的几位老人说,他有冠心病,几年来,因肺炎住院已 是几进几出了。他身体衰弱,行动不便,记性也不佳,一次交谈只能十 来分钟,谈长点就睡着了。几年前,在老友们的怂恿催促下,他开始写 些回忆文字,但每天只能写百多字。这一年由于体力精力不济,已停笔 了。听了这些话,我的心凉了半截。不过,一位熟知他的老太太的话却 给了我们一丝希望与鼓舞:“那个老金呀,早年的事情是近代史,现在 的事情是古代史。” 我们找到北京东城区干面胡同金岳霖寓所。进了他的房间,见他深坐在 一张低矮宽扶手大沙发里。头上依旧戴着一圈宽檐遮光帽,头顶上露出 绺绺白发,架着黑框眼镜。瘦长的双手摊在扶手上,手背上暴起一根根 青筋。两脚套着短袜,伸直搁在一张矮凳上。他的听力不佳,对我们进 来似乎没有什么反应。我们坐近他身边,对着他耳朵,一字一句地说明 来意。我趁陈钟英先生跟他慢慢解释的当儿,打量着屋里的摆设。屋里 右边,一张老式横案桌上摆着一些书,桌边挂着一根手杖,还斜靠着一 根拳头粗、一人多高、顶端雕有兽头的漆金权杖,大概是学生们送的。 作为哲学界和逻辑学界的权威与泰斗,这根金色的权杖,于他是颇具象 征性的礼品。屋子右边,则摆着一个有靠背的坐式马桶。他要靠人扶着 就此如厕。这金色的权杖与暗淡的马桶所形成的巨大反差,顿令我感到 人生易老,时光无情。 我们对着他耳边问谁了解林徽因的作品时,他显得黯然,用浓重沙哑的 喉音缓缓地说:“可惜有些人已经过去了!”我们把一本用毛笔大楷抄 录的林徽因诗集给他看,希望从他的回忆里,得到一点诠释的启迪。他 轻轻地翻着,回忆道:“林徽因啊,这个人很特别,我常常不知道她在 想什么。好多次她在急,好像做诗她没做出来。有句诗叫什么,哦,好 像叫‘黄水塘的白鸭’,大概后来诗没做成……”慢慢地,他翻到了另 一页,忽然高喊起来:“哎呀,八月的忧愁!”我吃了一惊,怀疑那高 八度的惊叹声,竟是从那衰弱的躯体里发出的。只听他接着念下去:“ 哎呀,‘黄水塘里游着白鸭,高粱梗油青的刚过了头……’”他居然一 句一句把诗读下去。末了,他扬起头,欣慰地说:“她终于写成了,她 终于写成了!”林徽因这首《八月的忧愁》是优美的田园诗,发表于一 九三六年,构思当是更早。事隔已半个世纪,金岳霖怎么对第一句记得 这么牢?定是他时时关注着林徽因的创作,林徽因酝酿中反复吟咏这第 一句,被他熟记心间。我看他慢慢兴奋了起来,兴奋催发了他的记忆与 联想,他又断断续续地记起一些诗句,谈起林徽因的写作情况。翻完那 本抄录的诗,他连连说:“好事情啊,你们做了一件好事情!你们是从 哪儿来的?”我们刚刚告诉过他,是从林徽因家乡福州来的,显然他倏 忽间就忘了。已经谈了十来分钟,他并没瞌睡,我庆幸地看着小录音机 一直在转动着。我们取出一张泛黄的32开大的林徽因照片,问他拍照的 时间背景。他接过手,大概以前从未见过,凝视着,嘴角渐渐往下弯, 像是要哭的样子。他的喉头微微动着,像有千言万语梗在那里。他一语 不发,紧紧捏着照片,生怕影中人飞走似的。许久,他才抬起头,像小 孩求情似地对我们说:“给我吧!”我真担心老人犯起犟劲,赶忙反复 解释说,这是从上海林徽因堂妹处借用的,以后翻拍了,一定送他一张。 待他听明白后,生怕我们食言或忘了,作拱手状,郑重地说:“那好, 那好,那我先向你们道个谢!”继而,他的眼皮慢慢耷拉下来,累了, 我们便退了出来。 很久以来,关于金岳霖对林徽因感情上的依恋我听了不少。林徽因、梁 思成夫妇都曾留学美国,加之家学渊源,他们中西文化造诣都很深,在 知识界交游也广,家里几乎每周都有沙龙聚会。而金岳霖孑然一身,无 牵无挂,始终是梁家沙龙座上常客。他们文化背景相同,志趣相投,交 情也深,长期以来,一直是毗邻而居,常常是各踞一幢房子的前后进。 偶而不在一地,例如抗战时在昆明、重庆,金岳霖每有休假,总是跑到 梁家居住。金岳霖对林徽因人品才华赞羡至极,十分呵护;林徽因对他 亦十分钦佩敬爱,他们之间的心灵沟通可谓非同一般,这是我早有所闻 的。不过,后来看了梁思成的续弦林洙先生的文章,更增添了具体了解。 据她说,一次林徽因哭丧着脸对梁思成说,她苦恼极了,因为自己同时 爱上了两个人,不知如何是好。林徽因对梁思成毫不隐讳,坦诚得如同 小妹求兄长指点迷津一般。梁思成自然矛盾痛苦至极,苦思一夜,比较 了金岳霖优于自己的地方,他终于告诉妻子:她是自由的,如果她选择 金岳霖,祝他们永远幸福。林徽因又原原本本把一切告诉了金岳霖。金 岳霖的回答更是率直坦诚得令凡人惊异:“看来思成是真正爱你的。我 不能去伤害一个真正爱你的人。我应该退出。” 从那以后,他们三人毫无芥蒂,金岳霖仍旧跟他们毗邻而居,相互间更 加信任,甚至梁思成林徽因吵架,也是找理性冷静的金岳霖仲裁。 几天后,我跟陈钟英先生再次访问了金岳霖。进了屋,刚刚跟护理阿姨 寒暄几句,想不到金岳霖闻声竟以相当纯正的福州方言喊我们:“福州 人!”我们不胜惊讶。这肯定是当年受林徽因“耳濡目染”的结果。我 们的话题自然从林徽因谈起。他讲着他们毗邻而居生活的种种琐事,讲 梁家沙龙谈诗论艺的情况,讲当年出入梁家的新朋旧友。我发现他称赞 人时喜欢竖起大拇指。他夸奖道:“林徽因这个人了不起啊,她写了篇 叫《窗子以外》还是《窗子以内》的文章,还有《在九十九度中》,那 完全是反映劳动人民境况的,她的感觉比我们快多了。她有多方面的才 能,在建筑设计上也很有才干,参加过国徽和人民英雄纪念碑设计,不 要抹杀了她其它方面的创作啊……”讲着,讲着,他声音渐小,渐慢, 断断续续。我们赶紧劝他歇一歇。他闭目养了一会儿神。我们取出另一 张林徽因照片问他。他看了一会儿回忆道:“那是在伦敦照的,那时徐 志摩也在伦敦。——哦,忘了告诉你们,我认识林徽因还是通过徐志摩 的。”于是,话题转到了徐志摩。徐志摩在伦敦邂逅了才貌双全的林徽 因,不禁为之倾倒,竟然下决心跟发妻离婚,后来追林徽因不成,失意 之下又掉头追求陆小曼。金岳霖谈了自己的感触:“徐志摩是我的老朋 友,但我总感到他滑油,油油油,滑滑滑——”我不免有点愕然,他竟 说得有点像顺口溜。我拉长耳朵听他讲下去,“当然不是说他滑头。” 经他解释,我们才领会,他是指徐志摩感情放纵,没遮没拦。他接着说: “林徽因被他父亲带回国后,徐志摩又追到北京。临离伦敦时他说了两 句话,前面那句忘了,后面是‘销魂今日进燕京’。看,他满脑子林徽 因,我觉得他不自量啊。林徽因梁思成早就认识,他们是两小无猜,两 小无猜啊。两家又是世交,连政治上也算世交。两人父亲都是研究系的。 徐志摩总是跟着要钻进去,钻也没用!徐志摩不知趣,我很可惜徐志摩 这个朋友。”他说:“比较起来,林徽因思想活跃,主意多,但构思画 图,梁思成是高手,他画线,不看尺度,一分一毫不差,林徽因没那本 事。他们俩的结合,结合得好,这也是不容易的啊!”徐志摩、金岳霖、 林徽因、梁思成之间都有过感情纠葛,但行止却大相径庭。徐志摩完全 为诗人气质所驱遣,致使狂烈的感情之火烧熔了理智。而金岳霖自始至 终都以最高的理智驾驭自己的感情,显出一种超脱凡俗的襟怀与品格, 这使我想起了柏拉图的那句话:“理性是灵魂中最高贵的因素。” 后来,我们的话题渐渐转到了林徽因的病和死。他眯缝着眼,坠入沉思, 慢慢地说:“林徽因死在同仁医院,就在过去哈德门的附近。对她的死, 我的心情难以描述。对她的评价,可用一句话概括:‘极赞欲何词’啊” 林徽因一九五五年去世,时年五十一岁。那年,建筑界正在批判“以梁 思成为代表的唯美主义的复古主义建筑思想”,林徽因自然脱不了干系。 虽然林徽因头上还顶着北京市人大代表等几个头衔,但追悼会的规模和 气氛都是有节制的,甚至带上几分冷清。亲朋送的挽联中,金岳霖的别 有一种炽热颂赞与激情飞泻的不凡气势。上联是:“一身诗意千寻瀑”, 下联是:“万古人间四月天”。此处的“四月天”,取自林徽因一首诗 的题目《你是人间四月天》。这“四月天”在西方通常指艳日、丰硕与 富饶。金岳霖“极赞”之意,溢于言表。金岳霖回忆到追悼会时说:“ 追悼会是在贤良寺开的,我很悲哀,我的眼泪没有停过……”他沉默了 下来,好像已把一本书翻到了最后一页。金岳霖对林徽因的至情深藏于 一生。林徽因死后多年,一天金岳霖郑重其事地邀请一些至交好友到北 京饭店赴宴,众人大惑不解。开席前他宣布说:“今天是林徽因的生日!” 顿使举座感叹唏嘘。 林徽因死后金岳霖仍旧独身,我很想了解这一行为背后意识观念层面上 的原因。但这纯属隐私,除非他主动说,我不能失礼去问。不过,后来 了解到了一件事,却不无收获。有个金岳霖钟爱的学生,突受婚恋挫折 打击,萌生了自杀念头。金岳霖多次亲去安慰,苦口婆心地开导,让那 学生认识到:恋爱是一个过程,恋爱的结局,结婚或不结婚,只是恋爱 过程中一个阶段,因此,恋爱的幸福与否,应从恋爱的全过程来看,而 不应仅仅从恋爱的结局来衡量。最后,这个学生从痛不欲生精神危机中 解脱了出来。由是我联想到了金岳霖,对他的终生未娶,幡然产生了新 的感悟。 一九八三年十二月,我们编纂好林徽因诗文样本,到北京人民文学出版 社送书稿,又再次去拜望金岳霖先生。 天已转冷,金岳霖仍旧倚坐在那张大沙发里,腿上加盖了毛毯,显得更 清瘦衰弱。我们坐近他身旁,见他每挪动一下身姿都皱一下眉,现出痛 楚的样子,看了令人难过。待老人安定一会儿后,我们送他几颗福建水 仙花头,还有一张复制的林徽因大照片。他捧着照片,凝视着,脸上的 皱纹顿时舒展开了,喃喃自语:“啊,这个太好了!这个太好了!”他 似乎又一次跟逝去三十年的林徽因“神会”了;神经又兴奋了起来。坐 在这位垂垂老者的身边,你会感到,他虽已衰残病弱,但精神一直有所 寄托。他现在跟林徽因的儿子梁从诫一家住在一起。我们不时听到他提 高嗓门喊保姆:“从诫几时回来啊?”隔一会儿又亲昵地问:“从诫回 来没有?”他的心境和情绪,没有独身老人的孤独常态。他对我们说: “过去我和梁思成林徽因住在北总布胡同,现在我和梁从诫住在一起。” 我听从诫夫人叫他时都是称“金爸”。梁家后人以尊父之礼相待,难怪 他不时显出一种欣慰的神情。 看着瘦骨嶙峋、已经衰老的金岳霖,我们想,见到他实不容易,趁他记 忆尚清楚时交谈更不容易。于是取出编好的林徽因诗文样本请他过目。 金岳霖摩挲着,爱不释手。陈钟英先生趁机凑近他耳边问,可否请他为 文集写篇东西附于书中。然而,金岳霖金口迟迟不开。等待着,等待着,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了,我担心地看着录音磁带一圈又一圈地空转过去。 我无法讲清当时他的表情,只能感觉到,半个世纪的情感风云在他脸上 急剧蒸腾翻滚。终于,他一字一顿、毫不含糊地告诉我们: “我所有的话,都应该同她自己说,我不能说,”他停了一下,显得更 加神圣与庄重,“我没有机会同她自己说的话,我不愿意说,也不愿意 有这种话。”他说完,闭上眼,垂下了头,沉默了。 林徽因早已作古,对一切都不会感知了。但金岳霖仍要深藏心曲,要跟 林徽因直接倾诉。大概,那是寄望大去之日后在另一个世界里两个灵魂 的对语吧。啊,此情只应天上有,今闻竟在人世间。我想,林徽因若在 天有灵,定当感念涕零,泪洒江天! 第二年的一天,偶然听到广播,好像说金岳霖去世,顿感怅然。找来报 纸核对,几行黑字攫住了我的心。 也许是天意吧。林徽因一九五五年去世,因其参加国徽和人民英雄纪念 碑设计有贡献,建坟立碑,安葬于八宝山革命公墓二墓区。梁思成文革 中含冤去世,文革后平反,因其生前是全国人大常委,骨灰安放于党和 国家领导人专用骨灰堂,跟林徽因墓只一箭之遥。最后去世的金岳霖, 骨灰也安放于八宝山革命公墓。他们三个,在另一个世界里,又毗邻而 居了。金岳霖从人间带去的话,终有机会跟林徽因说了…

高晓松究竟怎么说林徽因和金岳霖了

问题补充:高晓松究竟怎么说林徽因和金岳霖了
●很多人都认为林徽因很美,很多男人也确实一生为其倾倒,梁思成陪伴了她一生,金岳霖为了她终身未娶,徐志摩更是痴迷于她,为了来北京参加林徽因在北平协和小礼堂为外国使者举办的中国建筑艺术演讲会,特意坐飞机前来,结果天有不测风云不幸坠机身亡了。这样的一个女子确实是一个传奇。  近年来也有很多写林徽因传记的书籍,我也曾写过林徽因的剧本,在《如丧》这本书里收录了9个剧本,《林徽因》是大家公认的我写得最好的一个。  当谈论起女人的时候,也会有人问我喜不喜欢林徽因那样的女子。虽然曾经林徽因她们家跟我们家住对门,我们两家又是世交,我们两家房子也是一张图纸盖的,都是一模一样的,所以人家让我写林徽因我就写了。但是无论我写还是不写,我本人是不会喜欢林徽因的。因为男人很难满足那样的姑娘,她还经常审视男人。大家想你们跟一个爱人在一起,她天天这样审视你,然后你这里刚一开始张嘴,还没说瞎话呢,她已经把你看了一底儿亮了。你说这生活多没劲。  而且林徽因没朋友。我特别不喜欢没朋友的女性,女性一定要有一堆女性朋友,一定要有闺蜜,一定要没有男人陪着的时候可以唤来几个好姐妹做点女孩子都喜欢的事情,我才认为这个女性是健康的、正常的。林徽因的所有朋友都是男的,除了一个美国的女性朋友。而且当时周围的一些女知识分子都和她保持距离,凌叔华、冰心什么的,挨个儿挤兑她,所以我不可能喜欢林徽因。梁思成先生是例外,梁先生有那种敦厚、儒雅的品性,他愿意给林徽因鞍前马后地伺候着。我可不行,我永远不会去做那样的事。我这辈子就没有找过女知识分子,因为我自己没文化,所以我一看女知识分子头就大。摘编自《与青春私奔》

林徽因和金岳霖做过吗

问题补充:林徽因和金岳霖做过吗
●林徽因(1904年6月10日-1955年4月1日),女,汉族,福建闽县(今福州)人,出生于浙江杭州,原名林徽音,其名出自“《诗·大雅·思齐》:大姒嗣徽音,则百斯男”。后因常被人误认为当时一作家林微音,故改名徽因。

金岳霖为林徽因终生未娶吗

问题补充:金岳霖为林徽因终生未娶吗
●是。话说老金曾经也想过要放弃林徽因,找个女人好好过日子,林徽因听说后,就梳妆打扮一番,打开自家窗户“临窗作画”,给金岳霖“不小心看到”,那老金一看,如痴如醉。如此几次,老金把婚姻大事给耽搁了。

林徽因与金岳霖单独的照片

问题补充:林徽因与金岳霖单独的照片
●徐志摩本来喜欢林徽因的,可是那个时候林徽因和梁思成已经是一对了,他们亲朋送的挽联中,金岳霖的别 有一种炽热颂赞与激情飞泻的不凡气势。上联

金岳霖与林徽因

问题补充:金岳霖与林徽因
●金岳霖一九一四年毕业于清华学校,后留学美国、英国,又游学欧洲诸   国,回国后主要执教于清华和北大。他从青年时代起就饱受欧风美雨的   沐浴,生活相当西化。西装革履,加上一米八的高个头,仪表堂堂,极   富绅士气度。然而他又常常不像绅士。他酷爱养大斗鸡,屋角还摆着许   多蛐蛐缸。吃饭时,大斗鸡堂而皇之地伸脖啄食桌上菜肴,他竟安之若   泰,与鸡平等共餐。听说他眼疾怕光,长年戴着像网球运动员的一圈大   檐儿帽子,连上课也不例外。他的眼镜,据传两边不一样,一边竟是黑   的。而在所有关于金岳霖的传闻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件事,是他终生未   娶。阐释的版本相当一致:他一直恋着建筑学家、诗人林徽因。   真正懂得爱情的是金先生,他对林徽因的痴恋才叫“三洲人士共惊闻”。林徽因、梁思成夫妇家里几乎每周都有沙龙聚会,金岳霖始终是梁家沙龙座上常客。他们文化背景相同,志趣相投,交情也深,长期以来,一直是毗邻而居。金岳霖对林徽因人品才华赞羡至极,十分呵护;林徽因对他亦十分钦佩敬爱,他们之间的心灵沟通可谓非同一般,甚至梁思成林徽因吵架,也是找理性冷静的金岳霖仲裁。 汪曾祺在他《金岳霖先生》一文中讲道:金先生对林徽因的谈吐才华,十分欣赏。现在的年轻人多不知道林徽因。她是学建筑的,但是对文学的趣味极高,精于鉴赏,所写的诗和小说如《窗子以外》、《九十九度中》风格清新,一时无二。林徽因死后,有一年,金先生在北京饭店请了一次客,老朋友收到通知,都纳闷:老金为什么请客?到了之后,金先生才宣布:“今天是徽因的生日。” 金岳霖自始至终都以最高的理智驾驭自己的感情,他终生未娶,爱了林徽因一生。

梁思成和林微因、金岳霖的故事

问题补充:梁思成和林微因、金岳霖的故事
●梁思成与林相爱并结婚,他们的好友金岳霖爱林,并为她终身未娶。梁林同为建筑学家,当然梁的成就更高一些,金为哲学家,逻辑学家。楼主,像这样典型的问题,建议百度搜索,更详细。推荐阅读书目《西南联大的风流》

金岳霖与林徽因有孩子吗

问题补充:金岳霖与林徽因有孩子吗
●根本没起金岳霖慕林徽理智绅士林纯粹精神与尊重终身未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