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文庆读诗:新作快评(四人四首)

天长地久
陈小芬
天到底有多长
我没有量过
地到底有多久
我也没有算过
只知道春分过后
昼,越来越长
夏至过后
夜,越来越长
而我们
只是浅浅淡淡的
一直走
黄文庆评:深爱,存在于浅浅淡淡里深爱的人,渴望把另一个人带往世界之外,专属地拥有。渴望去升一缕炊烟,住老青山;或渴望驾一叶扁舟,守望长河。渴望把誓言镌刻在青铜上,也渴望把盟约藏匿在敦煌里,成为不朽。深爱的人,眺望很长的时光,长时光才是大纸或大的容器,把爱写满或盛尽。可是,青山是土石草木的集合,沧海是点滴丝缕的堆积,久远和弘大都是来自于细碎。所以,走好浅浅淡淡的每一步,才会延续出天长地久的万里之途。我想起台湾已故思想家李敖说过,不要许多爱,只要一点点,人家的爱情比海深,我的爱情浅……多么通透,这就是深和浅、长和短的辩证。天下许多爱,因为想要太奢,反而一点没有。爱的节制和真切,才是爱,才会成为渴望的那样。
清晨
张大丽
每个清晨
风送来黎明
我都不想睁开眼睛
不想把关在里面的你放出来
偷偷的在心里笑
多好啊
可是我不能得意
抢了那么好的人
亏欠了他们
今天我要对所有人都好
我占了便宜啊
小心地收起得意
又把你在心里想了几个来回
心却重了起来
为着这个世上有个除了你
一无所有的人
我们都不是残忍的人
可又怎舍得把你还给还荒芜
不知道
那些没我的暗夜,孤独怎么把你吞下
最后
重把你变回无心的稻草人
我不要黎明,我害怕每个清晨
当你像太阳照着那么多人
你不知道,我是最冷的那一个
我把寒冷种在很远很远的山路上
让风吹走,让让鸟衔去
让流水冲跑
让梦带到满山遍野
白云下,它们静静地发芽
长成森林
那枝头,只在秋天
开成黄蝴蝶一样的花
风吹过,陪我一起落一地的头发
哪天你无意间走入林中
拾起一片,夹在书中
我就埋在诗句里
等你时不时地翻起
你仔细地看
咦,这是哪个秋天的记忆
再合上
就像我把你关在眼睛里
黄文庆评:天下黄河九十九道弯山如果全是等腰三角形,那天下就没有风景了;河如果只是一条硬戳戳的直线,那谁还会去理睬它。文似看山不喜平,好诗都会曲尽其妙。此诗就是诗人的心电图,波波折折,每一波每一折,千转百回,每个转折、沟回里都藏着真情。第一波折,每个清晨/风送来黎明/我都不想睁开眼睛/不想把关在里面的你放出来/偷偷的在心里笑/多好啊——虽然黎明到了,却不想睁开眼睛放出囚在身体和感觉里的爱人,为能囚着他而幸福满满。第二波折,可是我不能得意/抢了那么好的人/亏欠了他们/今天我要对所有人都好/我占了便宜啊/小心地收起得意——瞬间想收回得意,因为此种独占独占花魁,抢劫性地独霸了爱人,独享了爱的资源,是自私和专制的,是不地道的,是心怀愧疚的。这就把爱的认知演绎到了一个大爱的、坦荡的高度。第三波折,又把你在心里想了几个来回/心却重了起来/为着这个世上有个除了你/一无所有的人——刚刚想把爱人放出而归还给世界,归还给原先本来属于的人,可是,爱一个人是不能分享的,爱得至深就不可分离,放出爱人是一种多么深的痛苦和死亡。这样写,又把爱推进了一步,加深了一层。第四波折,我们都不是残忍的人/可又怎舍得把你还给还荒芜/不知道/那些没我的暗夜/孤独怎么把你吞下/最后/重把你变回无心的稻草人——放出爱人,还有一层不愿就是,知道爱人被放出去,就会落入荒芜、暗夜、孤独,就会因为缺爱而退化成心智不再健全的、半成品的、徒有其形的稻草人。最深的爱悲悯,不忍心啊,不忍心!爱是替爱的对方着想,把爱的认知推至巅峰。第五波折,我不要黎明,我害怕每个清晨/当你像太阳照着那么多人/你不知道,我是最冷的那一个/我把寒冷种在很远很远的山路上/让风吹走,让让鸟衔去/让流水冲跑/让梦带到满山遍野/白云下,它们静静地发芽/长成森林/那枝头/只在秋天/开成黄蝴蝶一样的花/风吹过,陪我一起落一地的头发——由不想睁眼,到不要黎明,更加执拗和决绝。因为一旦被黎明诱惑和贿赂,就会睁眼,就落入惨境,就得独自承受苦情。虽然可以用种种方法化解,但那种失去爱的痛苦,多么不堪,多么穷极无奈!写出了失去爱所遭受的沉重打击和绝望,反衬出爱有多深,爱有多不可疏离!第六波折,哪天你无意间走入林中/拾起一片,夹在书中/我就埋在诗句里/等你时不时地翻起/你仔细地看/咦,这是哪个秋天的记忆/再合上/就像我把你关在眼睛里——如果现实的爱没有了,落入空茫,最后一丝希望就是用想象和回忆救赎和治愈。现实一无所有,唯有乞求于幻想和记忆的一根救命稻草,岂不让人肝肠寸断、泪落如雨!这只是此诗大的波折,如果再细读,小波折很多。黄河的大弯小弯里都淤积着泥沙和故事。

红枫叶
郭晓芳
今天去下乡
沿路的枫叶越来越红了
一坡坡、一树树、一片片
红得耀眼、红得热烈
像燃烧着一团团火
我停下脚步
在它们的火焰里
嗅着她的香气
聆听她的低语
似乎每片枫叶
都在倾诉着什么
我却没有听懂
突然,我听到了
我听到了,我闭着眼
把它珍藏起来
藏在岁月的尽头
2020.11.4
黄文庆评:通感,出现于爱到极致之后郭晓芳才闯入诗歌,就写出了一些好诗,溅起一片欢呼。当人陷入极爱之后,就觉得自己仅仅有五官七窍是不够的,就恨可以吸收的爱和美太有限了,就恨不得遍身都是眼睛、耳朵、鼻子、嘴和手掌。当人陷入极爱之后,就有了痛苦。觉得仅有一生一世是不够的,就觉得一生几十年太短了,就觉得爱在某地某境太不解恨了。就渴望有多生多世多寿,让爱无限久远和绵长。诗人见到红枫叶、红枫林,惊艳于它的红、它的耀眼、它的热烈似火,它的香气,它的深情的低语倾诉!她太渴望得到它更多的美,竟觉得自己又盲、又聋、又哑、又麻木迟钝!可见她多么想尽情饕餮!就在她痛苦时,猛然觉得自己有了千眼、千耳、千鼻、千嘴、千手,和红枫叶完全接通了,相融了。这样感受了还嫌不够,就尽量珍藏起来,化作矿苗一样永恒的记忆。红枫叶本来主要是看的,诗人却从多个角度写尽了它的美。诗人们都是敏感的,更是贪婪的。做人爱着还不够,想象着自己上天入地、七十二变化作万物,以多种形式去爱。好诗就是如此,它潜在的容量很大,大到可抵千百首诗。
青烟
索廷强
你点燃的那堆柴
是我的骨骼
冒出的青烟
是我死去的魂魄
你就看吧
看那青烟缠绕
看那青烟缠绕天
缠绕地,缠绕你
把你捆住
无法解开
2020年10月22日
黄文庆评:就这样抓住你的一切索廷强的情诗,大多僻远而阴鸷。僻远就能陌生化,诗境不与读者已有经验重叠,而能带给人新鲜体验;阴鸷是另一种趣味的美,它把人带离一种甜腻、直白、俗滥的审美区域,而品味到一种惊悚、阴暗的美。李大钊说,最美的音乐,都有着悲凉的曲调。作家裘山山说,小男人越可爱离爱情越远。此诗开头,用了两个比喻,出现两个意象,柴是骨头,青烟是灵魂。骨头和灵魂,都在人身体的内部,如此,把爱写得深沉而内在。青烟缭绕不绝,就似灵魂缭绕不绝。诗人灵机一动,用灵魂去缠住爱人,一圈圈越缠越紧,捆得再也不能解开。世上有用绳子捆的,有用钱或物捆的,有用诡计捆的。这里是用爱的灵魂去捆,这种捆住是捆往天堂的。诗人真会爱人,变成一堆火、一缕烟,用光亮、用温暖、用缠绵去爱,谁能不乖乖被俘获。
黄文庆,诗人,现居佛坪。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