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小欧:老 陈

老陈湖南宁远 小欧
  很久没看见过棋友老陈了,心里特别怀念过去的那段岁月。  尽管我与老陈下了多年的围棋,其实对他并不了解;年纪有多大家住哪里有怎样的经历年轻的老婆长得怎样我一概不知。这也难怪,棋迷的心中只有棋,除此之外都不重要。如今我经常坐在电脑旁回忆如烟往事,经常就想起了老陈。  我认识老陈时,他大概已经退休了。那个时候我在茶馆里下棋,平常过来观战的都观棋不语;老陈却反其道而行,伸手就要去拿刚刚落下的那枚棋子,你怎么能这样下呢应该走这里才对呀。声音宏亮,似乎每个人都是他熟悉的“棋子”,引来大伙的一顿抢白。我以为遭此“礼遇”他一定会走开。但老陈非但不恼,反倒坐了下来,嘴巴也没闲着,只是稍稍“收敛”了些。  当时我虽没有多言,却已把他视为朋友。见他跃跃欲试,别人怂恿我与他下一盘试试身手。两个快枪手快意恩仇,片刻间竟手谈了三局,如果不是天色已晚,我想我们还会继续鏖战下去;倒不是他的棋力有多高,而是我们对围棋共同的喜欢。  老陈对棋的痴迷正对了我的胃口。我下棋图的是感觉,古人坐而烂柯,我没有那份定力,只有争分夺秒多下一盘;老陈更将这种感觉进行到底。他落子如飞,经常催别人走棋,你怎么下得这么慢黄花菜都凉了;但悔棋的速度更快,有时候也用用激将法,要是我走到这里,你就输定了。一句话让人气得“吐血”,他浑然不知。但老陈赢棋的时候少,再大的优势也会被翻盘;当有人揶揄时他从不较真,极少相争,过后就忘了,这份心境不落俗手,堪为妙着。  多年以来,老陈这“大意失荆州”的性格与“好管闲事”的毛病一直未改,也影响了他水平的提高。但我从未劝过他改,下棋总得有人输,让人家痛苦少一分,有时候不也是一种快乐的回报吗古有吐血之局,人若太在意胜负了,心便变得冷漠。  老陈自是个性情中人,他讲棋、评棋都不准,往往惹得一片“指责”,但自得其乐、陶醉其中。有时候更凭感觉说话,比如当觉得“欧总的棋还是有些味道”时,明明我的一着臭棋也连声叫好;当遇到他不服的人时,再妙的手筋也吹胡子瞪眼的说,你这个臭棋娄子,下的什么臭棋!  老陈婚结得晚,老婆比他小很多,看得出他心中疼爱。尽管说话嗓门大,当老婆打来电话,他总是轻声细语、面带微笑。印象中老婆从未陪他一起来茶馆下过棋,但老陈却是我们这群人中参加活动最勤的一个,不仅下棋时风雨无阻;义务帮忙做培训、当裁判,筹备会议和比赛,更是有求必应,自始自终都任劳任怨,甘为无名,也从未论及过报酬这等“俗事”。  后来下棋的人越来越多,找老陈对弈的人却慢慢变得少了,有时候老陈在茶馆里坐一天也难得过一回棋瘾,在黑白的世界里,喜欢围棋的老陈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这就是我认识的老陈。他永远在我的记忆中,也将一直模糊下去。当初我从未想过自己怎舍得了围棋如今还是将它放下。但人生如棋,落子无悔,喜欢毫无道理,痴心不可更改,即便远离残酷的胜负世界,我坐隐于棋盘,相忘江湖,自封九品。  多年未见老陈,他是否一如从前是否和我一样我不得而知,也不打听。虽说人是会变的,我唯愿老陈永远快乐下去。责编:丁松 排版:夏显亮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小欧,原名:欧阳昌盛,湖南宁远县人,定居株洲。曾在部队服役四年。退役后参加农村金融工作,先后担任过基层信用社主任、县信用联社多个管理岗位,现于株洲农商银行从事管理工作。参与创办株洲市棋类协会,并曾担任协会秘书长、副主席等职务,国家一级围棋裁判员。作为一名文学爱好者,近三年开始文学创作,已出版诗集《掏空的秘密》散文集《旧事重提》,诸多作品已入驻于杂志、报刊、微信平台。
孔雀文化投稿须知(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