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即使变成虫子你都爱?关键是,ta还信!

– 长大也要看绘本-
——“我变成虫子了你还会认得我吗?”
——“你变成什么我都会认得。”
——“嗯,我也觉得。”
直到现在我想起这段对话
都能深深地感到自己被爱了
最近常常在想
如果我这一生就这样了
再也得不到更多的快乐
再也没有任何新的境遇
或者生命戛然而止
就我从前度过的人生而言
是否已经获得够本?是否心满意足?
你觉得呢?
心满意足可能还没有
但是也已经够本了
因为我相信“即使变成虫子,依然有人爱我”
这是我存在过、被深爱过的证据
的确,去爱他人使人伟大
而被深爱则使人无怨无悔
但我们离开家庭与学生时代的圈子
来到更广阔的世界
大部分的获得都被标上了价码
我们渐渐遗忘了
有些爱是不需要通过任何努力获得的
所以我们才让内心的小孩努力长大
去抵御外界的寒冷
我们卯足了劲、也做好了利益交换的准备
越是如此
越是会在偶尔被他人真诚关心的时候热泪盈眶
到了一定年纪全世界都会要你长大的
去做符合这个世界上与你年龄相仿的人
都要做的事
但是我打算不让内心的小孩长大
所以才更要强大
要学会各种本领去保护她
为什么?
她身上有着被无条件爱着的印记
不是后天不断上进、打磨自己、变得光彩熠熠而争取来的
我想允许她、守着她
一辈子做女孩
即使变成虫子也依然被爱
可以做我的墓志铭
文|萌萌
图|5+1
排版|居居
音乐|《虫儿飞》
笔者的话
——“我变成虫子了你还会认得我吗?”
——“你变成什么我都会认得。”
——“嗯,我也觉得。”
小时候读弗朗茨.卡夫卡(Franz Kafka)的《变形记》
成了我很长时间里最大的噩梦
很担心自己一觉醒来就变成了虫子
从此爹不疼娘不爱
在又脏又臭的房间里痛苦无声地死去
困扰了很久后我实在忍不住了
担心地问妈妈:“我变成了虫子你还会认得我吗?”
她很笃定地说:“你变成什么我都会认得。”
现在想来这个回答还真草率啊
但我还是相信了
回答:“嗯,我也觉得。”
从此关于变虫子的噩梦就没有再回来过
独自一个人在美国求学的时候
在深夜里望着米白色的天花板会很害怕睡去
就会想起小时候和妈妈关于变虫子的对话
竟然觉得这也算是一种特别的乡愁吧
图片来自绘本《卡夫卡变虫记》
直到看到这本叫《卡夫卡变虫记》的绘本
才发现:噢!原来全世界的孩子都会做一样的噩梦
更神奇的是
全世界的爸妈连回答都是一样的啊!
最神奇的是
全世界的孩子听了爸妈的话,都信了
小男孩卡夫卡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甲虫
他勉强穿上了衣服裤子去向家人求助
结果家人因为忙碌着手上日常的事 都没空搭理他
根本没发现他变了虫子
图片来自绘本《卡夫卡变虫记》
结果到了学校竟然也发生了一样的事
大家都不仔细看一眼卡夫卡
除了最好的朋友迈克尔
他虽然落下担心的眼泪
可是完全没有嫌弃变成虫子的卡夫卡
还和他一起寻找解决的办法
虽然当虫子有一定的优势
(比如做算数的时候和踢足球的时候)
但是连变虫子都没人发现
是非常有挫败感的
就在他回到家里关上门
倒挂在墙上看日落的时候
(看过《变形记》的我们开始担心他要默默死去了)
爸爸妈妈敲门进来喊他吃饭
图片来自绘本《卡夫卡变虫记》
“你们会伤害我吗?会拿杀虫剂喷我吗,像对付后院里的虫子一样?”卡夫卡问。
“下来吧,亲爱的。”妈妈说。
全家人拥抱亲吻他
还因为之前的忽略对他道歉
“我现在变成了虫子,你们还爱我吗”卡夫卡问。
“我们永远都爱你。”爸爸说。
“不管你是男孩还是虫子。”妈妈加了一句。
看着卡夫卡安心地睡去
我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
那个每天无忧无虑
除了去爱、就是相信被爱的时候
迈克尔、爸爸、妈妈、妹妹凯特琳
好像就是我生活中的人们
我相信许多人一定会把卡夫卡的《变形记》
和这本《卡夫卡变虫记》作对比
感叹相比起卡夫卡对于人情凉薄的冷酷讽刺
绘本更温暖也更适合孩子阅读
图片来自绘本《卡夫卡变虫记》
而对我来说最感动的
是当时我们真的相信
即使变虫子,也一样有人爱我
这件事
去爱已经难得
但相信自己被爱
更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安全感
如果有一天我告诉你
“即使你变成虫子我也会认得”
不要以为我疯了说胡话
那是因为我真的爱你
而你 只要相信就好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