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十年寒窗,对他来说一点儿也不寒

              
2020年9月3日,掸子跨进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校门,正式成为一名大学生。十年寒窗,对他来说一点也不寒。十年前,他经常跟着我混。现在,把我们的聊天记录贴上来。人家都是咳珠唾玉,妙语如珠,我们却是简单直接,妙语如砖。好吧,让砖头飞一会儿,看看擂人不?

木兰良朝:掸子今天表现真好,大姑奖励你吃德克士。你要是能和我步行去,省下五块钱的打车钱,给你买卡片。掸子:为啥啊?木兰良朝:问那么多为啥为啥?实话告诉你吧,你身上的能量太多了,需要消耗一下。
掸子:呃,呃……好吧。哎呀,大姑真好,总是给我买爱吃的。你说吃啥不用花钱哪?木兰良朝:便便啊!掸子:去!
木兰良朝:掸子,走胡同得加小心。你看这里都是地雷,随地大小便,太不文明了。
掸子:不是烤地瓜么?
木兰良朝:形状的确是像,但烤地瓜是热乎的,可是这都凉了,不一样。
掸子:去!
木兰良朝:掸子,大姑的新围巾好看么?我最喜欢这四个大球球了!
掸子:这算什么?一点儿不酷。我们班的大班长戴了一个有九个球的帽子哪!头顶一个,耳朵一边三个,两个下摆各有一个。
木兰良朝:你们班大班长是谁呀?
掸子:李一奥。
木兰良朝:咦,原来的班长不是他呀?是下台掉蛋儿了么?
掸子:原来的班长,被我们孟老师委以更重的任了。
木兰良朝:什么,难道当大队长了?
掸子:嗯哪呗。聪明!
掸子:大姑你说1是不是质数?
木兰良朝:是。
掸子:为啥?
木兰良朝:喂饲料儿。
掸子:你为啥说1是质数?
木兰良朝:因为说是,比说不是少一个字,我图省事儿。
掸子:哎呀,大姑你的数学程度到底咋样啊?
木兰良朝:低龄婴幼儿程度,咋的?大姑的智商比小狗高就行了呗!
掸子:唉,愁人。
掸子:大姑,你说这CT室的门是啥材质的?
木兰良朝:不绣钢的。
掸子:里面呢?
木兰良朝:不知道。
掸子:是铅的。能隔离辐射。
木兰良朝:噢,对对对,还有汞!
掸子:为啥?
木兰良朝:因为电视上老说铅汞铅汞的,铅汞不分家啊!
掸子:拉倒吧!大姑,太无知了。
木兰良朝:告诉我,你为啥不写作业,放学被扣下还不告诉老师家长电话号码,我在外面等你等了五十分钟,差点石化。你说你到底想咋的?每天回来都说没有作业,也太不老实了。
掸子:作业有啥好写的?我就是不爱写!
木兰良朝:等你爸爸妈妈回来,一听说在大姑家作业都不写,不得急死么?
掸子:作业就是简单重复,毫无意义。
木兰良朝:当学生就是得写作业啊。你给我保证,明天开始,要按时完成作业。
掸子:数学可以商量,语文你休想。
木兰良朝:今天我看见另外一个小孩儿在老师办公室写作业,为啥你没写啊?
掸子:老孟知道我不可能写,就没让我写。
木兰良朝:老师说你已经有三个作文没写了。
掸子:最烦作文了。嘿嘿,不过大姑你不用着急,我的智商高于百分之九十五的常人。
木兰良朝:哦,我知道了,你不是正常人。
掸子: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