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柳袁照:有感于择师比择校难

有感于择师比择校难这些年来,在校长发展、教师发展的问题上,不同的时候,提法似乎不同。有一阵子主要提培养“教育家型校长”“教育家型老师”;有一阵子热衷于提培养“名校长”“名教师”;现在更多的提培养“好老师”“好校长”。这些概念的内涵一样吗?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有时候,有的地方、有的场合、有的人,这些概念互用,也看不出什么区别。有没有专家在研究这个问题?我不知道,或许是太可以忽视的问题。其实不然,它们之间是有区别的。区别在哪里?我也一时说不清楚。不过,学生、家长、社会,都喜欢“好老师”。孩子入学,家长很关切会安排到哪个班级?是些什么样的老师?都希望能遇到一位或几位“好老师”。学生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他们也会说某位老师我喜欢,也会评价某位老师是好老师。好老师是不需要评比、评选的,也没有指标,不会一所学校一年只能评出两位或三位,多了属于超标,不被允许。好老师是口碑,标准不在教育行政部门手里、不在校长手里,在学生、家长的口中,被社会所认同。一所学校谁是好老师?每年的开学前,新生入学分班,热门的或者最热门的那位班主任,以及任课老师,一定是好老师。这些老师像传统的老字号,是品牌,一届一届都到同学认可、接受、赞誉。谁能进这类班级,往往只能校长说了算,有时校长说了也不算。不算,有两种情况,因为需求量太大,干脆随机分班,老师抓阄,一刀切,随缘。另一种由上级管理部门变相掌握、控制,连校长也没有多大的分班自主权。这些老师自己想要安排一两个人进班级,也是难上加难,没有班额。家长不在乎这个老师、那个老师有多大的名声,只在乎育人育得好,教书教得好,只在乎实际效果,至于这个老师名声大,那更好,没有名声也没关系。这里的“名声”,是各种称号,包括政治的、学术的。但这些都有指标控制的,不是说,谁达到了标准就能获取的。好老师是实在的,不是摆设,更是不用排序的。而名校长、名教师往往不是,是能够排序的。比如,国家级、省级、市级、县区级、乡镇街道级、校级,有梯度、有层次、有等级。包括参加各级培训也是如此,什么省级未来教育家培训,市级未来教育家培训,进入了这样的培训,也就成了相应级别的“准未来教育家”。有些人货真价实,属于好老师,也是真正的好老师,以自己的业绩进入了进一步深造的行列。有些人,却不是了。有的人因为善写,有的人会说,有的人领导喜欢,或还有其他不便说出来的因素。教育教学效果并不突出,也不受学生欢迎,尽管有各种称号、荣誉,与学生家长都没有多大关系,在他们眼里这些人并不是“好老师”。好老师有爱心,周身都洋溢着爱的气息。他们可以不是著作等身,可以没有在核心刊物发表多篇文章,也没有课题开题、结题与获奖。好老师,是不计名利的,有也好,没有也好,顺其自然,但是他们却是学校的中流砥柱。办学校是为了培养学生,需要老师干什么?——教书育人。这是常识中的常识。中小学的一切工作,都是为了“教书育人”,不是为了什么荣誉、称号,外在的东西是可有可无的。《老人与海》的作者海明威,在说到“好作家、坏作家”这个话题的时,说过这样一句话,他说:“再没有比装腔作势、申请参加法兰西科学院或什么科学院的人更下流的了。”说得似乎有点绝对,不过也有一点道理。能不能用在“好老师”这个话题的讨论上?会不会有点启发?海明威在讨论这个“好作家、坏作家”话题时,还有一段尖锐的话,他说:“说明一位作家写得好不好,唯一的办法是同死人比。活着的作家多数并不存在。他的名声是批评家创造出来的。批评家永远需要流行的天才,这种人的作品既完全看得懂,赞扬他也感到保险,可是等这些捏造出来的天才一死,他们就不存在了。”能不能借用到学校教育中来?对所谓教育家校长、老师,以及名校长、名教师,是不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听取海明威的意见?有些当下教育家、名教育人,也是被人“捧”出来的,能不能经过时间的检验、历史的检验?看来,我们还是少一点“家”、少一点“名”,多一点“好”,才好。最近,我一再建议:择校不如择师。一个区域,好学校(即家长心中的热门学校、理想学校)是一个定量,只有这几所,不可能满足更多人的要求。完全可以去普通学校,那里同样有好老师。不料有家长说:择师比择校还难。没有“内线”,不认识关键人物,如何能择到“好老师”?我说,现在学校绝大多数老师都是“好老师”。家长回答说:即使学校只有少量的不理想的老师、只有个别的“差老师”,假如我的孩子遇到了,不就是遇到了百分之百的“差老师”了吗?孩子不就毁了吗?多么沉重的话题,又是那么不能回避的话题。有时一个“好老师”与一个“差老师”,就是一步之遥,就在某一个细节、一句话、一个眼神。让每一个老师都成为好老师,这才是我们的教育理想。那时,就不会有太大的择校矛盾了。2020年5月14日于石湖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