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大一|砺剑突击队

点几下鼠标,选好了志愿,没想到人生关键的那么几步,描述起来竟是如此平淡,“砺剑”两个字也深深烙印在我身上。
从小争强好胜,看到砺剑突击队在新生汇演上震撼的战术表演,加之它是口口相传“炼狱级”“三分之二军营”的学生组织,我心驰神往,一探究竟。
凛冽的风,瓢泼的雨,听着喘息声,嗅着草腥味,我们宛若疾驰的野马,目标是“国家安危公安系于一半”的公安墙。
砺剑训练人的方法很直接也很有效。身体上不断突破体能的极限:每天固定3公里长跑奔袭,控制在12、13分钟以内,今天练腿,明天练腰,连续10次全力冲刺50米,蛙跳、匍匐800米,背军被负重跑10公里,花样繁多,任君挑选;心理上让细皮嫩肉的高中生在沥青路做拳头俯卧撑,磨破了皮儿不要紧,等茧长来,就可以在里面装沙子了,师兄师姐一遍遍训斥,几乎无理的要求只为培养服从意识:在警校,就得做到“令行禁止”。
身体上我可以接受,训练累了睡得贼踏实呢!可我过不了心理关,怕痛!无端端平地不找,偏找坑坑洼洼的沥青路,一个拳头扎进去,皮肉受挤压,撑久了,腰就累到塌下来,又累又痛,还要求我们唱气势恢宏的军歌,唱不好继续俯卧撑,不准起来!有师兄说,撑累了做几个俯卧撑就不累,这究竟是哪个国家的魔鬼呢?这是训练,还是折磨人呢?这么不科学的方法又是谁发明的呢?我来警校是学习还是训练的呢?我不断思考加入的意义,在质疑声中时光也渐渐流逝。
可最终,我留了下来,成为200人报名30人留下中的一员。
改变都是一瞬间作出的,是做错事的懊悔和深思熟虑的责任。
一天下午训练的时候,我稍稍偷懒,用拇指抵住地板以减少疼痛。师兄突然弯下膝盖,大喊:“李志成!你又在偷懒,再偷懒就离开!”我不以为然,调整了一下,打心底还是抗拒制度,不服从的。疼痛感加剧,我不自觉伸出拇指。师兄猛地走到我身边:“你以后你不用来了!”
那一刻,我哭了。
我开始反思:我能否坚持下来,是否有足够韧性,连这点痛都受不了,以后还怎么做大事呢?我怎么会是一个懦夫呢?
我哭得惨烈,充满懊悔和对自己的失望。训练结束后我也找师兄道歉,说我以后不会这样子,不会偷懒,请给我一次改正的机会,希望不要因为我今天的表现而不让我参加训练……
那天晚上,我想了很久:既然砺剑一直能存在,还具有一定的影响力,证明是有其合理性的。其次,连皮肉之苦都受不了,怎能面对前方的惊涛骇浪和刺骨寒风呢?说做就做,咬咬牙扛下来吧!
那天过后,我开始不排斥做拳撑,反而觉得,多做些拳撑可以磨练自己的忍耐力,我必须留下来面对挑战,使自己获得更大更快的成长,以后才可以无惧各种狂风暴雨;同时拳撑多一些就可以淘汰掉那些怕痛的同学了,只有具有忍耐力的人才能最后留下来,成为砺剑突击队的一员,我必须做好自己成功留队。
懊悔使我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决心做出改变,这是一种责任催促着我前进。
最终我留在了砺剑突击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