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从纸片人到RPS,还有比嗑CP更美好的事吗?丨欲止又言 EP06

photo credit: 徐维森
点击图片跳转小程序,收听本期节目
本期节目我们邀请了两位“嗑学家”花花与珂珂,和我们一起聊一聊嗑CP那些事儿。我们脑海中的他们也许沉浸在夏夜的晚风里,或者围坐在冬日的炉火旁。一个眼神交接,我们知道自己已经“嗑到了”。小说里的只言片语、镜头里的浮光掠影都成为我们想象CP之间故事的素材。也许嗑CP的意义就在于,我们始终在行动中追求一种美好的感情。
01
嗑CP:从couple到coupling
霍:我们今天录嗑CP相关的内容,主要是因为前段时间有一部由《盗墓笔记》改编的网剧叫《终极笔记》播出了,我和花花两个人完全看得上头了。我作为一个从初二开始看盗墓笔记原著的人,正好它陪伴过了我10年,所以觉得想聊一聊我们是如何嗑CP的话题。
周:CP其实最早源自于日本的ACGN同人圈。ACGN是动画、动漫、游戏、小说的一个合并缩写。同人就是动画、动漫、游戏、小说这样的作品,甚至是现实当中的人物,把他们的设定衍生出来自主的创作。现在CP已经不仅仅在二次元,对于一切角色配对的亲密关系都可以用CP来表示。
RPS是指的real person slash,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三次元CP。他们是在现实生活中真实存在的人组成的CP。CP也还有另外的解释,大家会倾向于认为是 coupling的缩写,就是动词的“配对”。我觉得这可能更符合现在娱乐环境下对于CP的一个解释,就是受众将人物进行配对的行为,而不仅仅是CP本身。
我还做了一个统计,截止到今天早上10:00,在微博CP榜上一共有200组数据最高的CP的超话,大概是有30对的BG,31对的GL,剩下的全部都是男男CP。真实属于情侣或者夫妻的我也只看到张杰和谢娜,剩下都是大家嗑出来的,或者是影视剧衍生的。所以感觉真的是充分体现了粉丝的主动性。
02
那些年我们嗑过的CP
花:我是那种纸片人,然后RPS都嗑的人。因为太多了,我甚至不知道应该从哪个开始讲。《明星大侦探》里我会嗑双北。就是何炅和撒贝宁的一个组合。纸片人方面《九州缥缈录》里大热的我都会嗑。还有一些金庸古龙的书,比如顾惜朝和戚少商、花满楼和陆小凤。我不是那种在一个圈里面非常久的人。我属于杂食性的,什么都会去掺一口,吃百家饭长大。
珂:我嗑的比较多的应该还是历史同人。我对现在还活着的人,不太涉足。我最近在搞《风声》的同人。以前我一般嗑耽美类的,现在这些年我慢慢地开始嗑百合。我也是比较包容的,只要你安利我都会尝试。我也没有那种洁癖或者可逆不可逆。只要我觉得他们俩是很美好的感觉就可以。
霍:我年轻的时候就是看《盗墓笔记》里的瓶邪黑花。高中的时候上语文课,珂珂坐在我旁边。我们当时一大乐趣就是嗑CP。我们上课不好好听在那里嗑元稹和白居易,还有杜甫和李白、苏轼和苏辙。
周:其实我嗑BG比较多。还是在那些古早偶像剧的时候,我是从影视剧然后嗑到真人的。但是一旦到真人之后,这种感情就不会发展得很久。像《明星大侦探》里我嗑到魏晨和王鸥。还有像张子枫和吴磊。我前两天为了准备这期节目,把他俩的糖好好地嗑了一遍。
03
纸片人VS真人,哪个更好嗑
珂:我是觉得纸片人更好嗑。我不怎么愿意主动进入真人这个领域,因为我感觉真人太复杂了。你表面上看到的他,很可能他背后不是这样。但纸片人你去发挥主观能动性的空间更大一点。
花:我个人觉得是各有各的好嗑。刚刚像珂珂说的纸片人是不会塌房的,他的人设是相对固定的。对于我这种嗑人设的人来讲,人设一天在,我就可以嗑到一天。但是真人可以给你一种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是我觉得真人CP最好嗑的一点,就你永远不知道这个人他后来会发展成什么样,他永远没有一个上限,也没有一个下限。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塌房。所以我觉得真人CP有非常大的风险性在这里,但是风险永远都是最迷人的。
周:可能纸片人跟真人在我这里的区别不是特别大。如果说是纸片人的话,他嗑在人设比较完美,不会塌房。真人这里来说,真的假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糖要经得起挖掘和推敲。明明只是简单的一个对视,它发生在什么样的情境下呢?它出现的频率是怎么样的?这两个人的互动故事是怎样的?如果这些都是能够对上的话,那么糖就是甜的。嗑的这种糖就是冰山一角的糖,你去挖掘它的过程是最快乐的。
04
不可不提的盗笔与九州
霍:我就先讲一下又重新燃起我嗑CP热情的《终极笔记》。我一开始想,这个网剧加上之前的电影、舞台剧,反正加上徐磊能赚钱的所有方式,这都已经出了不知道第几个小哥和第几个吴邪了。我就一开始其实没有很大的期待,只是随便的看一看。结果看了之后我发现真香。剧组也很尊重原著,真的有到很多实景去拍摄。因为《盗墓笔记》作为一个探险类的小说,这种实景其实在书里是非常多的。我看完那天晚上在宿舍一直哭。从我开始看这本小说到我看到《终极笔记》过了十年,我会觉得花了十年,我才等到一个让我满意的影视化作品。现在我可能没有办法再像初中或者高中那么真情实感去为两个纸片人伤心了。虽然有一种圆梦的感觉,但是让人难过的点,就是在圆梦之后你会怎么办?
花:然后我讲一下关于九州的。这个书我在初高中的时候是看过一点点,是到大学刚开学的时候从头把它全部看完,然后我可能没有像霍这么深的时间上的渊源,我只是单纯地被江南写的一些点给感动到,因为他写的点完全符合我对美好感情的期待。他们开始认识,后来到反目成仇,非常有宿命感。《九州缥缈录》书里面的姬野和吕归尘,他们的第一次相遇是我从刚刚看书一直记到现在的,我觉得这个场景写的太好了。在练武场里面两代君王他们隔着人潮的对视。
05
你为嗑CP产过粮吗
霍:我本来打算放寒假的时候剪一个瓶邪的视频,但是因为最近天天要去学车,所以就一直拖着。瓶邪这对我没有搞过剪辑或者写文,但是我有搞过朱一龙和白宇,剪过视频。我还给《大宋少年志》也剪过。我曾经还写过元白的同人文,虽然写了一半就没有写下去。
珂:我有想过,但是受限于我自己的技术问题,还有我的懒惰,我基本上没有实质性的措施。但是我会给他们脑补小剧场。剩下的就只能别人剪出来了,我予以赞美,大声夸赞,鼓励别人,希望他能够继续做下去。
花:阻止我的除了懒惰还有我换坑的速度太快了。我还没有在一个坑里面呆到足够久,然后我又跑到下一个坑去了。所以剪辑写文这些的没有太多,但是曾经我有给云次方P过图,还是有一点点产出的。
霍:我突然想到前两天我看了一个黑花视频,应该是一段花絮,刘宇宁演的黑瞎子和刘昱晗演的小花,他们走到一个石头前转身,给他们拍一个合照。因为小花在书里的设定是一个学唱戏的,然后演员转过身的时候把手往胸前一背,就一种10年前的老照片的感觉。当时我福至心灵,立刻截图,然后去网上找老照片的花边素材,立刻打开ps搞了一张老照片。
06
文本盗猎式的内容生产与原著的关系
周:现在这种剪辑、写文都特别多,有人会质疑说这种事不太尊重原著。你们是怎么看的?
霍:我觉得应该是要给我们这些读者一定阐释的空间。因为之前我们上课也学过,也看过詹金斯的《文本盗猎者》,他其实反对把读者或者说是粉丝,看做一种疯狂的状态。他们更像是一种主动的参与者,他们会去截取素材来重构。比如说像我看《终极笔记》,我可能会去截取影视剧的片段,然后把它重新组合剪辑成一个能够诠释我内心所想的CP的理想的状态。
周:我是有看到过粉丝被叫做是过度的读者,但我觉得这个过度并不是一个贬义的,它可能是一种中性的阐释。粉丝不会停留在官方文本或者说作者想要表达出来的意义,而是会挖掘符合他内心期待的东西。而且我觉得现在的导演和编剧也越来越会了,他们就很懂粉丝这种过度解读的心理,然后就埋梗,用那种很小的细节和蛛丝马迹,给你空间让你去解读,然后反而粉丝看到的时候会更有一种嗑到了的感觉。
霍:对,比如说《明星大侦探》,其实你会看到它节目组剪辑的方式或者加花字的方式,也在强调撒贝宁和何炅的CP。你会发现我们在去诠释或者进行一种UGC(用户生产内容)的再生产的时候,拍综艺的那些制片人、导演,他们是会看到我们在做这样一种诠释的,然后他们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去采纳我们这种诠释,然后去改变生产文化产品时候的方式。
周:我看到过一个采访,就是说现在选秀节目完全就是CP培养皿。好多CP他们为了炒作,官方公司就会让运营小编去看节目,然后找糖就是比粉丝快,然后再围绕这些内容去做一些产出和渠道的推广。我还看到有人说他们甚至在节目录制现场,就已经安排了写手和画手,在现场就已经开始制作糖。
有人为什么会觉得这个东西对于原剧来说是一种伤害,就是像詹金斯提到的这种粉丝是一个游牧民状态的文本盗猎者,不会仅限于说我只是在这一部剧里找他们糖,然后我还会拼接各种各样的比如说综艺、路演等等素材,然后可能到了最后大家都不会去看这个剧了,而是在一些短视频平台看一些动图这种很碎片化的东西。但是我感觉这个问题本身并不是在嗑CP的行为本身。拿《琅琊榜》跟《伪装者》来举个例子,这两部剧其实也是非常多人去嗑里面男性角色的CP。但是这部剧或者说这两部剧,它本身在框架和逻辑上是能够做到一个自洽的。那么对于想要剪cut或者说重新解读的观众来说,他也不可能脱离剧本大的框架。其实在这样的状况下,这个剧本身还是掌握了一定的阐释权,然后粉丝也从嗑CP里获得了快乐,然后双方还有一个相互的促进,我是觉得这样是一个更加和谐的状态。
珂:你刚刚说这种行为可能会对原剧有伤害,但是我觉得这个并不是嗑CP带来的,这应该是我们人本身这种倾向性,我们倾向去看一些轻松的东西。你看现在很多带你看剧看电影形式的视频也是很多人会去看。因为更轻松更简单,不需要看很长的画面,而且加上创作者自己的解释会更有乐趣。脱离了嗑CP这个行为,这个现象依然是存在的。
花:我感觉嗑CP表明大家对他本来的作品是感兴趣的。就像之前大家嗑《棋魂》里的CP。因为这部剧一开始的营销不是特别强,其实大部分人是不知道的,然后再加上原著动漫的粉丝害怕会毁掉他们的动漫,然后就会有一些抵触的心理。但是大家因为嗑CP去安利的时候,大部分会补一句说《棋魂》的剧比CP更好看。大家是在引导更多人去关注剧情的本身的。脱离一个好看的剧,脱离一个好的文本,其实很难有好嗑的CP。
霍:而且我觉得嗑CP的粉丝有的时候还是挺清醒的。我记得当时看《镇魂》,大家会嗑剧里面的沈巍和赵云澜,从剧集引申到演员就是朱一龙和白宇,大家都会说朱一龙和白宇两位演员的演技非常好,原文本小说也是非常好,但是它的编剧编得很烂。大家会把剧集的质量、小说的原文本和我嗑剧里面人物的CP和剧外RPS分得非常清楚。
07
我的妈妈变成博君一肖CP粉
珂:这个就真的是要说一说。我妈很长时间非常热衷于嗑CP。反正到现在我妈买东西会首先买王一博代言的东西。因为她之前也蛮喜欢肖战,她一开始因为CP粉上他们的,但她现在两个人都非常爱。我难以想象我妈这么喜欢年轻的小伙子。
之前播《陈情令》的时候,我妈应该是不小心看到的,然后她越看越觉得好看,然后在家里看了一遍又一遍, 她看完剧以后又去看了小说,然后她现在还在看《陈情令》的同人剪辑。然后这两个演员她也都很喜欢,然后就开始慢慢关注他们真人。然后那个时候CP炒得很热,我妈看到他们俩同台,会非常兴奋。但是对她来说,她觉得这其实是一种对美好的向往。她觉得他们俩在一起的模式,不管是剧里还是剧外,如果他表现出来的是给我们带来正能量,是给我们这种美的感受好的感受的话,她就很愿意去追求。她之前就是疯狂健身,她希望自己变得更加年轻,更加健健康,更加长寿,可以永远地追下去。
08
历史同人
霍:说到刚才珂珂嗑CP,就不得不提一下历史CP。你说他是纸片人,他也确实在历史上真真正正存在过,但是你如果说他是RPS,他又并不是还在此时此刻活着的人。
珂:我觉得这些历史CP其实我去嗑他们的方式,还是更倾向于纸片人一些。因为大部分我们只能从史料或者是新出土的文物中去就感受他们当时的蛛丝马迹。这就是一个挖糖的过程,这是非常享受的一件事情。我现在就要提一下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儿,之前她们没有什么实锤,历史的记载比较少。后来出土婉儿的墓志铭,只言片语中忽然嗑到。太平公主在她死后遣人去悼念,说了一个叫“词旨绸缪”,这四个字我一听我就感觉嗑到了。然后还有说像上官婉儿的文集,后面考证应该是太平公主,去推进文集的修订。不管她们是不是真的有那种暧昧的关系,可能是惺惺相惜,可能是政治同盟,可能是从小到大一起的玩伴,就非常地美好,让人感觉真的是妙。
周:不得不提一下《孤城闭》。它就是属于历史上确实有这样的故事,但是它其实又并不完整,历史情境又并不是非常地具体。作者写得又很好,让你觉得确实是非常符合史实,然后你再对照着史料去看的时候,就觉得太好嗑了。
霍:大家对《孤城闭》的了解可能还是因为影视化的《清平乐》,但是其实《清平乐》和《孤城闭》本身是没有关系的。因为《孤城闭》的主旨是想要讲大宋公主和她的贴身太监的故事。在史料上你没法说它到底是不是爱情,但是作者通过一种非常合理的方式,依据这种史料的文本,进行非常合理的解读,我们也愿意去相信他们之间存在这种美好的情感。
花:我之前看《大秦帝国》的时候,每一部的君臣我都可以嗑到。《大秦帝国》其实也是属于一种文本创作,我是在他的创作的基础上嗑的君臣。
珂:我觉得这种历史真的不怪我们嗑。就是他们太会说了,你说“君为青山,我为松柏”,这不是我们编的,他就是这么说的,怎么能怪我们会想。你看这话一般的人会这么说吗?
霍:我之前要做嗑CP这一期的时候,我非常认真地去搜集了元白为什么可以嗑的资料。首先就是从他们的《元氏长庆集》和《白氏长庆集》来说起。他们两个各自的诗集中间就会积攒很多他们互相唱酬的诗歌和书信。比如说像白居易当时被贬江州司马,他就给元稹写信,在信里面就说:“平生故人,去我万里”这句话。
周:特别像前面花花说的《九州缥缈录》里面两个人隔着人海望了一眼的感觉。
霍:两个人一起交游的也有很多。比如说他们俩一起喝酒,互相唱酬诗歌。元稹有一首《酬乐天劝醉》,大概意思就是他俩在一起喝酒,白居易一直给他灌酒,然后元稹就说“君今劝我醉,劝醉意如何”,意思就是说你现在一直要给我灌酒,把我灌醉了你想怎样?当时有一个歌女叫做玲珑,然后这个玲珑本来是白居易的歌女,然后元稹就说了一句“休遣玲珑唱我诗,我诗多是别君词”。前面半句还是比较风雅的,到了后面半句,话头一转,就是你不要让她再多唱我的诗歌了,因为我的诗歌总是那些写给你的离别诗。
珂:前两天因为要说元白,我们家有本书之前一直没有看过,叫《元白诗笺证稿》,等于学术论文集了,陈寅恪写的。结果我翻开第一页,我就看到白居易写给元稹的,说有一句是“每被老元偷格律,苦教短李伏歌行”。有一次元稹要到外面去做官,然后白居易他因为公务繁忙无法亲自送他。他就叫自己的弟弟拿了自己新做的20卷诗给元稹作为旅途读物。路上中途歇脚的时候,元稹就给他寄回了17首自己做的,然后格律全部都是学白居易之前寄给他那20首诗的样子。
霍:我感觉嗑CP这件事不是从我们现在开始。因为当时有元代人写的《唐才子传》记录了唐代才子的平生,然后作者叫辛文房。他在《唐才子传》里就写白居易:“与元稹极善胶漆”,就是如胶似漆的胶漆。他写元稹的就更加露骨:“微之和白乐天最密,虽古肉未至,爱慕之情可欺金石,千里神交,若合符契”。我感觉这位辛文房可能是我们的同路人。
09
嗑CP是否将复杂的感情窄化为爱情?
花:我觉得倒也不是说把复杂的感情窄化为了爱情,而是现在我们普遍来说,想给爱情的东西太多了。跟我一起嗑CP的一个大佬,说过一句,有的时候我们对爱情的想象太丰富,对友情的想象太不足。我觉得非常有道理。大部分人觉得嗑CP他们一定干过某些18禁的事情,我们大家嗑的都是爱情。其实我觉得不是的,就像刚刚珂珂给我们分享很多故事的时候,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是太好了,我们没有定性成什么情感,而是把这所有的情感都定性为是一种好的情感。嗑CP的点在于“好”字上。不是说我们真的认为他们是爱情,认为他们已经干了一些窄义上爱情才能干的事情。如果你把爱情这个词放大化的话,爱情为什么就不能肩并肩,为什么不能干一些别的事情。我确实觉得没有必要在某些东西上定性定得这么清楚,因为语言其实只是人类阐释世界的一种方式,并不是说什么东西都可以有一个很明显的类别的。
周:我还是挺认同这个观点,其实嗑CP就是对于亲密关系来讲,并不一定就是爱情。我觉得确实嗑CP里有一部分是对于爱情或者对于亲密关系的一个幻想,就是你理想中的这种亲密关系的状态是怎样的,对方长什么样子,有哪些特质等等。但是我之前看过一个心理学家的分析,现在反而会觉得除了对于另外一半的想象,嗑CP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对于自我认知的一个探索。
然后我就想到我们之前在微信上聊的时候,就发现我们现在对于嗑CP的热情都不如以前了。我是觉得我们自己在一个自我认知建立起来之后,不太容易把自己带到一些比如说傻白甜的那种女主角色,或者说我们不再有那种很强烈的需要通过其他人,或者说需要通过一些另外的亲密关系去证明我自己是谁,去证明我存在我可以被喜欢的那种理由和价值。
霍:我觉得嗑CP是不是会把这种复杂的情感窄化为爱情这个问题,应该根据嗑CP的这个人,他是怎样理解爱情的去理解这个问题。就是对于我来说,我理解的爱情可能会比较宽泛。所以说我其实也不认同这是一种窄化。而且对于这种原著和我嗑CP这种行为,他们之间是有一个互文关系的。原著之前本来的那种情感,无论它是复杂也好,简单也好,在经过我自己的这种解读之后,我对我感情的解读是有所有权的,所以我觉得也没有必要去评价有没有窄化。他们相爱相杀,我会说我嗑到了,然后他们久别重逢,我也说我嗑到了,他们两个人一起在湖边散步,我嗑到了,然后他们又夏夜晚风,我又嗑到了。嗑CP对于我来说反而是一种不断去吸收和发现不同的场景,然后我从这种场景里提取我所感受到的内容的过程。
珂:你说他窄化成爱情,就这个提法本身在我这一看就挺奇怪的。因为更倾向于说他们是亲密关系,这种亲密关系它的内涵是很复杂的,它是有各种各样的情感在里面的。就像你说历史同人,我觉得他们这种好的关系是真实存在的,然后是又像兄弟,又像朋友,又像亲人。只不过我们说兄弟情什么的,只是给了他们一个名词去方便我们称呼,方便我们解释,并不意味着这种感情它仅仅就是这样子。
霍:感觉我们已经聊了很多,所以就希望大家都能够在自己嗑CP的过程中去体会到不同的快乐!
本期节目提到的cp及注释(按提及顺序排列):
【张杰x谢娜】张杰、谢娜
【双北】撒贝宁、何炅,From《明星大侦探》
【昊磊】刘昊然、吴磊
【陆花】花满楼、陆小凤,From《陆小凤传奇》
【顾戚】戚少商、顾惜朝,From《逆水寒》
【风声cp】顾晓梦、李宁玉,From《风声》
【瓶邪】张起灵、吴邪,From《盗墓笔记》
【黑花】黑瞎子、解雨臣,From《盗墓笔记》
【元白】元稹、白居易
【李杜】李白、杜甫
【双苏】苏轼、苏辙
【瑜亮】周瑜、诸葛亮,From《三国演义》
【舟渡】骆闻舟、费渡,From《默读》
【成全cp】魏晨、王鸥,From《明星大侦探》
【磊枫】吴磊、张子枫
【野尘】姬野、吕归尘 ,From《九州缥缈录》
【息苏】息衍、苏瞬卿,From《九州缥缈录》
【云次方】郑云龙、阿云嘎,From《声入人心》
【哪吒x敖丙】哪吒、敖丙,From《哪吒之魔童降世》
【颜值夫妇】颜末、陆之昂,From《夏至未至》
【大鱼海棠】虞书欣、赵晓棠,From《青春有你2》
【朱白】朱一龙、白宇
【胡霍】胡歌、霍建华
【亮光】俞亮、时光,From《棋魂》
【巍澜】沈巍、赵云澜,From《镇魂》
【初遇cp】司凤、褚璇玑,From《琉璃》
【太平公主x上官婉儿】太平公主、上官婉儿
【怀柔cp】梁怀吉x徽柔,From《孤城闭》
本期节目提到的CP梗注解:
1、“词旨绸缪”,出自上官婉儿墓志铭,原文为“太平公主哀伤,赙赠绢五百匹,遣使吊祭,词旨绸缪。”
2、“君为青山,我为松柏”,出自电视剧《大秦帝国》原剧情为:秦公:“信君如信我,终我一生,绝不负君!”商鞅:“公如青山,我如松柏,粉身碎骨,永不相负!”
3、“此是千秋第一秋”,出自白居易的《元相公挽歌词三首》,原词为:“铭旌官重威仪盛,骑吹声繁卤簿长。后魏帝孙唐宰相,六年七月葬咸阳。墓门已闭笳箫去,唯有夫人哭不休。苍苍露草咸阳垄,此是千秋第一秋。送葬万人皆惨澹,反虞驷马亦悲鸣。”
4、“平生故人,去我万里”,出自白居易的《与元微之书》,原文节选为:“微之微之!作此书夜,正在草堂中山窗下,信手把笔,随意乱书。封题之时,不觉欲曙。举头但见山僧一两人,或坐或睡。又闻山猿谷鸟,哀鸣啾啾。平生故人,去我万里,瞥然尘念,此际暂生。……微之微之!此夕我心,君知之乎?乐天顿首。”
5、“君今劝我醉,劝醉意如何”,出自元稹的《酬乐天劝醉》,原文节选为:“共醉真可乐,飞觥撩乱歌。独醉亦有趣,兀然无与他。美人醉灯下,左右流横波。王孙醉床上,颠倒眠绮罗。君今劝我醉,劝醉意如何。”
6、“休遣玲珑唱我诗,我诗多是别君词”,出自元稹的《重赠》,原诗为:“休遣玲珑唱我诗,我诗多是别君词。明朝又向江头别,月落潮平是去时。”
7、“每被老元偷格律,苦教短李伏歌行”,出自白居易《编集拙诗成一十五卷因题卷末戏赠元九、李二十》,原诗为:“一篇长恨有风情,十首秦吟近正声。每被老元偷格律,苦教短李伏歌行。世间富贵应无分,身后文章合有名。莫怪气粗言语大,新排十五卷诗成。”
8、“与元稹极善胶漆”,出自辛文房的《唐才子传·白居易》,原文节选为:“与元稹极善胶漆,音韵亦同。天下曰‘元白’。”
9、“微之与白乐天最密”,出自辛文房的《唐才子传·元稹》,原文节选为:“微之与白乐天最密,虽骨肉未至,爱慕之情,可欺金石,千里神交,若合符契,唱和之多,无逾二公者。”
本期节目提到的书:
亨利·詹金斯《文本盗猎者——电视粉丝与参与式文化》
陈寅恪《元白诗笺证稿》
辛文房《唐才子传》
元稹《元氏长庆集》
白居易《白氏长庆集》
白行简《李娃传》《三梦记》
编辑丨欲止又言
/关于我们/
一档由两个看似空闲的准清华研究生创办的播客
说点想说的,无意冒犯
/联系我们/
yuzhiyouyan2020@163.com
/收听我们/
小宇宙丨苹果播客丨喜马拉雅丨网易云音乐丨芒果动听
rss:http://www.ximalaya.com/album/44594949.xml
/关注我们/
新浪微博丨微信公众号
搜索「欲止又言SaytheSwallowedWords」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