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柳袁照:做如自然般美妙而神采飞扬的教育

我找到这样的时辰 江南从冬天苏醒 我愿意与你一起去旅行 行行重行行 我找到这样的美景 我们都从冬天苏醒 我愿意与你一起去行吟 行行重行行
——摘自作者《锦溪行》
一个个瞬间,看似平常,但对未来而言,都会不同凡响
做如自然般神采飞扬而美妙的教育
﹏﹏﹏﹏﹏﹏﹏﹏﹏﹏﹏﹏﹏﹏﹏﹏﹏﹏﹏﹏﹏﹏
我去过世界上一些最后的“圣洁之地”。云南西双版纳的原始森林、西藏的墨脱,这些地方都可以说是人类的最后的家园。在当下快速变化的现实面前,雨林、沼泽地、高山与河流都会瞬间消失。在西藏墨脱,我翻越一座又一座雪山,越过一条又一条高原河流,才到达那里。进入其中,有无限的的美,一树一树的杜鹃花,盛开又凋谢,落红如血,点点斑斑,铺满森林之地。每一棵树都高大挺拔,每一棵树身都爬满苍翠的、湿润的藤蔓。树生树长,花开花落。一切都令人欣喜又惆怅,敬畏又忧伤。阳光透过层层密密树枝树叶,那种明暗变化,更让森林有一份迷蒙与神秘。学校,对整个人类来说,何尝不是自身为自身传递生命气息的最后家园?我去墨脱,所获得的感悟,所获得的美感,更多的来源于跋涉的途中,即使到达了目的地,所有的美丽景色,也不是“一目了然”,一步一景,移步换景。常常走几步,会有意外的惊喜。
教育的“自省”过程,现在往往被省略了。教育需要不断地被提醒,那不是理想的教育。我一直认为,学校是教育人的地方,但绝不是说教的地方。在我所在的学校,校园里是见不到说教性的标语口号,那种表决心、表态性的文化标识也是没有的。让学生自我感受,自我认识,自我觉悟,那种形式与状态,才是美妙。大自然之趣,有时让人不可思议。我们校园有花石纲遗物瑞云峰,以及周边许多太湖奇石。这些湖石,左看右看,前看后看,上看下看,我们都看到了了什么吗?想象、想象、想象,还能想象出情景、故事、奇遇。我们师生常常都能把它们看成是一段段历史的凝固体,看成是人类借助大自然所表达的情感与情怀。凝视湖石的过程,是审美的过程,也是教育的过程。这样的过程,有思维的奇遇,有情感的奇遇。
教育的一味“开门见山”,教育的追求“捷径”,是教育的功利化倾向的反应。教育何尝不是社会的阳光?教育的阳光必须明亮、必须明媚。当下学校的状态,学校教室里的日常状态,决定了人生存在未来世界的状态,从这一点来说,我们还必须大力提倡教育的慢行为,这种慢行为,是一种曲径通幽的表达,是教育之美的表达,也是教育本质的表达。真正体现了人性的本质追寻。所以,我呼吁:教育还需要一点迷蒙与神秘。
这样的神秘与美妙,应该存在于我们日常的学校教育之中、存在于我们的日常课堂上。我越来越感觉到,课堂的质量、状态和境界是学校教育的真正境界。多年来,我们学校追求闪耀着道德光彩的审美课堂,就是要让课堂回到自然的、愉悦的、美的、有真正思维品质的状态中,这既是对教育优秀传统的回归,也是教育使命的理想追求。我们举行曾 “诗化数学、诗意课堂、诗润心灵”活动、 “诗性教育背景下的语文审美课堂”的研讨会、与江浙沪三地九个高中学科 “同课异构”活动等等,都给我启发。如今的课堂,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单纯课堂,也不是教师能完全自主把握的课堂,它是社会要求综合的反映,也是各种价值观,包括教育的各种价值取向碰撞、冲突、妥协的产物。其中有坚守,也有突围;有欣喜,也有无奈。是在现实与未来之间的行走,也是在现实与浪漫之间的行走。
我们追求“审美课堂”,就要有面临各种问题、矛盾的准备,以及相应的实践策略。有专家说:“没有高考过不了今天,没有改革过不了明天。”这句话流行的话,是对有志教育改革人士的告诫。我们追求“审美课堂”,在具体操作中,要求老师从两个层面去做:一是做在当下国家考试制度下的有效课堂,二是做体现诗性特点的美之课堂。这样的认识,这样的态度,对否?是机械地割裂理解“考试”与“诗性教育”的关系?是一种妥协?还是找到了最佳结合点?
语文课堂,追求它的审美性,容易被大家所理解。而数学课堂,追求它的审美性,却不容易被大家所接受,担心者担心这样的“课改”是不是走偏了?认为数学哪有“美”之说?数学本来就是一门充满美、充满诗性的学科,却被长期以来课堂技术层面的做题训练,搞得忙面目全非,本末倒置。江浙沪三地“同构异构”活动中,有一个学科的案例很典型,同题异构上课的老师,或特级教师,或名教师,或当地的年轻骨干,请的评点专家也是第一流的。评课时,矛盾出现了,某一节课本省认可为最佳,却被外省认为最差,双方言辞激烈,几乎不欢而散。这样的争论与交锋极有意义,我们要反思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异?因为评定“好课”的标准不一,对好课的价值取向不一,对“什么事有效课堂”的理解不一,一方或许反映了现实的需求,甚至是功利的需求,另一方或许反映了理想的要求,似乎有些务虚,但可能体现了未来好课的走向,一个是“现实”,一个是“浪漫”,是不是都有道理?
我又联想到曾在美国康州尼米高中的校长跟岗培训。我曾几去过美国,相隔十多年,美国的教育变化很大。变化最大的是对中国教育的重视,中华元素多了、中华教育的元素多了以前,美国的中学,即使国际学校很少中国学生,现在多了,而且乐意招收中国学生。他们也要举办学科竞赛,有的是州里组织的,有的是学区组织的,比如,数学竞赛,每个学校的前十名总有超过一半的得奖者是中国学生,其中又以大陆去的学生居多。一味说美国中学宽松真是片面的误解,美国也要统考,也要排名,只是不是教育部门排名,不是学校自己排名,而是社会中介机构排名,还会刊登在当地的报纸上,且这几年有越来越严格的趋势。美国同行对我们说:现在是美国教育中国化,中国教育美国化。说得真有些道理,这同样引起我的深入思考。
教育是不是也有钱钟书所说的“围城”现象,城里的要往城外走,城外的人要往城里走?曾就收到湖北秭归的一位老师发来的一封信和一篇随笔,阅读以后,我很感动与很感慨。立即撰写了推荐词,把文章推荐在校园网的校长推荐栏目。推荐词是这样写的:“早晨,我打开邮箱,看到一篇湖北秭归周老师发来的教育随笔,他是前几日来参加诗性教育背景下的语文审美课堂研讨会的。读了他的文章,让我感动,我们刚开始起步的探索,全国的同行们就给我们如此的肯定与赞美,唯有惭愧与继续努力。秭归是诗人的故乡,一点不错,那是我们的诗性的源头。我们也期待苏州十中的老师能早日踏上那块土地,踏上我们友好学校湖北秭归一中的校园,汲取前进的动力。今把该文推荐于此,供大家一读。”这位老师是这样说的,不妨摘抄两段与大家分享,他说:
“柳校长做专题演讲,那是一个语文老师的心声。他写下水作文,他改写名家诗文,他上公开课时常请听课老师直接参与课堂教学。一次,一位老师上公开课时也请柳校长答问,他发言完,过了一会儿,即将下课了,可他感到意犹未尽,又主动举手补充发言,那状态,那对我真是一种震撼。他首先是一个诗人,其次是一个语文老师,最后才是一位校长。诗人的浪漫与多情,语文老师本真与执著,成就了为理想孜孜探索的他。”
“苏州十中的语文老师展示的六节语文研讨课,有写作、小说、文言文、现代诗歌,古典诗词,校本课程,全方位地展示了他们的语文观。让我真实地感受到苏州十中的老师在践行诗性教育中的探索精神。不管是诗歌教学还是作文教学,执教老师都写了下水作文,当我翻读到他们语文老师的论文集时,我就知道老师写"下水作文"在他们是一种自觉了。”
“活动中,当苏州十中八十高龄的退休教师秦兆基,语重心长地说:“人的生命是有限的,选择可以是自由的”;当江苏省教科院杨九俊说:“让课堂向四面八方打开”;当华东师大中文系教授胡晓明说:“诗性的教育,就是让生命开花”,华师大语文教育研究中心王意如教授说:“静,是诗性教育的前提”之时,我知道,这些美丽的珍珠,是诗性教育把它们串起来了。”
读着这样的文字,我感觉到这位老师由衷的赞许,以及与我们共鸣所发出的优美之声,也许他把我们看作是浪漫的一群人;把“诗性教育”看做是浪漫人的举动。我们果真浪漫吗?我们不无忐忑和担忧吗?在 “名校之旅”考察中,我曾带骨干老师去了一所高考升学率极高的县中。不说其他,仅课间学生的“跑操”,就让我震撼。我是极不轻易用“震撼”两个字的人,这次真的是震撼了,一个班级一个方阵,每个学生穿着统一的校服,跑操的音乐响起,四、五千人都是同一节奏和步伐,一个学生紧贴一个学生,人贴人,没有间隙,任何一个人的步调错乱,都会导致队伍的溃乱,而他们始终整齐划一,即使部队的战士也就是这个水平了。再去课堂观摩,师生上课的特点与风格,几乎与“跑操”相差无几,高度的统一,高节奏、高效率,即校长介绍时所津津乐道的“国家课程的校本化实施策略”。返回学校之后,我们学校的一位老师写了一篇考察随笔,其中这样写道:
“70个甚至数目更多的学生,挤挤挨挨,坐满了一间教室,去时正值夜自习,每间教室,每层楼,每幢教学楼都鸦雀无声,隔着窗,看到的是一个个伏案苦苦做题的学生。不知怎么的,心头冒出最初也是最真的感慨,竟然是这样一句话:可怜的学生,可怜的中国学生。第二天听课,看得更为真切了,课桌上、桌肚里、凳子腿中间都塞满了书,这还不算,几乎每个学生课桌旁都有一个整理箱,放满了试卷讲义和练习册。听了两堂课,高三复习课也好,高二的新课讲授也好,目的性非常明确,就是一切教学目标、教学步骤,都瞄准高考。课后座谈,老师介绍说,课文只上古文,现代文就是通过做题来学习,选修的课本,和高考关系不大的都不上。我们问,怎么提高学生的阅读能力?回答说,做题。再问:文学名著怎么教学的?做题。平时布置些什么作业呢?做题……”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所学校的社会认可度以及高校的认可度,我们学校是无论如何不能企及的,北大、清华每年的录取率于我省都是最多的。我很惭愧,我们差距很大。无怪乎我们这位老师在这篇随笔得最后写道:“参观完,同去的一位同事走在校园里,由衷羡慕地说,我的孩子,要么出国,要么就把她送到这里。”然后,紧接着又写道:"霎时间,我竟无语……"。
现实就是这样。什么才是真正的健康的、本真的、丰富的、美丽的校园日常生活呢?什么才能把健康的、本真的、丰富的、美丽的校园日常生活真正地渗透在日常的课堂生活中呢?如何让我们在现实中多一点浪漫?又如何在浪漫中兼顾一下现实?如何使我们在现实中要更多一点未来的元素?而更使未来不再如今天这样艰难与痛苦?我想起了两句话,一句是在阿尔卑斯山谷中一条风景极佳的大路上写着的标语:“慢慢走,欣赏啊”,后来汪曾祺受其启发,在一篇散文中向人们发出吁请:“慢点走,欣赏你自己啊”,还有一句是鲁迅说的,他说:“我每看运动会时,常常这样想,优胜者固然可敬,但那虽然落后而仍非跑至终点不止的竞技者,和见了这样竞技者而肃然不笑的看客,乃正是中国将来的脊梁。”是很有深意的两句话,借用在我们今日课堂教学的改革与探求上,似乎同样有勉励与警示作用。此刻,我真诚地呼唤“自然美妙的教育”,能像清泉一样流淌在我们日常的校园里、日常的课堂上。
教育还需要一点迷蒙与神秘。教育是什么?不同人有不同的解释。什么样的教育形态是理想的形态?同样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有一段时间教育讲效率、讲效益,一味追求有效,乃至高效。教育直奔主题,所谓“开门见山”,过程缩短了,捷径出来了。此种理念占据了学校教育的主导地位,包括智育,也包括德育。教育是不是都需要这个样子的呢?我以为不尽然。教育还需要一点迷蒙,需要一点神秘,所谓“曲径通幽”,教育需要有“美”伴随始终。开门见山,不是教育的唯一选择。捷径也不会是教育的最佳之路。我曾写过一首小诗,那是在春天的江南,我在锦溪古镇上,面对美景,情不自禁,表达我的感受,那何尝不是我对追求的如自然般美妙般教育的感受?
我找到这样的时辰 江南从冬天苏醒 我愿意与你一起去旅行 行行重行行 我找到这样的美景 我们都从冬天苏醒 我愿意与你一起去行吟 行行重行行
(本文修改于2017年7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