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一瓣书香】赵军丨儿时的端午节

儿时的端午节
文/赵军
一瓣书香
端午节在我的印象中,依然有着那种纯朴的渴求的欲望,每每这个节日到来之际,就会勾起我泛泛的儿时印记,有时甚至无意中泪流成河。
说实在话,我们这些农村长大的娃,对50年前的端午节,有种天然的感情也不奇怪,那时的我们也不知道端午节到底是干什么呢,只知道能吃上一对麦面煎饼,条件稍好点或许能吃上一两枚粽子就是天大的恩赐,反正在13岁以前我是没见过粽子。
一瓣书香
还是在我大体6岁的时候,我第一次过上了端午节,六月的天气炎热,我的小伙伴们玩着泥巴,粪坑里寻找着金龟子,相互厮打闹腾着,晚上在皎洁的月光下,喊着’马之灵,叫马朝”,相互冲撞玩耍…听大人说过端午,生产队把刚碾出来的麦子每户分了两斗,父亲用那长满老茧的手拎起给我们磨面了,回家母亲给我们一家摊煎饼,用了姐姐在田间挑的野菜,当然还有不知在哪弄来的几根黄瓜,我嚷着要母亲只给我吃,母亲把瓤刻出来让我跟弟吃,说其他部分要调成菜卷煎饼。在调煎饼时,我一直不离土厨房,母亲弹一张我吃一张,到我吃饱才出厨房,刚到门前三婶喊:“二怪你这精屁股一条线不戴,你三姨给你绣了个荷包,有各色线线”。当荷包挂在了我脖项上,我高兴的不得了,急忙出去给小伙伴们炫耀,果然佩戴这个奢侈品的小伙伴寥寥无几,连同我的弟弟都在后边羡慕不已······当我玩够回家,看见父母亲拿着半片煎饼吃着,放着玉米窝窝头,就着上午没吃完的人汉菜,心里不禁感觉酸酸的了。
一瓣书香
在那困苦的日子里,父母把这些天真的孩子姓名保住,都是他们昼思夜想的最大问题。那时的天很蓝,六月的雷雨也经常奇特的光顾,一年中没几个节日,我和刘朝海齐小社几个可谓捣蛋鬼,没几个人能待见:罐黄鼠,偷西瓜,精成遍了!没办法,不那样,一年都甭想吃上瓜。而令人惊喜的端午节则自然让我记忆犹新了。
时光荏苒,到了改革开放初期,农村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端午节感觉慢慢的失去了吸引力,这些年端午节又被赋予了更多商业与人文使命,也成了国家法定节日,而童年那种拮据苦难的端午情节却让我久久难忘,如今,给予我生命的老父亲早已悄然离世,为我第一次系上端午荷包的三婶也永远活在了我们的心中,还好,我的老母亲还健在,孩儿道一声:你老人家辛苦了!让我们一起追忆流失的岁月,抚平游弋在心灵深处淡淡的伤感吧······
  
一瓣书香2018征稿启事及稿费、奖励机制
平台精彩文章和谷丨人在半坡
宗玉柱丨被带走的那人是谁
喊雷丨左邻右舍
蓝凤蝶丨匆匆又是年
张颉丨奶奶的吊篮
朱亚妮丨数字诗
刘喜阳丨百年前的刘集(上)
刘喜阳丨百年前的刘集(下)
吴宏博丨杀手的眼泪
林夕摄影丨富平的夜,令人迷醉
许毅斌摄影丨富平柿子红了
程 芳丨那年端午
作者简介:赵军,陕西富平人,大学本科,诗词朗诵家,陕西省作家协会成员,现任陕西岭中粮贸有限公司总经理,西北狼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陕西伟业樱桃示范区园长,富平县文化部顾问导师,在当地很有影响力的实力派歌手。
一瓣书香
微信ID: shuxiang616
投稿邮箱:yibanshuxiang919@163.com
附个人简介及照片
长按二维码关注
本期责编:王丽萍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感谢原创作者)
苹果手机长按左图赞赏
请注明给哪位作者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