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她很脏,却是10亿人眼中最圣洁的女神

按理说,摄影师旅行,都不会去人流扎堆的地方,钟廷栋也一样。
可瓦拉纳西不同。
印度12.95亿人口中,80%的人信仰印度教;对这10.36亿教徒来说,恒河是信仰的圣河,瓦拉纳西是朝圣的终点,是圣城的圣城。
去这座千庙之城,看一场生与死的轮回。
旅行攻略vol.22
生与死的轮回,瓦拉纳西
钟廷栋(微博ID:JELLY毒果冻),摄影师,喜欢探索历史人文厚重的地方,也喜欢原始寂静的旷野。
都说印度是个传奇的国家,可钟廷栋没想到,除了四处林立的庙宇,一座城市还能这样奇幻。

瓦拉纳西依恒河而建,拥挤的建筑群像一张密集的蛛网。
低矮的房屋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楼与楼之间留下的狭小间隙间,既通车,也行人,时常还有几只神牛,悠然地踱步在车流与人群中。

街道两边排列着各种各样的商铺。
一头长发的嬉皮士正在店里教人打鼓;
手工艺商店前挂着一张日语推荐牌,
一只猴子从门前路过,
跳到对面的食品店,随手拿起一根香蕉,
又顺着屋前的廊柱爬上了屋顶。

街道上散布着动物的粪便,
车、人、动物走在一起,
时常造成交通拥堵,
但也没人叫嚣着发脾气。
大家都慢悠悠地等着,前面的牛挪一步,后面的人挪一步,车再挪一步,似乎没有人赶时间,所有人都是好脾气。
在瓦拉纳西,物质的世界是混乱而肮脏的,精神却是神圣而深邃的。
「痛饮一杯恒河水,来生再做印度人」
从小听「再一杯,那古老神秘恒河水」,也常听人们挂在嘴边的戏谑是:「来,干了这杯恒河水!」
好像没有豪饮过恒河水,没去恒河走一遭,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去过印度。
可如今的恒河水,还有人喝得下去吗?
曾经达到饮用水标准的恒河,是宗教和现实意义上的圣河。但自上世纪80年代工业发展入侵后,曾经自净能力超棒的恒河也招架不住了。
在2007年的一份报告中,有人对恒河水进行了检测,每100毫升恒河水里含有的大肠杆菌,数以10万计,而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安全线是500。
恒河一度被视为污染最严重的河流,吓退了一干试图以身试教,去恒河沐浴、饮恒河水的游客,却没能阻止印度教徒对她的朝圣。
徘徊在恒河边的每一天,钟廷栋都能见到在恒河沐浴的人。
年轻人大多会脱光了衣服,只留一条短裤,便往水里扎;上了年纪的老人则简单拿个肥皂盒,坐到河边的一块木板上,旁若无人地洗起澡来。
河岸边摆放着一排水壶,有人走到岸边,弯腰灌上满满的一桶,再举过头,将水从头上淋下来;也有人走到河中人少些的地方,浅浅地装上半壶,拿起就往嘴里灌。
知乎上一个问题:喝一碗恒河水是怎样一种体验?
一个刚喝完一小口的人,半小时拉了十几次,屁股仿佛被马桶吸住——哦对了,喝完时他看到河上一具浮尸漂过。
「恒河边的葬礼」
钟廷栋之所以不喝恒河水,除了密集的大肠杆菌,还有一个原因。
早在去印度之前,就有朋友发消息给他:「听说恒河水面会有浮尸,你可要小心」。
恒河水面为什么会有浮尸?
在印度,恒河被称为「母亲河」,贯穿了印度几千年的文明。传说她能洗去人一生的罪恶,也是印度教徒心里的「圣河」。
在主张「轮回」的印度教教义中,一生苦修之后若能葬于恒河,便是最完满的结局。但并非所有的印度教徒都能体面地接受恒河最后的抚慰。
印度的种姓制度由来已久,在雅利安人最早的宗教典籍《梨俱吠陀》中,就在种姓上对印度人进行了高低划分。
最初的4种种姓,由高及低,即:婆罗门(僧侣)、刹帝利(贵族和武士)、吠舍(平民)、首陀罗(奴隶)。

尽管印度政府致力消除种姓制度已久,但传统力量的残留依旧无法根除。如今的印度,占据了大量资源,有着较好的身份地位的,大多仍是高级种姓家族。死亡面前,依旧如此。
恒河边上,每天都有人把亲人的遗体送到恒河边,等待火化,钟廷栋便见过一次。
在逝者遗体到火葬场前,会有专门的工作人员,负责将柴火堆成一个圆。随后逝者家属会将裹着布匹的逝者用木床抬来放到柴堆上,祭司会接过家属手中那盆从家中点燃的圣火缓缓开始整场仪式。
一场仪式下来,对于逝者的身份大多也能猜测几分。若是排场大,礼乐声响亮的,大多是非富即贵;至于穷者,甚至可能连火葬的柴火都无法备齐,最后肉身还没焚尽,便被投入河中,等待恒河的宽慰。
运气再不济者,就会成为恒河上漂荡的浮尸,让他方游客避而远之。
「见过了死,便会向往生」
祭祀是印度教最重要的部分,每天晚上到了7点,恒河边上的祭场和神坛都会展开一场盛大的祭祀。
穿着印度长衫的年轻婆罗门挥舞着手中的火焰,一步步进行着这训练已久的仪式。
围坐在周围的信众里有戴着沙丽的女人、和歌的年轻人、用双手打着节拍的老者、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
但这不只是一场表演,若你细看,喧天的锣鼓声中,有双手合十,虔诚祈祷的信徒;拿着河灯到岸边为逝者祈愿的过客;也有早已泪眼婆娑的老者。
每一个信徒都有自己信仰的神,他们借由夜晚的祭祀与心中的神对话。无论是生,还是死,此刻都有了面对的勇气,和解的方式。

「日出,重生之后又一日」
或许是出入藏区太多次,钟廷栋心中早有一股「佛性」的淡然。
在他眼中,死亡和出生都是人生必经的一程,万千生灵从「无」中来,最后又到「无」中去,大喜大悲也终将化作虚无。
可当他亲眼见证了一场死,再重新出现在恒河边上的时候,却很难不感动。
晨辉洒落在河面,眼前是一片宁静平和的景象。日祭过后,恒河慢慢热闹起来。

河里的船夫渐渐起了身,直接从河里舀起一杯水就开始漱口;
浅水处光着臂膀的男人沐浴结束后,总会虔诚地进行祷告;
昨夜睡在恒河边上的母亲刚从睡梦中醒来不久,又从包里摸出一把梳子开始给女儿梳头……

等到日头高了,各种各样的人便会在街巷中醒来,又一次慢悠悠地来到河边。
那个着装怪异的游方僧还是在同一时刻,出现在同一位置,只是昨日闲坐在阶梯边看书的欧美人不见了,坐在高墙边画画的姑娘也不见了。
日光之下,生死轮回,聚散有时。
文中所有图片由@JELLY毒果冻提供,
版权归其所有。
印度实在是个神奇的国度
从踏入印度的第一天开始,我就忍不住吐槽:
太阳毒辣得能将人化掉,旅馆卫生条件大多都很糟糕(恒河边上的旅馆床单基本都是在恒河洗的……),走到哪里都又挤又吵,基本还没什么肉吃(印度信众最多的两个宗教中,印度教禁食牛肉,伊斯兰教不吃猪肉)。
最主要的是,在瓦拉纳西最好别在晚上出门,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牛粪困住……
但同时它又有很多美好的地方,就像一个朋友说的那样:
「一开始你会不知所措,但是慢慢的,你发现那就像热浪,对抗它只会让你遍体鳞伤。只要纵身投入,你将从另一头游出。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最大的挑战就是适应它,不光只是适应它,而且还要超脱它。」
P.S:有着跨年旅行计划的你们都已经在路上了吧,上周跟大家分享了一些朋友的2017,期待更多朋友来分享你们的故事。
在过去的2017年,你去过哪里?看到了怎样的风景?遇见了谁,或者告别了什么?
2018已经等在门前,新的一年,你期待的远方又在哪?
-Layla
?
旅行,还可以去这里:
杭州丨哈瓦那丨贝加尔湖丨京都
威尼斯|肯尼亚|天空岛|曼谷|龙目岛
伊斯坦布尔|NC500|御藏岛|冰岛
斯里兰卡|镰仓|白沙瓦|新西兰|帕劳丨清迈
还有他们,带你去看世界:
星巴丨Lulu|飞Man|阿郎|编号223|探骊
卜亦然|李桐|祝小兔|乔大伯|蕾拉小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