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口罩

关注小新杂谈做独立平静豁达的人
文:秋色枫红
今年春节,一场由武汉发起,并迅速漫延至全国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祖国神州大地悄然爆发。疫情传染性强,致死率高,它让人防不胜防。国人谈新冠色变,议疫情胆战,一时间,人心惶惶,惊慌失措。
在国家危难时刻,中国共产党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中共中央迅速动员,组织军人、医务人员,汇集全国人力、物力、财力,掀起了一场与新冠肺炎抗争的人民战争。并通过各类新闻平台,大力普及防疫抗疫知识,掀起群防群控的抗疫热潮。其中,出门戴口罩这件事,就成了疫情期间,广播电台,网络媒体天天宣传,日日普及的防疫知识点,也一时成为最热的网络新闻“爆点”。
出门戴口罩,出门戴口罩,出门戴口罩!国内权威专家,抗疫前线英雄钟南山院士反复强调。于是,出门戴口罩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中国人庚子年间外出的标配。单位上班的人,路上值勤的人,社区保洁卫生的人,村口设卡检查体温的人……只要离家外面有事无事的人,政府都要求戴上口罩,希望用一个个口罩,严严实实防范病毒感染,拒斥疫情扩散。
家里的老伴一直都很听政府的话,在这方面意识也很强。当疫情刚起来,网上刚有这方面的信息报道,就一个人早早地去药店里买了三包医用口罩,每包十只,足够我们用上一个多星期。这倒是解决了我的后顾之忧。轮到正月初二我值班,老伴就严严实地实实地把我包裹打扮武装起来,戴上口罩、护目镜,穿上鞋套、帽子,俨然成了武装到牙齿的专业防化兵。走在值班的路上,让那些偶尔碰到的行人羡慕不已。
随着疫情肆虐,国内口罩需求量在年三十开始就一路爆涨,供不应求,一罩难求。在这种情况下,围绕着“口罩”而发生的故事一个接着一个发生。当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汉爆发时,台湾当局苏贞昌第一时间宣布口罩禁止出口。台“关务署”强调,自1月24日起至2月23日止,1个月期间将限制N95口罩、医用(外科)口罩及活性碳口罩出口。国内个别无良商家也乘机发“黑心财”、“国难财”,抬高口罩价格。据说往日只要9元一只的M95高级医用口罩,在疫情刚开始爆发时,最高价被无良商家开到了100多元。
在灾难面前,有国贼台独分子和国内无良商家,但更有国际友好人士和国内善人的爱心之举,让人温暖,让人感动。新加坡华人作家蓉子动员全家上阵,自1月23日起开始“人肉排队”,采买医用外科口罩14.5万个、防护服6680套、护目镜1000个,总计240箱医疗物资捐给中国;山东青岛一位90后女大学生捐赠12300个口罩给湖北不留名;就连我们世代为邻,恩怨不断的日本,这次也累计对华捐赠633万个口罩,一些捐赠给武汉的物资包装箱上还写着“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等中国古代诗句。病毒无情人有情,在这样的非常时期,他们的义举善心让我们觉得很温暖,很暖心,很感动。
是啊!在疫情面前,口罩不知不觉地成了检验人性的一块“试金石”。口罩虽小,但它折射出了人性善良与丑陋,善良的品格是人性的最好表现,它不仅仅是人类社会的善行,而且是国家前行的原动力。在大灾面前,人类社会需要爱,而一只小小口罩恰恰承载了人们对爱的希望,对美好社会的追求。
//////////
文:秋色枫红 监制:丑小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