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姜广富:?为活人送花圈

为活人送花圈
 
山东 姜广富
  话说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江山县水利局局长李阙德,有个亲戚在县里,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李阙德靠着这柄保护伞,投机钻营,几年的功夫,坐上了县水利局局长的宝座。
  这李阙德,就像《红楼梦》里的孙承祖,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一旦大权在握,便我行我素,专横跋扈,吃喝贪腐,不光有经济问题,同时还有严重的男女生活作风问题,光水利局和他有染的女人就有一个“加强班”。
  水利局有个叫杨水花的女员工,是后勤的一名普通保管员,人长的漂亮又风骚,人送绰号“杨贵妃”。一双勾人魂魄的大眼睛,让李阙德看到就想入非非。李阙德看中了她的丰乳肥臀,杨水花看中了他手中的权利,干柴烈火,二人一拍既合,勾搭成奸。杨水花的手段可真不赖,自从傍上了局长大人,仓库保管员摇身一变,来了个华丽转身,一跃成为水利局的财务科科长,掌握着财政大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成了全局上下的实权人物。
  杨水花和李阙德的奸情,成了全局上下的公开“秘密”。曾经有不少人写过举报信,反映李阙德的问题,可人家有保护伞,后台硬,官照当,女人照睡,谁能奈他何
  杨水花的老公刘洪山也在水利局,李阙德睡他老婆,他早有耳闻。俗话说: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七尺男儿,头上戴着一顶令人唾弃的绿帽子,奇耻大辱,不共戴天,惹得他七窍生烟,怒从胆边生,说什么也咽不下这口窝囊气。刘洪山深知李阙德后台硬,想扳到他不容易。那也不能让他逍遥自在,给他点颜色看看,一条要人命的毒计在脑海里油然而生。
  这一天的下午两点半,江山县水利局大院里,人们像往常一样上班,在办公室里忙着各自的工作。
  突然,两辆皮卡车缓缓驶进了水利局大院,每辆车上都带着一枚花圈,办公室主任莫名其妙,赶紧迎接询问:这是给谁送的花圈车上的人回答:“李局长……”。主任说:“李局长正在二楼开会呢!”来的人大吃一惊,这是怎么回事
  说话的功夫,又有几辆车也进了大院,车上都带了花圈,来人解释说:“我们接到市水利局办公室的通知,说李局长身患急病去世,今天下午三点举行追悼会,我们受领导的安排,是来参加追悼会的”。一听说局长在开会,这事岂能儿戏,来的人很知趣,带着疑惑和尴尬,马上离去。
  李阙德听了这蹊跷事,脸色像死了亲爹那样,一会儿白,一会儿黄,牙齿咬得格格响,赶紧报了案,让警察查明什么人在捣鬼
  捣鬼的人就是刘洪山。警察经过深入调查,查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因造谣生事,刘洪山被行政拘留十五天。
  原来刘洪山为出这口窝囊气,亲手导演了这出恶作剧,他借用公共电话,给市局办公室打电话说:“他是江山县水利局办公室的,局长李阙德因突发心梗去世,定于某月某日下午三点举行追悼会”。
  市局办公室人员也是个马大哈,这种事还能有假,也没核实,给市局领导汇报后,给各县水利局打电话通知参加追悼会,竟然惹出了这天大的笑话。
  这事发生后,李阙德倍感窝囊,没有了昔日的八面威风,没有了以往的专横跋扈,盛气凌人,一度萎靡不振,像个病猫,整天闷闷不乐。几个月后,一天夜里竟然中风偏瘫,虽经全力医治,仍不见好转,只能在轮椅上整天摆着范伟的小品中的台词“非常6+1”造型,了却余生。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什么样的人都有,什么光怪陆离的事都会发生。不论你在什么位置,都要恪守做人的底线,当官了要想着底层人,暴富了要想着穷人,不要忘乎所以。有道是:人在做,天在看,举头三尺有神明,劝人莫作恶,作恶折寿命。
责编:丁松 排版:何苗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原创作者姜广富,喜爱文学写作,习惯用文字记录生活中的人和事,是活跃在文学创作圈内的老兵。
孔雀文化投稿须知(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