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长篇小说连载《雪》第一部《新学期》


作者:高奇峰 图片:网络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一、新学期
两个月的暑假很快度过,楚北省祥云县王村乡乡中。初三的同学们叽叽喳喳的围在一起睁大了眼睛观看墙上高高张贴着的毕业班学生分班安排表。帆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名字,还不错,自己的名字在第一张纸的第一行最后边一个。继续看下去,发现许多以前从未听说过名字的人跟自己被分在同一个班级。
一转身,帆发现初二时跟自己一班的坡站在身旁。
“哪个班?”
“十一班。”
“一样,走,到教室看看去。”
坡是一个比较帅气的男孩,皮肤白净,两条细长乌黑的眉毛镶嵌在一双乌溜溜动人的大眼睛上。坡有一个十分个性的鼻子,鼻头高高耸着。就凭这鼻子,远远看去,就让人感觉这人的个性与帅气。坡喜欢长长的偏头发型,偶尔间自下而上斜着甩下额前的长发,优雅的姿势酷毙了,那动作帅得惹不少女同学们心动。
大家都知道过一会儿老师肯定还要重新安排座位,因为以前就在一个班级,算是老熟人,帆和坡两人找了个稍微靠后位于中排靠左的位置暂时坐在了一起。
为了让学生们考出最好的成绩,一般情况下,学校都会将条件最好的教学楼和设施优先配备给毕业班,这在各个学校基本成为共识。毕竟,毕业班学生成绩的好坏很大程度上说明着一个学校教育质量的水平。十一班所在的五号楼是王村乡中各方面条件最好的教学楼,竣工启用不到三年。大概是承建商偷工减料的原因,水泥地面上已经有不少拇指肚大小的小坑坑。
帆进到教室时,班主任蒋老师已经坐在讲台上。四十多岁的蒋老师戴着一副宽大的黑框茶色眼镜,大背头梳得油光发亮,棱角分明。蒋老师低着头正聚精会神的看着一份报纸,看表情,心情似乎不错,嘴里不住地 “噗嗤”着什么,时不时露出两颗雪白的烤瓷假牙。枣红色的脸上偶尔间还能露出难得的笑容,乐呵的表情使得额头上的皱纹越发清晰。
“当,当,当”一阵清脆的钟声响起。蒋老师收起手头上的报纸,站起身来,双手轻轻的按在面前的桌子上,仔细地打量了一会眼前的一帮学生。
“我叫蒋一辰,从现在起,由我担任我们十一班的班主任。从今天起,我们就是一个新的集体。今后,我们要在一起度过一个新的学年,来完成初中三年里最后一年的学习。我希望你们要像亲兄弟姐妹一样的互相爱护其他同学,大家一起努力,勤奋学习,共同来完成初三年级的学习任务。”

王村乡是一个离祥云县城五十多里的偏远乡,经济发展等各方面建设相对比较落后。新任乡长十分重视教育工作,近几年,尽管王村乡的老百姓们还不富裕,个别老百姓甚至还未解决温饱问题。在“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的思想指导下,乡里还是咬紧牙关从财政上挤出资金大力投资教育事业。在上级财政的支持和乡里先富起来的乡民集资捐助下,乡中建起了三栋标准的教学楼,连同原来那两座老式教学楼,学生们总算是告别了透过房顶能看星星的土坯混砖的老破教室。在乡财政的支持下,乡中学公开向社会上招聘了一部分教师,还投资购置了一部分教学设施,通过几年的努力,教学条件有了很大的提高。虽然条件还无法跟县城里的中学相比,但基本上改变了学校教学设施陈旧落后的面貌,与改建前相比已经是天壤之别,与周围的其他乡镇中学相比更是先进不少。俗话说“栽得梧桐树,凤凰自然来。”一时间,附近乡镇在教学上有点名气的老师纷纷想着办法想要调进王村乡中,成为这支教职工队伍的一员。
教学质量的提高,使得学校的升学率自然提高不少,于是,很多家长钻破了头皮想着法子也要把孩子送到这里读书。标准四十人的十一班教室里满满当当的硬是塞进去六十个人。本来三排的课桌摆放方式只得改为四排,原来宽松舒适的四条过道也被迫改成了中间只留两条狭窄的小道。课桌增加了不少,课桌的前后距离自然也就少了许多,后边的学生伸出腿来脚都能踢到前边同学的凳子腿。
帆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自小家里穷,身上穿的衣服大多是娘将哥哥不能再穿的衣服缝缝补补后再给帆穿。上初中以前,帆记得自己就没穿过带裤带的裤子。冬天,娘找条结实的绳子让帆束在腰间不让裤子滑下来就行。夏天,娘干脆弄个松紧带给帆缝在裤腰上,又省钱又实惠,上个厕所也方便。自小,平头就是帆标配的发型。上小学那会,老师让同学们每人买一本新华字典,就因为一元钱,让娘跑了村里好几家才筹够了钱。帆一直记着娘的教诲,努力学习,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生怕对不起娘。尽管家里穷,但帆的学习成绩在班里也一直保持在前三名。
学生们按蒋老师的要求,男女生们按个子高低分开各站一队,每张桌一个男生一个女生安排座位。帆的个头在班里属于中等,站在男生中间的位置。飞是一个个头要比帆矮点,头发要有四五寸长的男孩,一双惺忪的眼睛里透露出一股天生调皮的模样。飞大概不喜欢坐在前边,踮着脚尖,在宽大喇叭裤腿的遮掩下,硬生生的将自己充成了大个男生,如愿以偿的排在了比自己要高出十公分左右的兵后边。强可就没那么幸运,强喜欢坐前边,可偏偏长就了两条大长腿,这家伙突发奇想的将两条腿十分不自然的蜷曲起来成“○”字的罗圈腿模样,以降低自己的海拔高度。
“往后站。”
蒋老师一把将强揪了出来,推向了后边那个本来就属于他的位置。强失望的瞅瞅女生队列里本来可以排在一起的琴,失落的耸了耸肩膀。
坐位全部排定,帆与一个叫霞的女生被安排在一道桌。霞是一个模样十分俏美的女生,天生的美人坯子。剪发头,圆圆的脸蛋,精致的五官,皮肤白净,一双大眼睛美丽动人。霞不爱说话,总是喜欢将身子伏在桌子上,一笑起来,一双浅浅的酒碗不偏不倚的镶嵌在嘴角的两旁。帆与霞的座位在教室的居中位置,丽的座位在帆的正前边,帆只要伸直腿,脚就能放到丽的凳子下边的楞上。
飞眼瞅着一向沉默不爱说话的帆,再斜着眼看看仙女一般长相甜美的霞,“咕咚”咽口唾沫,“帆这小子走了狗屎运”。
三个月过去了,帆惊讶的发现,坐在自己前边的丽各门功课居然都十分优秀。最重要的是,丽天生丽质,白里透红的脸蛋,举止是那么的优雅,一笑一颦都显得十分得体。
十一月份的一天,白天还是艳阳高照,个别的男同学甚至只穿一件衬衣来上课。晚上突然刮起了大风,吹得寝室的窗户都在抖动。帆躺在冰凉的被窝里,张开嘴都能感觉到一种碜牙的味道。第二天早上出门,地面上已铺上了一层薄薄的雪,灰蒙蒙的天空中雪花依然在随风飘落。
早读的学生中唯不见丽的身影,直至早上放学,丽也没有出现。上午第三节课刚开始,物理课孙老师正绘声绘色的给学生们讲解发电学的原理。
“报告。”
教室门外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一向讨厌学生迟到的孙老师只是稍作停顿后就继续自己的讲义。不大一会,教室门外又传来“报告”的声音。
“进来”,孙老师不耐烦的回应一声。
得到许可的女学生闪身进了教室,乌黑的发丝里掺杂着尚未消融的雪花,白里透红的脸蛋被冻得通红。
“为什么迟到?”(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高奇峰,男,1972年出生,河南原阳人。1990年参军,河南师范大学法律系毕业。2003年通过国家司法资格考试,做过兼职律师。现任原阳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支部副书记,办公室主任。
扫码关注
更多精彩
欢迎投稿,稿件须是原创,文责自负。稿件请注明作者并附照片一张。投稿邮箱:2514349440@qq.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