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辽河之水:中篇小说》宋今声 风雨河湾(十六)

中篇小说:风雨河湾(十六)
作者/宋今声
(图文无关 欢迎到12集点评讨论)
仲二牛给章三收粮赚巧钱儿的事儿,是仲宝才跟冷连杰反映的。自从仲二牛失踪,仲宝才就一直在想着丘芳子能不能在里头捣鬼。他似乎冷静了许多,白天逢人也没平时那些闲嗑了,晚上躺在炕上反过来倒过去,一半会儿也睡不着。他越想越害怕,“奸情出人命啊!”二牛他真的摊上了?这小犊子就是不听话,要是早跟她断了关系,也不能整到今天这个粪堆儿上啊?自从他听说仲二牛给章三收粮挣了外财,他就觉得不对劲,那章三比兔子都鬼道,为啥平白无故地给你仲二牛那些便宜?那不明明给丘芳子堵窟窿了吗?啊,该你的钱给你了,钱你得着了,还死乞白赖地上人家去,人家不搭理,就要死要活地吓唬人家,搁谁不恨哪?二牛的没影,十有八九跟她丘芳子有牵连。不行,我得把这些过程说给公安办案人员,这也不是告谁,是为了自个侄子啊!仲宝才打开灯,披上衣服,下地穿鞋,刚要推门往外走,老伴胡淑兰就把脑袋从被窝里伸出来,问:“这么晚了,你干啥去?”
仲宝才每次到外边做什么事,胡淑兰不问便罢,一问仲宝才,才知道:“到村上找冷连杰反映反映情况。”
一听说仲宝才要到村上找警察,胡淑兰一忽身从炕上起来:“你反映啥?这时候人家躲还躲不过来呢,你还上赶着去找警察?别去了,别整出闲言来。”
“别人家躲警察,咱们能躲吗?那二牛是咱家的人呐!”仲宝才坚定地说。
提起仲二牛,胡淑兰犹豫了。这几年没少贴补咱们,就算是他的孩子在这,那也不少哇?东西除外,哪年不给个万八千地?“那你咋跟人家公安说呢?”胡淑兰说。
“我就是把二牛给章三收粮的事跟他们反映了,咱也不添油加醋净得意儿整谁,不是真有那回事儿吗?”仲宝才道。
“那你就去反映吧,可别有的也说、没的也说,整出闲话来。”胡淑兰嘱咐道。
冷连杰把仲宝才反映的情况及时向闫长浩报告了。闫长浩认为这情况很重要。如果仲二牛失踪真的与丘芳子有牵连,那么,章三很可能从中参与。闫长浩指示冷连杰,要严密监视求丘芳子和米良丰的出入行为,尤其要注意章三与丘芳子的接触。
章三和王新月在小吃部吃过午饭,二人回到家里。章三越想心里越慌:“对呀,如果公安局不掌握点根据,冷连杰能找我并临走扔下那些话吗?不行,我得先给丘芳子通个风。”于是,章三对正在收拾屋子的王新月说:“新月,你今个下晚得去趟下河湾,跟丘芳子说,公安局要是问仲二牛给我收粮的事,就说,啥也不知道。”
王新月说:“你自各去说呗,我不乐意见她!”
“我去不好,容易被人看见引起怀疑,还是你去吧。”章三似乎在央求王新月。王新月眨了眨眼睛,也觉得应该和丘芳子说一声,别让公安局一问,顺嘴胡嘞嘞。
天黑了下来。王新月走出家门,顺着熟悉的乡道,迅速来到下河湾。她走近丘芳子家,见院里静悄悄的,窗帘里的灯光依然是那么明亮,只是窗帘上没有那么多晃动的人影了。她悄悄地走进院里,走到门前用手拉了一下门把手,里边划着。便轻轻敲了几下,说:“咋这么早就睡了呢?”
丘芳子和米良丰没睡。自从公安局的人进驻下河湾,经常到她家串门的人少了,她也觉得许多人在盯着她这个小院子。章三自从撤点,来的也不那么频了,她感觉到很是失落。她是耐不住长时间寂寞的人,可眼前只有米良丰了,喜欢也好,惆怅也罢,也只好在他身上发泄了。别人不上她家串门,她和米良丰也很少到别人家里去。一天三顿饭吃过去,夜幕一降临,丘芳子便催米良丰铺被躺下。她刚刚脱去上衣,听到有人敲门,冷不丁地下了她一大跳,便问:“谁呀?”
王新月说:“是我,你听不出来吗?”
丘芳子仔细一听,是王新月,才放心地对米良丰说:“你下地把门开开。”
米良丰下地把门打开,王新月进了屋。丘芳子把被褥往炕里拉了拉,让王新月坐在炕沿上,问:“这黑灯瞎火地来,你有事儿吧?”
王新月说:“没事能来打扰你这个安乐窝吗?这不是吗,仲二牛失踪了,人们说啥的都有,章三要我告诉你们,公安局要是问起仲二牛给章三收粮的事,你们就说啥也不知道。”
“你为这个来的呀,我以为啥事呢。章三给仲二牛多少钱,我们不知道呀?那是他俩的事儿。”丘芳子把衣服穿上,一边下地,一边穿着鞋说。
“就是这事儿。那我走了。”王新月下地转身要走。
“住下明天再回去吧,一宿你也挺不了?”丘芳子笑着说。
“我上我妈家去住。谁挺不了了?他在你们这收粮那么些天,哪天我让他回家了?”王新月回应说。
“跟你说个笑话。回家去呀,那我就不留你了。”丘芳子和米良丰把王新月送走,重新回到屋里,划好门,上炕关灯睡觉。
丘芳子的脑袋枕在米良丰的胳膊上,心里却想着仲二牛和章三。现在他们都离自己远远的了。她想着想着,又埋怨起了爹妈,恨起了自己,悔不该当初哇,还是自个的男人长远。她不由自主地靠近米良丰,她那微热的肉皮早已使米良丰感到不舒服,再加上一靠,他便问:“你咋地了?”
“我有点怕。”丘芳子和米良丰靠的更紧了。
“你怕啥?公安局要是再来问你这那个,你就一五一十地对他们说了。你跟仲二牛和章三扯咕的事,谁不知道哇?”米良丰说。
“我是想啊,仲二牛要是真的没了,公安局能不能把咱赖上啊?”丘芳子紧紧地抓住米良丰的手说。
“赖咱啥?也不是咱们让他走的。再说了,自从你和章三扯上了,咱也再没跟仲二牛来往啊?”章三安慰说。
说归说,自从仲二牛失踪了,公安局的人进了下河湾,冷连杰他们还来了解情况,米良丰心里就有点发毛。尤其是今个王新月来说的仲二牛给章三收粮的事,根儿不在自己老婆身上吗?要不是为了她,章三能平白无故地让仲二牛占那些便宜吗?但米良丰心里有底,仲二牛走没走,与己无关。他有些埋怨地对丘芳子说:“当初就不该往这搬,不该占人家仲二牛的便宜,更不该让章三在咱家设点收粮,要不,能整出这些烂眼子说道来吗?”
听了这话,丘芳子烦了:“咋地?你转轴子了?不是因为你没能耐吗?你要是象人家似地,能整来钱,我能那么做吗?我还不是为了咱们这个家吗?”
听了丘芳子“为了咱们这个家”几个字,米良丰不言语了。
是啊,自个不争气,屎尿屁啥也没有,戴上了那顶绿帽子,就摘不下来了。章三说:“行了,事到如今,说啥也晚了。往后仲二牛能不能回来,咱们少跟仲二牛和章三来往吧,别整出大的说道来。”
丘芳子“嗯”了一声,便把脑袋缩进被窝里。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宋今声,双辽市书友协会秘书长,中华辞赋社会员,中国法学会会员,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向上滑动,看征稿函。
投稿说明
一、推文时间:不定期推放。
二、栏目设置:平台开设:名家有约、微小说、中篇小说、精美散文、故事会、诗歌精选(推发现代诗,古体诗要确保三首,以防字数不够原创通不过)有话要说(推送有的放矢的言论、杂谈、小品文)等栏目。
三、投稿要求:1、本文学平台不讲关系,严禁抄袭和一 稿多投。(投稿作者务必添加主编微信:QQ755317095)。2、因人手有限,本平台概不退稿,请作者自留底稿。投稿十天内未刊发或未接到用稿通知,稿件可另行处理。3、稿件必须是原创作品,未在其他微信公众平台发表过。来稿请投邮箱:755317095@qq.com或微信QQ755317095并附作者简介、近期生活照。
四、稿费发放:作者稿费即读者赞赏,无赞赏无稿费。赞赏百分之七十以微信红包形式发给作者。鉴于查找、截图等环节费时费事,10元(含)以下赞赏不予发放,用于维护平台日常运转。文章刊发七日后截图发放作者赞赏,之后的赞赏不再发放。凡投稿作者或接受约稿作者,即视为自愿接受上述条件。《辽河之水》期待你赏赐佳作。
五、特别提醒:(一)部分插图来自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即删。
(二)作者事先声明,可取消打赏功能。未声明者视为同意开通。
(三)投稿文字,作者自己校对,本刊不做校对,不再修改稿件。
(四)作品著作权属于作者,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公众号无关。文责作者自负,本公众号不承担连带责任。

end
制 作:杨柳风
说明:凡本刊推发作品均有机会推荐到今日头条或都市头条发表。
?长按二维码,微刊全本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