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柳袁照:走进晋祠,三千年历史只翻了一页

悬瓮山下的晋祠,最早我是从梁衡的《晋祠》一文中知道的,感觉很美。今天是第三次去晋祠,超越了期待。怎么前两次,竟然没有感觉到这么美,是自己心境有了变化?还是因为赶上了最美的季节?竟然感觉梁衡的“晋祠”似乎完全没有表达出晋祠真正的美:那种大美,那种在每一个角落所散发出来的美的气息。深秋的晋水旁的晋祠之美,几乎是无法能用任何语言表达出来的。梁衡在“晋祠”中说古寺:“古祠设在这绵绵的苍山中,恰如淑女半遮琵琶,娇羞迷人”,我怎么看都感觉到不像,怎么竭力去理解,都感觉不贴切。古寺自然有一股浩然之气,沧桑之感。晋祠的古寺,尤其如此。那种威肃,令人敬畏。说古寺如半遮面的淑女,说古寺娇羞,这样的比方多少有些轻薄,甚至有些轻浮。晋祠主殿供奉的圣母是邑姜。她是姜太公的女儿,却不因为是姜太公的女儿而供奉在此。也不因为她是周武王的夫人,而供奉于此。也不因为她是周成王好母亲,供奉于此。周武王、周成王,圣名千古,对晋祠来说,这些重要又不重要,晋祠只是为了自己的表达。邑姜供奉于此,只是因为她是姬虞的母亲。姬虞为何人?他是周成王姬诵的弟弟。成王年幼即位,一日与同样年幼的弟弟姬虞玩耍,也许也是这个深秋初冬的季节,树叶满地,哥哥捡起一片落叶,撕成了一个玉圭,随口说:“这个玉圭给你,封你为唐国诸侯吧。”说了也就说了,哥哥也就忘了。一天史官史佚慎重地对成王说:您选择一个佳日吧,举个仪式,把唐国正式封给姬虞。于是,史书上记载了这样一段话:“成王曰:‘吾与之戏尔。’史佚曰:‘天子无戏言。言则史书之,礼成之,乐歌之。’”所谓“君无戏言”的出处,就在此。成王只能封姬虞于唐国,即今天的山西这地方。成王捡起的那片落叶据说是梧桐叶,所以《史记》称此为“剪桐封弟”。姬虞来了之后,为民做事,大力兴修水利,使得老百姓能够安居乐业。他儿子继位后,也是如此,又把唐国改为晋国,因为境内有晋水。再后来,百姓缅怀姬虞的功绩,就在悬瓮山下修建了一座祠堂来祀奉他,这就是晋祠的来历。三千年前皇哥对皇弟的一句“戏语”,绵延成三千年的故事。晋祠称她为博物馆,真是名副其实。晋祠是一本书,贯穿上下三千年,是历史,更是文化。走一步翻一页,停一下读几行。似乎到了春秋,到了隋唐,到了宋元,到了明清。稍不留意,几个时代就被疏忽了。按理说晋祠的主殿应该一直供奉的是姬虞,可是现在却是供奉的他母亲邑姜。追溯历史,又过了两千年,到了天圣年间,(相当于公元1023年—1032年年间),宋仁宗一天心血来潮,追封姬虞为汾东王,并为他母亲邑姜修建了规模宏大的圣母殿。如今大殿前的那盘柱八龙,似乎也让我们即进入了宋仁宗时代,不妨偶遇一下范仲淹、王安石,他们此刻似乎也在游客群里,抬头一起与我仰望,仰望八龙,仰望邑姜塑像。宋仁宗是一个有意思的人,他碌碌无为,有人又说他不做事、不作为。总之,都说他是一个没有雄才大略的平庸皇帝。可是,他那个时代出了多少名人?范仲淹、苏洵、欧阳修、韩琦、富弼、王安石、司马光、苏轼、苏辙、包拯等,这些名人的涌现,与宋仁宗的联系有多大?我们应该要有一个实事求是的认识,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皇帝?岁月如此斑斓,斑斓之后却是沧桑。每时每刻都是新的,都是一幅与前一刻不同的画面。三千年以来,人们又记住了此处曾发生的多少情景?平均一百年留下一个场景,也只能留下三十个场景。唐太宗李世民可以有一幅情景图了,这里有他留下洋洋洒洒的御制御书《晋祠之铭并序》碑;宋赵匡胤、赵匡义应该也有一幅踪迹图了,兄弟俩用20年时间先后惨烈攻打太原城、火烧太原城,如今晋祠还有抹不掉的阴影。晋祠由主供姬虞,演变为主供姬虞母亲。其中缘由各有各的说法。由母亲替代儿子,是耶非耶,我们姑且不论。主供姬虞、或主供姬虞母亲,又都有理由,然而可以肯定地说,主供邑姜,邑姜也有这个资格。她或许能够称为“母仪天下”的第一人,第一人假如够不上,那第一等女儿、妻子、母亲的赞誉却是名副其实的。《大戴礼记·保傅》中说:“周后妃任(孕)成王于身,立而不跂,坐而不差,独处而不倨,虽怒而不詈,胎教之谓也。”用现在的话说,邑姜身怀周成王时,站立时站直,坐着时端正,说笑时不喧闹,独处时不随地蹲坐,不高兴也不随便乱骂人,她在施行最好的胎教。“母以子贵”,邑姜做出了最好的释义。她是一个三千年来熠熠生辉的女子。走出晋祠,我不由地写了一首诗,以抒发情怀:今夜,我将进入你的深处深邃的季节,已经过去我等你,忘了岁月三千年的期许早已化为一缕缕飘散的气息绵延的花红柳绿绵延的残垣断壁绵延的喘息绵延的叛逆绵延的原属于你的领地仍然属于你的芳草迷离这堵墙壁,殷殷如血这口泉水,潺潺噎咽今夜,我将进入你的深处丢弃又不舍的是絮絮梦呓(2020年10月25日于榆次)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