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顾吧:那山那海

那山那海
安徽安庆顾吧
  那山就是赤湾山,那海就是伶汀洋。
  赤湾山位于深圳南山半岛的最南端,面对浩瀚的伶汀洋,就像一位哨兵守卫着珠江口的左岸。著名的蛇口工业区就在那里,当下号称特区的特区——前海新区也在那里。
  车过蛇口海上世界,很远就能看到女娲补天那尊乳白色的雕像。转过山口,当代的价值观:“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金色大字以显眼的位置镶嵌在山崖上。穿过一憧憧楼宇,驶过一片片厂区,车子在山道上左盘右旋,立交桥不时从头顶闪过,身边则是川流不息的车流。的士开着冷气,虽听不见海潮声,但我感觉赤湾山到了。车停在海拔170米高的赤湾山鹰咀,面前兀立着有8米多高的城基就是左炮台。南国的大榕树,根深叶茂,遮天敝日,粗壮的根系,牢牢地扎进了花岗岩的台基里,扎进了这赤湾山的鹰咀崖里。
  明洪武年间,这里就曾设有墩台,以报海警。清康熙八年,改建成赤湾左炮台,与赤湾右炮台遥相呼应。据嘉庆年间《新安县志》记载:“赤湾左炮台一座,兵二十名,生铁炮六位”。在诸炮台中,“赤湾左右炮台最为险要。”林则徐巡视珠江口时,曾重修赤湾炮台,为广东水师在伶仃洋和深圳湾击败英军发挥了重要作用。右炮台早已毁损,位于赤湾山上的左炮台也是以后修复的。赤湾山三面环海,风光旖旎,我没想到它曾是“粤省前哨、门户”之地。望着炮台上这门锈迹斑斑的生铁炮,还能想像到一百六十多年前它抗击侵略者时那威武的雄姿。
  就在左炮台旁,竖立着我国最大的一尊林则徐铜像。铜像位于高高的平台上,麻石台基上有赵朴初先生题字“林则徐纪念像”,平台四周则用方石砌成城堞式护墙,铜像面对海天,显得空阔高古,英气浩然。我仰望着这位先人,从小就熟知的民族英雄林则徐。只见林则徐手持单筒望远镜,身披战袍,腰佩长剑,目光炯炯地凝视着波涛汹涌的伶仃洋。林则徐看到了什么林则徐看到了伶汀洋面上宋元两军的最后一战,听到了文天祥船过伶丁洋,誓死明志,留下“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千古绝唱还是看到了明朝郑和率舟下西洋经过赤湾到后山天后宫朝礼的盛况当时,他看到的是伶汀洋面上密布的鸦片走私船和强盗们的战舰,他举起的是禁烟销烟和随时斩断侵略者魔爪的利剑。
  赤湾山上树木葳蕤,海雾缭绕,亦真亦幻,仿佛是海天之间的一处仙境,我眼前的雕像就是这仙境中的一尊神。神能指点迷津,教化众生。林则徐在这海把山围成的南山半岛,山把海围成的赤湾,讲述着中国近代的故事。只见林则徐深锁双眉,慢慢地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因为他看不到当时中国的出路,正如中国历朝忠臣良将一样,因没有女娲在世,无法支撑起将倾的王朝大厦。就在他成功进行虎门销烟一年后,被革职充军到新疆伊犂。也正是这一年,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西方资本主义列强用大炮战舰敲开了中国大门,逼迫清政府割地赔款,签定了一个个丧权辱国的条约,使近代中国坠入苦难的深渊。只有到了1984年12月中英两国政府联合声明和其后的中葡两国政府联合声明,香港和澳门才得以回归祖国。“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是文天祥的亲身感受,是葬在山下的南宋最后一个皇帝宋少帝赵昺的经历,也是林则徐的切肤之痛。但是林则徐,面对失败和磨难,“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峥峥铁骨,掷地有声,以他忠诚爱国的浩然正气,完成了人到神的华丽转身。
  我站在赤湾山鸟瞰赤湾,山下船厂、码头、大厦连排成片,集装箱码头塔吊林立。正如我在深圳湾远眺赤湾山一样,昔日的小渔村早已看不到了,海还是蓝湛湛的那海,山还是青郁郁的那山,就在这里,在南国海边最先崛起的蛇口工业区现代化的海港和高楼大厦,鳞次栉比,一片兴旺;在伶汀洋面上,已建成了“新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港珠澳大桥,把香港、珠海和澳门紧紧地连在了一起;而世界级的港珠澳大湾区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设之中。那山那海精气所凝结成的五彩石,正在女娲的巨手中把南国打造得更加绚烂多彩。
作者简介
顾吧:原名顾乐生,74岁,主任医师、安徽省科普作协委员、安徽省作协会员。业余爱好写作,著有《海石花》《舟行记》等散文集。
孔雀文化投稿须知(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