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皮条客的价值

1
今年罗振宇在跨年演讲开头说:
我是从9月22日正式开始准备今年的跨年演讲。从那一天开始,我身边有一些朋友就在等着看我的笑话。他们说,看把你能的,还跨年演讲,看你今年怎么讲。
他这种自嘲式的开场有炫耀的味道,但更多的还是无奈。
四年前,罗振宇立下了做20年跨年演讲的志向时,话语环境比现在要宽松得多,虽然不至于想说啥说啥,最起码禁忌还没有现在这么多。
他的这种自嘲也是对未来的担心,毕竟有人买了20年的票。
罗振宇跨年演讲的题目《时间的朋友》出自李笑来的一本书,而就是去年,李笑来自己把自己的形象玩坏了。自己把自己定义成了骗子,把信他的人定义成了韭菜和傻X。
朋友是可以分离的,确切地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合作。你觉得你是时间的朋友,可有时间会把你踢下车。
谁敢说自己还能活20年,谁就是妄人。无疑,罗胖在成功的路上太志得意满了。
2
罗胖放弃用视频节目《罗辑思维》传播观点后,做了知识付费APP“得到”,开始卖知识。
现在知识付费的平台很多,“得到”是最成功的一个。
知识付费平台也是平台,和淘宝是一回事,找一些商家进驻开店,然后平台负责宣传,把商品卖出去。只不过商品不一样,它卖的是看不到摸不着的知识,一件商品还可以不限次地出售。
罗胖努力做的是在“得到”里卖一些“奇货”,或者把普通货包装成“奇货”。你叫猕猴桃,他叫奇异果。你说补充维生素C,他说能保护心脏。
罗胖的一大贡献是推广了知识付费这个概念。
知识付费的概念一出,就引发了很大的争议。
有人认为知识是人类共有的财富,不是每个人创造的,不应该付费。
这是一种非常狭隘的理解,知识付费平台出售的商品其实不是知识本身,而是服务,服务总是要付费的。上学也要交学费,付的钱不是买知识,是老师、校长、教职员工的劳务费,是为教室、桌椅、单杠的折旧费。
所以说,知识付费的本质是知识服务付费。
互联网知识平台也要有人来讲,也要有人来服务,也要有服务器,也要向通讯供应商买流量。
而它的最大优点是这些资源的利用率高,服务的价格就更便宜。
正常学校一个老师能教百八十个学生,在互联网上可以教几十万、上百万。
在学校里一个教授一年能挣几十万,而在“得到”,一个教授一年可以挣上千万,而一个学生只花了九十九或一百九十九。
这就是“得到”能成功之处,一是”奇货”可居,二是双赢。
3
一个最大的问题是,淘宝卖的商品可以不消费退货的,知识付费平台出售的商品没法退货,即使钱退了,有问题的商品也消费完了,没法去除商品的危害。
所以,今年罗胖跨年演讲完之后就引来了轩然大波,腾讯“大家”栏目的一个作者就发了一篇文章《年轻人迷信“知识付费”=老年人买权健?》
意思是从知识付费平台买的产品都是骗人的保健品。
这个问题可以说是罗胖他们这些知识付费平台自己惹来的,为了忽悠人,以宣扬知识能改变命运,不更新认知系统就会被时代抛弃的思想,把客户拉上车,故意放弃了“服务”两字,把自己定义成了知识供应商,而不是服务供应商。
这一点马云就比他们聪明,我只是个平台,我不是电商。真货、假货你去找卖家。
罗胖是很想把自己也包装成一个知识分子,而不是单纯的中间服务商。
这是中国知识分子的通病,这里面隐含的是对商人的蔑视。虽然罗胖也称自己是个成功的商人,但他更想成为一个能指导人生的儒商。
这种纠结在中国存在上千年了,不想放弃商人的利益最大化,又不想担商人重利轻德的坏名声。这完全是二千多年中国儒家思想的副作用。
在现代实施公共教育的商业社会里,传统的儒家早都不在了,大家都是商家,没啥不好意思的。
商业社会的最大特点是认可交易的过程能产生价值。不文明点说,就是放大了皮条客的价值。这也是很多中国人对商人的厌恶之处。
可以说互联网是现代社会最大的皮条客,人工智能、AI技术都是对皮条客技术的开发,只不过是如何把妓女和嫖客的信息收集、整理,并进行利益最大化的配对。
认可互联网的价值就认可商业价值,但我们的传统社会是不认可商业价值的,所以把商人叫奸商。直到今天,还有大部分人有这样传统的认识。
4
这里面有一方面的原因就是:在这些年的发展中,中国社会的商业价值被过分放大的同时,而其背后是商业得以存活的市场被管制,使商业畸形发展。
就是一面放,一面又不放,你也搞不懂哪放、哪不放,就瞎试。有些人失败了,有些人成功了,没试的人当然就都没成功。也就是大家说的,没有一个健康的商业环境。
这其中的原因,不是商业有问题,也不是市场有问题,是有人在操纵市场,也就是没有完全市场化。
这里面也包括文化市场,所以罗胖的跨年演讲一年比一年云里雾里的,讲一些不痛不痒的,“没有走之的罗辑”。
说他“得到”知识服务是权健的保健品有点过了,“得到”里的内容是被罗胖夸大了,但他还没说能治癌。再者卖买是双方行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买权健保健品治癌的人自身问题大过权健本身。
而“迷信知识付费”的人同样是没知识的表现,现在网购也是有很多技巧的,没技巧也上当。
这里面的问题不是互联网的问题,也不是市场的问题。是我们现在的体制对市场的正确监管无能为力,因为监管者可以把监管权当商品出售。
知识付费平台就是一个戏台,上面什么戏都演,罗胖就是个班主,他当然说那个节目都好。至于好坏,还得你自己选。
现在的问题是罗胖自己也当演员,还想当戏班子里的头牌,这样问题就大了,这等于是老鸨子自己去陪客。
我没有埋汰罗胖的意思,罗胖今年演讲的主题是小趋势,意思是利益共享的大趋势不在了,但小趋势总在,在小趋势下努力,自我奋斗。
说简单点,就是不要怪大趋势不好,啥年头都有人发财。
他的这种观点当然不对,有一句话叫覆巢之下无完卵。他应该好好看看冯小刚拍的《一九四二》。
而罗胖的做法却一直是中国社会管理的大趋势,管理者即自己下场当演员,还想当头牌。
这样的结果是自己没有了退路,罗胖就是这样把自己一步步地逼到了死胡同,批评他的人一年比一年多。
也不怪别人批他,因为罗胖在今年的跨年演讲中批判了所有评论者,而把自己定义为了实干家,并有唯一正确的意思。
一个社会需要实干家,更需要有评论者和批评者。
罗胖把他的跨年演讲当成了精神大餐,这也没什么,卖西瓜的人没有说自己瓜不甜的。买不买、吃不吃是你自己的事儿,更没人能当你的人生导师。
欢迎关注老杨品谈,感谢天天转发、点好看、留言、打赏的朋友们,我们明天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