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散文】陈跃 || 一碟东门豆芽粉

一碟东门豆芽粉
文 / 陈 跃
生活里最简单的细节,永远是当下的日常烟火。人间烟火气藏在简简单单的一日三餐中。—- 题记
“老板,来一碟鸳鸯粉!”
“靓女,来一碟豆芽粉!”
“伙记,来一碟瘦肉粉!”
清晨,这些在粉皮店里的声音,跟晚市茶餐厅食客的说话无异。这时,一脸温柔的女店主手起刀落,快速地将粉卷切成一节节,装上碟,倒入秘制的酱油,然后问一声:爱(要)花生矛?爱(要)加辣矛?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便将瓶子里洁白的花生碎散落到粉皮表面上。手切、上碟、浇油一连串动作如行云流水般不带一丝阻滞,一碟散发着花生油香,外表晶莹剔透、爽滑可口的豆芽粉便呈现在食客面前。一阵功夫,饱了,抺抺嘴,食客走了一批,又来了一批……这时,还能听到心急家长的催促声,快点吃,够钟上堂了!学生强睁着惺松的眼睛快速地食完豆芽粉。这是生活里最简单的细节,永远就在日常之中……
说起高州东门豆芽粉,在粤西无人不晓。当地人用大米磨浆制作的粉皮品种,通常有捞粉、粉卷、粉条等,国内很多地方称这种用大米磨浆制作的食物叫粿条。据说,东门豆芽粉这间老字号始创于1979年,店铺在城中东门横巷,现在已是第二代接班经营这间老店了。其价格也由最初的两毛钱一份升至现在的四元一份,童叟无欺。粉店初创时,放入豆芽,让味道香滑可口,加上免费送白粥、甜醋,人们觉得经济实惠,于是一传十,十传百。口碑传开后,每天一大早市民便大排长龙食豆芽粉,成为城中一景。粉店也做瘦肉粉,如帮衬豆芽粉和瘦肉粉各一条,就称之为“鸳鸯粉”,周围几所学校的学生都把它当成早餐饭堂。
豆芽粉需纯手工制作,耗时较长,由于早上食客较多,每天凌晨就要早早起床,提前把浸好的大米打磨成米浆,然后倒入托盘中,用刮板把米浆刮均匀平铺至托盘上面,厚度约2~3毫米,之后把多层托盘放入蒸架中,过得五六分钟左右,取出托盘,用切刀将粉皮划成长方形,跟着加入已蒸熟的绿豆芽卷起来就完成了,至于选材时使用绿豆芽而不用黄豆芽,店主解释是绿豆芽嫩滑,口感好,米浆则要选用本地粳米来磨,才能保持口感爽滑。
记得初中读书放暑假时,家人有时没空煮早餐,便到附近去食一碟东门豆芽粉。很多人从少年读书到去外地工作后,都会回到店里食上一碟简单的豆芽粉,有人食着食着便突然说,这粉怎么跟从前的味道不一样了?是的,以往食豆芽粉时有同学、有亲友的陪伴,时光倒流之下回忆的味道又怎么能一样呢?回不去的只能是青春那一刻时光印记,留下的友情、亲情、爱情都拌入了一碟又一碟的豆芽粉里面,有谁能说这味道还能跟过去一模一样的呢?无论社会如何变迁,人们的感情如何变化,豆芽粉店依然坚守着那一份街坊情,邻里爱,或许这就是豆芽粉味道的变与不变的最好回答吧。
有一次趁店中人不多时,我忽然好奇地问老板娘,为什么营业时间改成了24小时?她的回答很平和、简单,就是为了方便大家随时过来食碟豆芽粉呀。回答看似平平无奇,夜间不间断营业表面看是很平凡的举动,实际却为有限的生活增添了无限的人间烟火气味。有人的地方就有饮食的小店,无论是在深秋的凌晨还是北风呼啸的寒夜,搭客的摩托车司机、刚刚值完班的市民、下自修的学生,他们都能很方便地来食一碟粉和一碗热气腾腾的白粥,温暖肠胃,温暖心灵,正是店主数十年如一日,守着街坊,守着自己的经营信念,为古城增加了浓浓的生活温度。
有人说,平凡生活人间烟火藏在菜市场里,其实也藏在简简单单的一日三餐里。再波澜壮阔的人生,最终都会归于日复一日的平凡生活中,不论是各处美食,还是人世间的热闹,其实只要有对生活有所热爱,有所希望,活得有烟火气便已足够。
(图片 | 网络)
精品回顾
【散文】陈跃 || 美味杨桃鸭【散文】陈跃 || 红旗下的小洲村【诗歌】陈跃 || 高城的秋(外一首)【作者简介】陈跃,文学爱好者,广东高州作协会员。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