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灵异故事(三)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故道文苑
辘轳湾处仁义鬼
作者:杨彤云 图片来源:网络
(之一)
延津大屯距卫辉吕绪屯六里路,中间有座废弃已久的破砖窑,窑前有段辘轳湾路,上世纪四十年代,灵异事件层出不穷。
寒冬腊月夜,定爷卫辉卖粉皮到天黑,马市街戏院看过戏,已是子时,过来吕绪屯,见前边辘轳湾处有人在烘火,隐约可闻烤火人聊天,内容听不清。快到辘轳湾,见几个烤火人都低着头,窃窃私语,内容仍听不清。走到火堆旁,有矮个子烤火人头也不抬,招呼定爷:“冻死人的夜,停下烤会儿火吧。”
定爷其实走路不冷,但见热情招呼,也就停住脚步,扁担搂在怀里,站那里伸手烤火。矮个子低着头问:“粉皮价格咋样,发财吧?”
定爷立即警觉,莫非遇见劫路了?忙说:“不咋样,卖不出钱。”
高个子头也不抬,说:“不说实话,怕劫了你吗?”
定爷笑道“那里那里,真的卖钱不多。”
矮个子看着火堆,说:“卖多卖少都是你的,与俺无关。让你烤火真的是怕你冷,别无它意。”
定爷顿时感觉不好意思,下意识地掏出旱烟吸,吸了两袋,又觉有失礼仪,双手客递矮个子:“您也来袋吧。”
矮个子看着定爷脚,说:“别客气,俺都不吸烟,你尽管自己吸吧。”
定爷改让高个子:“来来你来袋,暖暖身体。”
高个子头也仰,说:“你看,想吸烟也吸不成呀!”
火光里,定爷睁眼看去,见没下颚,再看矮个子和另外一个,都没下颚,陡然吓得魂不附体,惊慌失措间丢下扁担旱烟袋,撒腿朝大屯跑去。跑到大屯西头石柱庙前,见路边有个人也在烤火,就气喘吁吁地说:“哎呦喂吓死我了,刚才辘轳湾那里有三个没下颚的鬼在烤火!”
石柱庙前烤火人头一仰,说:“你再看看俺。”
定爷竟见这人也没下颚,瞬间惊吓的啊——地一声瘫倒在地,不醒人事了。
黎明时分,大屯拾粪老茂拿着竹粪摷过来,见有人躺在路边,仔细看是李胡寨粉坊老定,就喊醒定爷:“咋冷呵呵的躺在这里?”
定爷惊魂未定,给拾粪老茂说明昨晚灵异事件。
拾粪老茂说:“此等鬼事时有发生,不足为怪。不过,咱这方鬼、仁义,从未伤害过任何人 ,只是逗你玩儿罢了。”
“还逗俺玩儿呢,吓死俺了!”定爷说罢,忽然想起扁担和烟袋还在辘轳湾呢,就请拾粪老茂和他回去拿扁担,到了辘轳湾,地上根本没有烘火的痕迹,扁担倒是竖在路边杨树上,上边拴的那把绳子完好无损,旱烟袋放在绳子套里。
拾粪老茂说:“咋样,咱这方鬼,够仁义吧!”
定爷哭笑不得:“这玩笑可真够惊心!”
(之二)
一九四八年深秋,三爷和同村几个年轻人,奉保长之命,从清化往濮阳接力转送解放军伤员。
三爷他们半夜从李胡寨 抬担架,送到滑县焦虎转交给下班民工,算是任务完成了。交通站安排吃罢饭,开始回来已是夜幕降临,全是细雨菲菲的夜路。黑暗里,三爷他们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家赶,到野厂西南地一片坟场时,突然集体迷路,难分东南西北,感觉朝家的方向走,却总也走不出那片坟场,还是在野厂西南地。
正迷迷糊糊不得其解时,但见百步开外有一黑乎乎特别高大之人,手擎耀眼红纱灯,当空舞动。三爷他们意识到在召唤大伙,就都不由自主地跟上去,细雨蒙蒙里,三爷他们走多快,那红纱灯就走多快,自始至终保持等距离引导着他们。
黎明时,三爷朝前面大声发问:“敢问何方打路神?”
前方耀眼纱灯下嗡声嗡气:“大屯辘轳湾!”
声落天亮,前方高大擎灯之人无影无踪,三爷他们立马四顾,见已到李胡寨北门外。
事后,三爷和大伙都说:“还是咱这方鬼仁义呀!”
杨彤云,新乡市经开区人,1986年始发小说,迄今已发多篇,多次获奖多家报刊评论,其《古风》选入2012年版《大学语文》教材。
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欢迎投稿,稿件须是原创,文责自负。稿件请注明作者并附照片一张。投稿邮箱:2514349440@qq.com
文章赞赏全部归原作者所有,平台将以红包形式发放给原作者。
分享给第一个想到的人
点个赞
再走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