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柳袁照:神秘的森林深处,找到一个什么都裸露的地方,无异是圣地了

穿越老里克湖
那几天心里有些郁闷,说不出缘。于是,相约几个朋友外出旅行。没有寻找那些盛名之下的景点胜地。而是奔赴吉林长白山脉,专程去看雪。也没有找旅行社安排,而是请当地朋友寻了一辆车,随心而走,随性而行。一个叫三木的当地朝鲜族向导,带领我们从延吉坐了两个小时的车,到了和龙县与安图市交界之处的原始森林,这是深山老林,我们开始了徒步穿越老里克湖的行程。
江南的春夏秋冬,四季虽然分明,但到了最寒冷的时候,也不会超过零下五、六度零,冬天下起小雨,会给人一点阴冷的感觉。雨停息以后,房前屋下挂些小冰凌,已经是奇观了。江南人经历的都是"小寒小热",不出家门,一辈子都见不到大山大水。小山小水中的人,发不了狂,在园林般雕琢的天地里呆久了,免不了柔弱和太过于自我。
走出江南,就不是这个样子了。我曾在寒冷的冬季,去神农架,感受荒凉,整个群山峻岭几乎就是冻成了一块冰,汽车就在冰封的悬崖上行驶。我曾在同样的冬季,走在冰封的松花江上,走一步,滑一步,滑一步,摔一步。但是,都没有"老里克湖"寒冷、苍凉、原始。这里可是真正的林海雪原,老里克湖在森林深处,是海兰江、洞河与红旗河的发源地。这个地方是吉林,甚至是东北,乃至全国,少有的原生态的雪乡。没见到村庄,没有人烟,更没有被开发成旅游景点。我以为,再美丽、幽深的地方,一旦成为景点,不是被雕琢,就是被改造,不是商业化,就是世俗化,就再也难逃脱厄运了。发达的地方,还好一点,落后的地方,更是如此了。没有开发的条件而开发,没有挖掘的境界而挖掘,往往就是破坏。也许是太偏僻、太寒冷的原因吧,这里竟然没有被开发和挖掘,也真可以算是奇迹了。天寒地冻,零下30多度以下,从未穿戴这么多,从头到脚全副武装,滑雪衫、冲风裤、头上戴着雷锋帽、腿上绑着当雪护套。挎着背包,不带水、不带任何吃的东西,但我要带上大大小小的照相机和摄像机。从汽车上下来,我们即钻进森林,没有道路,没有任何指示标志,一切都呈现出它的本原状态。
我们进入森林的时候,雪已停息。真是一个奇妙的世界,雪是这里的真正主人、雪是这里的真正的伟大作品。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雪,第一次见到雪还会把自己塑造成如此绝妙的艺术。用铺天盖地、用银装素裹这些词来形容这里的雪和雪景,是很拙劣的行为。整个森林就是一个白雪装扮的"动物园"、"植物园",这里的雪,是精灵。原始的森林里,自然生长着大大小小、错错落落的树,有时茂密,有时疏朗,雪落在树上、落在树干上、树枝上,奇奇怪怪地堆积着、堆压着。高大的树干直插云天,那些树干上落满的雪,层层叠叠,越叠越高,越叠越厚,形体越来越大,不断膨胀,常常下面小、上面大,里面小、外面大,危危耸耸,多为因势赋形,有的像一堆堆松鼠,排着整齐的队伍,沿着干与枝向上攀援;有的端坐在树杈处,戆戆地像熊猫,或狗熊。而那些矮树、矮枝上的雪,那些灌木丛中的雪,那些垂落的枯枝败叶上的雪,虎狼豺豹,飞禽走兽,样样都能找到踪影。一棵树、两棵树如是,已经称奇了,一处地方、两处地方如是,也是不得了的景观了。无法穷尽的森林,到处如是,到处都有变化,到处有独特的发现。
在这里惟有敬畏。茫茫的林海雪原,我们几乎都不敢随便乱动脚下、手边的任何一块雪,任何一朵雪花、任何一堆雪,任何一处雪景,它们在这里是那么的自然与和谐。我们停下拍照留影,都是小心又小心,一个朋友拍照留影时,不小心碰坏了身边树枝上的一处雪景,他自己心痛,别人也心痛,不仅受到了他人的责备,而且自己也在自我责备。你想在这里大雪仗吗?你想在这里滚雪球吗?万万不能,甚至连有这些念头,都是一种亵渎。世界上,有许多景、许多物、许多事,因为缺少敬畏,而让这些景、这些物、这些事,面目全非,让人遗憾、让人痛心疾首。以为人能为所欲为。自古以来,人为所欲为了,这个景、这个物、这个事,也就到了尽头了。尽管冬天过去,春天来临,森林里的这些美丽而美妙的雪景,会消失,会一点一点地消失,但这是自然地消失过程,同样会是奇妙的,决不同于人为的破坏与改变。
穿越老里克湖,值得记住的是也正是这个穿越的过程,以及这个穿越过程给我的浮想联翩和启迪。森林突然稀疏,眼前出现一整块空旷的冰原,向导三木告诉我们,这就是老里克湖。我们大家几乎是奔跑到湖上,不管是男生,也不管是女生,不管是青年人,也不管是中年人,甚至是老年人,挥舞手臂,狂喊狂呼,有的干脆就地躺在冰湖上,仰天、俯下,打滚、旋转。森林与森林里的湖是有区别的,森林里有许多掩藏和不能掩藏的事物,有许多神秘。而冰湖是旷野,更是狂野,冰原上一切都不能掩藏,什么都是裸露的,在神秘的森林深处,能找到一处什么都裸露的地方,无异是圣地了。老里克湖更加寒冷,这种寒冷,无法抵御,站在老里克湖上,每一个瞬间都有狂风吹来,无法抵挡。无法抵挡,也就不再抵挡,我们迎寒而立,迎寒而站,尽管冷入肌骨,冷入血脉,但是,我们心里却激动着,热血沸腾,这是真正大美的天地,我们惟有敬畏。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