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迷惘、压抑和失落是特定时代女性的心灵感受

深受观众喜爱的东北农村电视剧,已经走过了二十多年的成长历程,其中女性形象的塑造也日臻丰满和成熟。
  
上世纪九十年代,东北农村电视剧中的女性形象逐渐呈现在人们视野中。由于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旧的以男性为话语中心的传统或多或少地影响着中国的男性和女性,乡村女性局限在狭小的生存空间里,服从着来自男性中心的律令,迷惘、压抑和失落几乎是特定时代所有女性的心灵感受。虽然在现代社会,女性较之从前获得了极大的解放,但由于女性受压抑的时间过于长久,她们的许多困惑、痛苦和悲哀都无法在较短的时间内获得全部的解脱和释放。因此,九十年代的东北农村电视剧对女性的困惑与心灵感受提出了自己的关注与思考。
  
《篱笆女人和狗》中的枣花,勤劳善良、贤淑孝顺。母亲为了报恩把她嫁给邻村的铜锁。铜锁好吃懒做、爱赌博,但“父母之命”不能违,她唯有顺从。枣花勤劳持家,却经常遭到丈夫的打骂。生活在充满暴力的婚姻中,枣花却没有丝毫的反抗,只是一味忍受与退让。她认为丈夫就是自己的“天”,理应无条件服从,这也是母亲常对自己说的“真理”。因此那些像枣花一样软弱的农村女性在面对悲惨命运时,只能自流泪,认命安分。她们自生到死,都抱着一种宿命的态度,不管面对的环境如何残酷和不公,都会全心全意地完成男人规定给自己的角色职责。枣花这一形象传达与言说的,正是农村女性生存的困境。
  
到了《趟过男人河的女人》中的山杏和《女人不是月亮》中的扣儿,对农村女性的关注进入了思考层面。山杏美丽善良,深得同村年轻男性的爱慕,但她与下乡扶贫干部玉生相爱,遭到全村人的反对,也使玉生的扶贫工作阻力重重,玉生只好离开山杏回到省城。后来山杏被村治保主任强迫嫁给了他的儿子大宝,大宝精神失常,家不像家,人不像人。山杏最终逃出山村,漂泊在陌生的城市里。扣儿同样不甘于田家兴让她当个传统贤妻良母的想法,而是想成就自己的事业,最终选择了离开农村。这两个形象,从人性的角度分析了女性的生存处境及其生存意义,揭示了女性自我解放面临的首先是婚恋选择问题。
  
虽然在彼时的电视剧中我们看到了女性形象的改变,女性意识的觉醒,但是那一时期的女性形象其实仍然生活在以男性为中心的话语世界中。因为在整个传统文化体系中,占主导地位的儒家文化,深深影响着整个社会的群体意识。无论是传统女性还是现代知识女性,在儒家文化的浸润下,都表现出了隐忍、善良、无私等道德品质,并且这些也被默认为是女性的理想人格。女性在家庭、婚姻、甚至各种追求中所表现出的“理想人格”,其实在无形中加重了她们的生存和精神枷锁的重量。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女性形象的塑造更成为提升电视剧收视率的亮点和引人思考的社会热点,女性的地位与命运、女性的情感需要和事业追求、女性的思想进步与观念更新等问题,越来越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东北农村电视剧也更加强调了全新和多样的女性视角叙述。
  
《圣水湖畔》中的马莲,既有着传统东北农村女性的质朴实在、诙谐开朗的个性,又有着新时代女性的刚直勇敢特点和开拓进取意识,在她身上闪现着东北农村女性新的人格魅力。她有自己的见解和思考:“咱们的土豆一斤才卖3毛钱,人家麦当劳切成条、过过油就能卖到30块钱一斤。”她刚正执着,为保住耕地以死相拼;她善良有爱心,对丈夫、继女、村民,都能敞开心扉全力去爱;她热爱土地,热爱家乡,内心有着强烈的事业追求。她不依附于任何人,有着强烈的女性意识。马莲这一形象,强调了女性争得自身平等、实现解放的途径首先在于女性自身生存意识的觉醒,但女性问题又不是女性自身可以解决的问题,男性同样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刘老根》中的丁香和《美丽的田野》中的葵花,都是一心扑在丈夫的事业上的女性。她们的自我牺牲精神与女性逆来顺受有着本质区别,因为她们是一反传统女性压抑自己情感的做法,勇敢地追求爱情,并把爱情当成了事业和生命。
  
《乡村爱情》中的女性形象塑造各具特色,有对照,更有反思。王小蒙是农村中女性独立致富的典型。谢小梅从城市来到农村,找到了自己的事业,也找到了自己的爱情。香秀既有势利的一面,也有独立的自我意识。而与此形成对照的是刘英。缺乏自我突破的是刘英。她操持家务是一把好手,端茶倒水是她的“分内事”,缺乏主见,观念陈旧,有着比较强的依附心理。具有这一特征的还有剧中一系列的母亲形象。如永强妈、刘英妈,都在家庭中扮演着丈夫助手的角色。她们逆来顺受,委曲求全,在她们身上甚至还能找到父为子纲,夫为妻纲的影子。她们在家庭中不被尊重,又没有经济能力,始终生活在大男子主义的阴影下。这一系列形象映射着家庭女性的群体缩影,让观众在自己和周围人的生活中都能找到她们的影子。
  
《插树岭》中的杨叶青和《女人的村庄》中的张西凤,作为农村女干部,一心为老百姓干实事。一方面,她们为感情所苦,另一方面,她们又能从自我的小圈子中跳出来,冲破重重阻力,在带动乡亲致富的道路上赢得认可、支持与尊重,引导农村中的女性共同建立起自己的事业追求。在她们身上,无疑体现了东北女性独特的性格特点和浓郁的时代感。发展到当下,东北农村电视剧已经打破了长久以来的以男性为中心的的叙事模式,在幽默诙谐而又淳朴自然的乡土叙事中,以女性为视角展开了大胆与执着的个性化书写,把长期以来没有机会得到表达的女性经验与女性视点书写出来,展示给观众的是对这个时代女性生存真相的思考和反思,揭示的是女性个人和群体的命运。正是这些栩栩如生的女性形象,冲击了男性的话语中心地位,成就了东北农村电视剧的独特魅力,具有了新的超越以及划时代意义。
剧照来自网络。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