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一瓣书香】郝维正丨陪母亲上山

陪母亲上山
文/郝维正
耀州大地春来龙腾虎跃山欢水又笑,二月庙会千年朝山八方宾客拜药王。每年二月二,这个陕西省硕果仅存的几个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古庙会,注定是万千耀州人心目中一场盛典,一点不亚于穆斯林教徒对亚加的向往和佛教徒对布达拉宫的追寻。药王是中国历史上一位有着卓越创建和杰出贡献的伟大医学家,同时也是一位学通百家、德高望重、具有世界影响的中华传统文化巨人。他一生淡泊名利、济世救人,用医者父母心的胸怀,在四方百姓心中竖起来一座大医精诚的丰碑,四方百姓“潇鼓年年拜药王”,就是对我的这一世界级乡党最高的赞誉和缅怀。 我们耀州民间,把孙思邈尊称叫“爷”,也就是“药王爷”的简称。把去药王山也简称为上山,一般乡党见面,互相问候,一句“上山去了”,都心知肚明去给药王爷烧香。 昨天,陪母亲一块上山,去给药王爷烧了香。 母亲患有脑梗已经好几年了,现在整天是大把的吃药,这还不算,类风湿性关节炎这类世界医学界的难题也找上门来,虽然经过多方诊治,控制住了病情,但每年都要去西安住几次院。脑梗和类风湿这两个恶魔,整日纠缠和摧残着母亲羸弱的身体,一到季节交替和天气变化,母亲的病情就突然加重,脸色浮肿,走路摇摇晃晃,被折磨得苦不堪言。由于年上劳累,母亲的病又犯了,在新区医院做中医熏蒸针灸,但一听说去上山,就决绝地要我陪她一块去。
一瓣书香
车只能停在山下,我们母子俩随着川流不息的人群蹒跚而上。山上人声鼎沸,万头攒动,在陡峭的台阶前,我紧紧拉着母亲的手,但她还是艰难地扶着两侧的栏杆坚持努力攀爬。终于,药王大殿到了,人群如织,钟磬喧天,母亲在商贩的吆喝下,一点都没有犹豫竟然花了六十块钱买了两朵莲花灯和香裱,要知道母亲经常是百十块钱的衣服都嫌贵的啊,我心里不禁暗自感叹着。青烟缭绕的香炉前,熙熙攘攘的到处都是弯腰鞠躬祈福求佑的人群。母亲奋力挤进人群,虔诚地跪倒在药王大殿的青石板上,作揖叩首,一丝不苟,嘴里念念有词,我知道母亲一定是在祈求药王爷保佑我们一家人平平安安。
一瓣书香
药王大殿祭拜完,即将离去之时,母亲突然说,等等,我去在爷面前给咱求个东西去。过了好久,母亲终于从拥挤的人群中突围出来,喜悦的心情溢于言表,手里高举着用二十块钱买的一条二尺长一扎宽的红布带和一个一指头长能用手握住的福葫芦。找了个僻静处,母亲一脸严肃、满怀神圣,强迫我弯下腰来,说,我娃一天恓惶的,劳心费神,事多,平常还要经常开车,让爷把我娃拴着,保佑我娃今年顺顺当当,莫病莫灾。完了,母亲把红布条和福葫芦一股脑都挂在了我的脖子上。
苍老的容颜,混沌无光的眼睛,瘦弱的身材,风真的一吹就能倒,这就是我的母亲,这个给了我生命,为我们一大家子老老小小辛辛苦苦,操劳一生······却唯独没有她自己的我最亲的人。望着母亲,心头涌动着阵阵不安和愧疚,倍感凄凉和悲切。母亲是那样的羸弱,却是那样的刚强,支撑她为了我们这个家庭坎坷前行百折不挠的原始动力是什么?她大字不识几个,却是那样的睿智和通情达理,她又从哪里获得那么多的处世能力人生哲理?她很疲惫,默默的同疾病抗争,却轻易不给我提起她的病情,支撑她忍受这一切痛苦强大的精神力量又从哪里来?我坚信答案应该是“爱”。是爱!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暖和让万千人心动的字眼。这种爱是天地间最真最纯的感情,是那样的平凡,如潺潺溪流,经年不息,源源不断;是那样的伟大,如高山大海,雄伟险峻,深邃宽广。这种爱可以撼天地、动鬼神;可以不承诺、死不渝!想到这里,我不禁鼻子一酸,连忙仰起头来,眼前的五台群山苍翠欲滴,瓦蓝瓦蓝的天空上飘着几朵闲云,我的胸膛满溢的是幸福的味道,眼角湿润了,眼眶里眼泪打着转转,有妈真好,有妈真好啊!!!
《石川河》杂志选稿基地
作者往期文章郝维正丨营盘至大峪穿越游记
郝维正丨父亲的两次手术
郝维正丨我的2017
郝维正丨雪夜漫行
郝维正丨赵芳老师
郝维正丨胡基
郝维正丨偷瓜
郝维正丨乡间奇闻
郝维正丨雪落鹰嘴崖
  作者简介:郝维正,男,1972年11月6日出生,陕西耀州人,大学文化,林业工程师,中共党员,现任陕西省铜川市退耕还林工程办公室主任。工作之余有散文、诗歌等10万余字作品在中国媒体新闻网、铜川日报等省市媒体上发表,是铜川市政协特邀文史员,铜川日报社特邀撰稿人。
一瓣书香
微信ID: shuxiang616
投稿邮箱:yibanshuxiang919@163.com
长按二维码关注
本期责编:任转玲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感谢原创作者)
苹果手机扫码赞赏码
请注明给哪位作者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