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柳思

文:慵懒一早,走在河边的小道上。突然惊喜地发现,柳枝已突起一个个小苞,嫩嫩的,绿绿的。微风拂过,轻轻摆动。几只小雀儿在枝条上嬉戏,如五线谱上跳动的音符。记得上小学时,3.12植树节,学校要求自带一棵树苗参加学校的植树活动。回家让父亲找一株,父亲拿了把柴刀到屋后,砍下一小段树枝,让我第二天带到学校去。当时,我哭着不肯拿。父亲说,这是柳树,很贱的,你只要把它插到土里,浇上水,它就能成活。我看着这段又弯曲又难看的树枝,将信将疑地问,真的吗?果真,到了第二年,它便长得很高很高,婀娜的身姿在风中舞蹈,长长的枝条如同水袖。哦,她就是柳!“春江水暖鸭先知”。我想说,春意盎然柳先报。你瞧,悄悄地,悄悄地,小经意间,她便让你突突心跳。岸边的一排,树干形态各异,没有一株类同。再往上,细细的柳枝便齐刷刷地下垂,宛如少女的刘海。小时,常折下几根柳枝,弯成一顶帽子,套在头上,模仿侦察兵,玩打战游戏。在河里摸了些小鱼,也常用柳条穿成一串,拎回家。大人们也常用柳条编成箩筐、篮子。柳,常与美女相关。柳眉,指女子细长的眉毛。柳弱花娇,形容女子苗条妍美。但后来,却又引申为情色相连,如柳户花门、柳市花街、柳巷花街。也难怪,春天本就是最浪漫的季节,难免引发柳思。想对父亲说句话,您怎能说她贱呢?!喜欢李商隐的《柳》:曾逐东风拂舞筵,乐游春苑断肠天。如何肯到清秋日,已带斜阳又带蝉!小新杂谈出品
文:慵懒
监制:丑小新

关注小新杂谈,做独立平静豁达的人
扫码关注更多精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