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美人儿巧用计谋,对性骚扰说不!

美人沧桑40:美人儿巧用计谋,对性骚扰说不!
白菜说,《美人沧桑》往期链接,可点击公众号菜单右下角“美人沧桑”一栏,或者对话框输入“美人”二字,弹出一个《白菜的中长篇小说》,那里还有更多好看的宝贝。
上集在此:单身女子公寓,发现男人遗落的烟头
1,
万物生长向太阳。早饭后,李霜居然收到一家经纪公司的电话,说有意向和她签约。
出道以来,除了最早跟张大大签了个草台班子协议,李霜一直以游击队员的方式在潜伏在行业内。打游击久了,逐渐了解这一行的规则,签约经纪公司意味着卖身契,经纪公司的抽成不说,资源通常给了当红炸子鸡,麻豆若不是力捧花旦,干瞪眼。自己接私活银子却全部落袋为安。因此李霜和菜鸟都曾婉拒签约机会,当自由兵。
自己接活,时间灵活收入还高,但风险都在自己身上,比如遇见王胖子这混蛋。所以,当这个经纪公司抛来橄榄枝,李霜心动了。
她发信息给项左,想听听他的意见。但那个玩滑翔伞的男人,大约乘着大鸟的翅膀真的飞走了,他对人间的鸡毛和蒜皮不带走一根。他没有回。
李霜亲赴经纪公司实地了解。
经纪公司没有在体面的写字楼里,而是和幼儿园混在一起。一二层沿街做了幼儿园,从背面铁艺旋转楼梯上到三楼,是筒子楼。打开一间房门,一屋子花花绿绿的演出服,好像扭秧歌唱京戏的戏服。再打开一房门,像大教室一样的写字间,办公桌不少,办公人员很少。走到最头一间好不容易看见挂着的牌子:总经理办公室。
李霜转身去了洗手间。
洗手间和厨房住隔壁。男女不分,以关门为准。李霜看见蹲坑上的地图,心想,大约不用去见经理了。
从洗手间出来,她就直接奔旋转楼梯下楼而去。
快走到一楼,一个男人硕大的脑袋从三楼楼梯上探出来,好像瓜架子上结了一个大倭瓜。男人叫着李霜的名字,要她来办公室谈谈。
她看见那张带着喜感的倭瓜脸,更坚定了说再见的心,她对经理说:以后再谈吧。
据说是第六感是上帝赋予人类一种防御本能。踏入这里的的感觉很糟,她不想把自己急于嫁出去了。
在偌大的城市里好像孤魂野鬼游荡,好想随便抓只男朋友啊。可惜逛街没有艳遇,回程地铁倒是遇见了一只苍蝇。
2,
以前地铁也是挤,但这次是排山倒海的人类大集合。人们推搡着拥挤着低吼着,一个个肉夹馍满满当当塞进了烤箱。
没有距离怎么产生美感,只有各种的气味流窜在肉夹馍夹缝里。李霜把小包横亘在胸前,这是她与世界的安全距离。
忽然感觉有人在摸她身体的某个部位。身体被挤,连脑袋的判断力都都下降了。下一秒中,犹如当头棒喝,才意识到那男人上车就把手放在她右胸的侧边。
李霜转过头去,是一张年轻自我陶醉的脸。她无比厌恶,恶狠狠说:别摸我。
她以为用尽了力气,但声音却是低低的。
那男人根本不管,继续咸猪手在游动。满车厢的肉夹馍,只有她和他知道发生了什么。
李霜使劲往里挤了挤,离开他能触及的范围。男人咸猪手收敛了。
一站到了,有人从座位上起身,李霜眼快手急,胜过很多肉夹馍,一屁股坐在位子上。她由肉夹馍变成肉包子。
她身边的女孩子居然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下安然入睡。有了安身之处,她拿出手机,迅速看了一眼。
林大鹏在向她汇报关于吞钉男孩的情况。还随手给她拍了一张图。他说,警察根据男孩提供的地址,也没有找到他母亲,民政部门打算过几天给他打个车票,送到养父母那里。
李霜想对林大鹏说点什么,一瞬间忽然有什么不好的感觉。她抬头,看见那男人裤裆里露出一只丑陋的鸟,对着她和那睡觉的女孩子玩弄。
她想惊声尖叫,引起大家注意。但周围肉夹馍都是一张张冷脸,估计喊了也白喊。她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凶恶地看着他,用眼神对他说不!
那男人根本无动于衷,还在玩鸟的自嗨中。林大鹏好像又说了什么,李霜拿起手机。
她假装回复信息,却把手机调到录像模式。
然后,她把这段视频上传微博,现场播报。
又一站到了。
还没到家,李霜挤出了地铁。
车厢门还没关,地铁工作人员正在站台上。李霜走过去,拍拍工作人员的肩膀。这时候,地铁车厢里已经有了一些空间,李霜指着那个男人对工作人员说:有个变态,就是那人。
工作人员马上拿起电话,对下一站工作人员进行汇报。
地铁关门冲刺。李霜这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汗。
安全到家。
短短几个小时内,猥琐男的视频传遍网络,那男人很快被网友人肉出来,据说是个职业大学的老师,惯犯。评论的唾沫星子淹没了网络,有人嘲笑:这么小,还好意思拿出来见人。
李霜无意中干了一个大买卖,这个买卖带来的收益是,她忽然对一些未知的事情产生灵感。
3,
春夜来袭。猫狗继续叫春。
王胖子的电话又打来。
这个老家伙似乎陷入僵局,这次用近乎请求的口气,要李霜赴甲先生的饭局,还说绝对不会违背妇女的意志。并承诺在饭局价码上拔高档次。
那位甲先生憋着口气,觉得自己在欢场上如鱼得水,居然被一个野模耍了,心里郁闷,王胖子就算给他个天仙,也要找到李霜来陪。
王胖子心里暗骂:奶奶腿你的吊镶了金边吗,必须得那一款配对。嘴上却又得罪不起,于是只好再度给李霜说软话。
李霜这几天被这事折磨的心又沧桑了不少,王胖子来电毫无新意,她像外交部发言人一样重申立场:不去,不去,不去!
王胖子又毫无新意拿出合同的事压她。她说:我跟你签合同,哪一条写着必须卖身?你去告我吧,我也会请律师告你组织聚众淫乱,胁迫妇女卖淫。咱们看看到时候谁赢。
王胖子说:你有什么证据告我聚众淫乱。单单你违反合同,拒绝配合公司做宣传,或者宣传场合中途退出,导致我承担损失,你就得乖乖拿出五十万给我。
李霜说:一会儿你看看你邮箱,我把那晚拍的录像资料寄给你,看看你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
原来那晚,民歌皇后现场清唱后,李霜把手机立在茶碗间,拍了录像发到发小群里炫耀。手机的录像功能忘了关,甲先生评说女人乳房的那段,李霜也偷着点了屏,录了一段。当时带着点恶作剧的感觉,并没有任何阴谋。
地铁事件,给了她灵感。
李霜果真把那段录像给王胖子发到邮箱里。
过了一会儿,王胖子大约看完了那段录像,打电话过来。李霜接起来,知道这事还没完。就听王胖子说:整个录像模糊不清,不过是宴会上讲个段子而已,哪里有半点淫乱的证明。哈哈,李霜,你还是嫩了点,跟我玩量级不够。
开始打仗了,李霜说:你看看今晚微博的热搜吧。一个地铁上掏鸟的男人,是怎样被网络的力量揪出来的。
王胖子大约没空注意微博热搜什么的,警惕的问:李霜,你给我耍什么花招。
李霜忽然笑起来,说:王总,我今晚找个账号,先把这个宴会视频发到微博上,虽说画质不甚清楚,但王总和甲先生是认得出来的。如果甲先生位居高位,公然点评女人乳房,也不是什么雅观的事。你有没有听说某大桥垮塌事故中,一个现场视察的干部笑了下,就被网友人肉出来,连手表都被注意到了,是百利达翡翠,价值二十多万呢,你注意看看甲先生手腕上有没有戴表…
电话那端的王胖子,声音像冰激凌甩到高温的大马路上,立刻软塌塌的,他忙不迭说:李霜小姐,千万使不得。有话好好说。我这不是什么事都跟你商量着来吗?跟你开玩笑啦,你以为我还为这点事去告你啊,那是我的损失啊。哈哈。有话好好说,咱们以后继续合作,有你这样的代言人,是我王某人修来的福分啊。这样吧,哪天你有时间,我请你吃个饭,叫上菜鸟小姐也行。算是给你赔不是。你可一定赏我这个面子啊…
李霜说:只要你背后不搞小动作,我才懒得去微博捅娄子呢。我不缺这顿饭,你的代言另请高明吧,我李霜本事有限,给你卖不出房子去。
王胖子连连说:李霜小姐使不得使不得,有话好好说…
李霜掐了电话,仿佛把王胖子那那张弥勒佛的脸一下子关在门外。
事情就酱紫结束了吗?
她发现自己又出了一身汗!
她去翻翻那个惹她出一身汗的微博,地铁猥琐男视频正在像瘟疫一样传播。
她站在光里,不知道黑暗处有什么料理。人生真是孤独,在感叹孤独前,她也许该删掉那个账号了。
微博账号是她为了当侦探调查阿来开的,偶尔转点东西,几乎没有私人秀。在消尸灭迹之前,她还是找到阿来和小悠的账户,溜进他们的地里,瞧瞧这对狗男女在干什么。
阿来的一直没什么风景,他的微博当时用私信来偷情。而小悠的自拍多起来,她的脸又动刀子了,尖尖的下巴可以犁地了。以前阿来说他最讨厌整容女,如今啪啪打脸。小悠秀出来的蛛丝马迹,她和阿来终于迎来爱情的春天。
她咕咚喝了口小悠的爱情鸡汤,一股醋味。
然后,她把自己的微博账号注销了。
关了手机,夜很沉。菜鸟房子里灯光很暖,家具散发着幽幽的高档气息,当一腔孤勇退潮,孤独掺杂着丝丝恐惧慢慢笼上来。
4,
林大鹏这晚来到李霜的住处。他来的时候从超市里买了一兜子吃的。
他下班后问李霜王胖子的事情处理的如何,要不要他的律师朋友见个面。
李霜说:game over。你今早做的面真好吃,同样是面, 为毛我煮的像万恶的旧社会,你就是幸福的共产主义呢。
林大鹏问:小李霜好棒!我过去给你做饭,为你自由煮个面吧。
一拍即合。
林大鹏就拎着食材上门了。
他用韩国辣白菜和西红柿混合,配以火腿,加一缕青菜,给李霜煮了一锅面。
对于一个三流厨子,食客最好的夸奖方式就是吃个肚儿圆。两人吃个热火朝天。
李霜说:要是跟着你混久了,我肯定会横向发展。
林大鹏说:从医学角度来讲,很多病都是人吃进去的。古人很多东西不能吃,而现在人没有禁忌,还在讨论天上地下海里有什么东西可吃。比如你那晚吃很多冰激凌,会对胃粘膜造成损害。你跟着我混久了,会比较痛苦,我职业病犯了,就提醒你吃上节制。
他又说:给你讲个终南山修行者的故事。那些隐士几乎不吃肉。在山中行走,一个整天大鱼大肉的人可能会被动物袭击。但是一个清修的人走在山林中动物却不会伤害他,动物的分辨能力不比人差。如果你是清净的,你的气息动物也会喜欢,它们会亲近你。
李霜听了他的话,暗自拓展思绪,觉得动物世界里,她的职业就是食肉者,所以她才不断遇见这些破烂事。
饭后,林大鹏说他明天休息,两人商量着去充当狗仔,给吞钉男孩找找他在这个城市的亲生母亲。男孩说小时候记得他母亲是个卖布的,在秦桥区那一带。
李霜还把自己随身带着的宝贝跳棋拿出来。她混在小城的岁月,娱乐活动寡淡。和李三下跳棋,是父女俩最亲密的时光。只有在这个时刻,李三会把严肃的面具撕下来,变成老顽童。工作后她把跳棋带在身边,可惜和阿来同居时,他沉迷网上打麻将,没人跟她玩这幼稚的游戏。
两人窝在沙发上杀了几局。林大鹏看得出来没有敷衍李霜的意思,他玩的不亦乐乎。
他专注思考时,李霜抬眼看见他鼻尖的汗,心像风中的树稍稍,微微动了一下。
两人玩耍正酣,忽然听见客厅的防盗门,有钥匙转动的声音。李霜一惊,棋子落了一地。
菜鸟在上海浪,这个时间不会回来。谁呢?她想起家里两次的闹鬼。难道今夜,鬼又上门了?
林大鹏站起来,用眼神示意李霜不要出声。然后,他抄起桌上一个空花瓶,向门口走去。
(未完待续)
林大鹏出现的故事章节:
谁偷了漂亮女模的内裤?
聚会上,她的丑闻被人说起
内衣店老板娘里最会写字的,
写字的公号狗里最会卖内衣的。
我是白菜!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