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鲁 斌:九 月 记 忆

九月记忆安徽桐城 鲁斌
  大家知道,当今艺坛有一对完美组合叫“九月奇迹”。我所经历的九月,虽无奇迹出现,却有着一些难以忘怀的记忆……  1966年9月,我走进北街小学校园,成为一年级新生,开始了为期十年的学生生活。  1972年9月的一个星期天,在水电局工作的父亲为了让我开阔眼界,带我来到城边的境主庙水库,已是桐中初一学生的我当时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新鲜:宽阔的堤坝、牢固的闸门、清澈的水面让我耳目一新。在这儿工作的叔叔阿姨们个个满脸笑容,热心地给我说这说那。到了午饭时间,父亲带我来到职工食堂,特地给我加了碟米粉肉,一口咬下去,满嘴透香,那滋味到今天还忘不了。  1975年9月,我和大妹专门向学校请了假,随母亲一起去她的老家–江南水乡当涂,参加小舅婚礼。汽车到站后,我们来到乌溪镇一家小饭店,匆忙用完午餐后赶往渡口,乘上外公划来的小船。当时外公正在船边用餐:一根山芋,一大茶缸米酒。年过六旬的他腰板挺直,胡子上挂着汗水和酒珠,古铜色的面庞露着笑容。我看着外公手里的山芋,肠子都悔青了!刚才在那家小饭店没吃完的半盘卤牛肉咋就没能打包带过来呢!就这件事,到今天想起来,我仍十分揪心。  我读初、高中的时候,正值文革后期,文化课学得断断续续,不时穿插学工学农学军的内容,去农场劳动,去工厂干活,去野外行军是常有的事。  转眼到了1976年,9月9日下午四点,正在县农机厂学工的我们这批学生,被一阵哀乐声惊出车间:毛主席逝世了!一月初、七月初周总理和朱委员长先后辞世,就足以让我们魂不守舍、六神无主了,现在毛主席又离开了我们,他老人家怎么会死呢我们觉得天要塌下来了!  到了1977年,作为新中国最后一批下乡知青,我来到南演城郊科研队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田间地头的摸爬滚打,让我深深体会到了农民生活的艰辛。  9月,我被县知青办抽去从事整理文字材料的工作。一个星期天的凌晨,原本打算睡个懒觉的我被父亲叫醒:起床吧,我俩排队买猪肉去。我从床上坐起,揉着双眼,看着窗外皎洁的月亮,心里想着,这猪肉吃着值得吗还得付出起大早的代价。计划经济时期就这样,僧多粥少,去晚了还真就买不到猪肉。现在我还清楚的记得,当时一斤猪肉七毛三分钱,正好价同一本《新华字典》,一斤豆腐二毛五分钱,切成十小块,还得凭票购买,就连买煤块都得起个大早去排队。  时间又到了1979年,已有一年多军龄的我被安排在空军济南机场从事航行译报工作。我先后参加武汉军区等地的强化训练,那时候年轻气盛,顽命地书写数码,背诵密码,起草文电,乐此不疲。就连休息时间都在琢磨那些枯燥的数字。生活也很艰苦,机关大灶每天都是白菜帮子烧豆腐,实在难以下咽,我便买来辣椒粉装到小瓶子里,吃饭时撒上一些。给父母写信也只能谎报军情,说每天吃得可好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由于组织的培养和自己的努力,加上同志们的支持,我的航行译报成绩突飞猛进。这年9月,我被评为航行译报技术能手(全空军仅六名),再次被军区安排到文登机场参加专业竞赛。  26日,竞赛结束。在军区张荣光参谋的率领下,我们一行十多人来到秀美如画的威海市(后来被评为第一个国家级卫生城市)放松心情。当晚,我们与当地官兵同台联欢,张参谋让我表演个节目,自然没有难倒我这个当年的连队教歌员和文艺爱好者,善吃辣椒的嗓子那天也还争气,一首《战友之歌》脱口而出……  1988年9月中旬,在第二十四届奥运会即将开幕的前夕,我随家人来到南京,参加弟弟弟媳婚典,亲笔为他俩书写了一副嵌名婚联贴在新房门上:石头城内吉庆,大厂区间彩虹。这是我首次试写对联,虽显稚嫩,倒也不失简朴,多少起到了助兴添热闹的作用。  岁月如流,光阴似箭。一瞬间从部队转业回地方已有二十个春秋。  2008年9月20日,是个星期六,我带着程剑海、汪新银科长前往邻县枞阳国土局考察取经。午间我给两位当地老弟兄拨打了电话。  说来话长,除了桐枞一家亲这一渊源外,还多了故地情和战友情。四十年前父亲在此工作时,我便来过枞阳。当年在部队,我与几位枞阳籍老战友何惠民、李进华、唐义法很好地将桐枞文化融入齐鲁文化和军营文化,分别承担师司令部文字材料起草任务,总是不负重望。转业后,李、唐留在了济南,已多年未能见面。时任枞阳县人民银行监察科长的何惠民接到我的电话马上赶了过来。这位昔日在部队一起光脚打乒乓的老伙伴还是老样子。第二位好友便是我从事纪检工作时期的老同行、时任枞阳县科技局长的田欢乐也很快赶了过来。这位秀气的老弟一向斯文,当年我们在省城学习时同住一室,我硬是教会了他如何打领带,当然,他也教会了我怎样讲一口地道的枞阳话,后来又教会我怎样巧妙对付、完美品尝螃蟹和板鸭。  老友重逢,格外亲热。我们有聊不尽的话题,说不完的故事,真可谓不虚此行。  又过了十年,2018年9月5日,我戏称为九五至尊的日子,因为这一天,我喜拿驾照,几个月的努力没有白费,真的好开心!我在《人生处处逢考场》这篇文章最后写道:驾考,这一特殊的人生考场,真的让我们能够明得失,知进退,瞻前后,顾左右,从而做到永不迷失一路前行的方向。  今年9月5日,又是个快乐的好日子!这天我邀请在城的部分战友吃饭。下午便摆开了掼蛋的战场。晚宴上,大家神釆飞扬,互叙友情,让不久前八一聚会的欢欣得以延续。美中尚有不足:满满一大桌二十人,居然只喝了一瓶干红和四瓶毛铺苦荞,大家一改以往的豪放,变得婉约起来,看来,我们这群老兵现在也懂得理性饮美酒、悠然享人生了……  9月16日傍晚,劲酒品鉴会现场热闹非凡,高潮迭起,佳讯频传,歌声阵阵。临近尾声,幸运获奖的我走上舞台,拿起话筒,一曲《故乡的云》随之在全场回荡……  难忘九月,九月难忘。愿我们在思绪绵绵、充满期盼的金秋,收获更多开心和快乐!……责编:丁松 排版:夏显亮作者简介
  鲁 斌:桐城人,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省诗词学会会员。
孔雀文化投稿须知(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