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柳袁照:性命攸关之际,摆显,是不道德的

以张晓风的几段文字警醒自己

于心情烦闷中,读张晓风的散文,像大热天满头大汗,喝了一杯凉茶,这杯凉茶,是碧螺春,或者龙井,淡淡地却清爽,既降了燥热,还有一点点余甘。

疫情给正常的生活一个措手不及,对大多数人来说,呆在家里,不要乱走、乱跑,即是做了最大的贡献,也是最好的自我防护,为了自己,也为了他人。现在网络发达了,坐在阳台上喝茶,一动不动,也能知晓天下事。伤心的事一个接一个,是无奈也罢了,偏偏还会不时传来让人气恼哭笑不得的事。

比如,刚开始的封城的那会儿,各地情况不一,动作快慢不一,有的地方就有人站出来,把自己和地区夸奖了一番,怎么动作快,阻断交通、阻止外人入境,感染人数如何如何得到控制。自夸可以,借机损临近的省市,让人看了不舒服。又比如,武汉迅速建造火神山、雷神山医院,某地按耐不住,马上摆显,房啊设备啊,都是我们制造、我们生产,直嚷嚷,生怕人家不知道,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又比如,调整重灾区主要官员,立即有人站出来,一脸自得,这几个人籍贯都是我们的,大有危难时刻只有他们有人才才似的。这个城市说,我们贡献了书记,那个城市说,我们贡献了市长,洋洋得意的样子。又比如,企业恢复开工,发达地区组织专列、安排专车,专程接回民工,做得没错,可是有人借机摆显,讥讽其他区域,免不了遭别人反讽,你不就是有钱吗?现在,一个很不好的现象,区域优越感在膨胀,出现省与省之间,市与市之间乱比的现象,比高考分数录取人数,比房价高低,问题还不大,现在性命攸关的当头,还想办法压一下别人,就不厚道了,比要有度,尺度与风度。有一点自得瞧不起人,可以理解,人无完人,但平时可以,这个时候不可以。此时大家情感都很脆弱,要慎言慎行,伤不起。记住:我们都是中国人。

张晓风有一篇小散文,叫《生命,以什么单位计量 》,讲有一家小店铺,她去用餐,跑出店主的小孩,对着她就是嚷嚷:

“我告诉你,我的电动玩具比你多!”

“你的电动玩具都是小的,我的,是大的! ”

小孩与她也不认识,莫名其妙,对着她嚷嚷、叫阵,像“石崇斗富”似的,于是作者发表感慨:

“老天爷,这小孩大概太急于压垮人,于是饥不择食,居然来单挑我,要跟我比电动玩具的质跟量。 我难道看起来像一个会玩电动玩具的小孩吗 我只得苦笑了。”

作者接着说,这是一个蛮清秀的小孩,聪明机伶。可不明白为什么偏偏要找我比电动玩具呢?她与小孩解释自己没有电动玩具,大的没有,小的也没有,也不喜欢电动玩具,小孩听了愕然,目瞪口呆。

难道我们不可以有所触动吗?这个小孩是病态的小孩,需要心理疏导,以为别人都不如他,又生怕不承认他。当下,我们是不是也有这个小孩的心态呢?这是病态。疫情之艰难都到这个程度了,还比什么呢?谁不知道你富有你能干、你聪明、你是大户人家,家底殷实?

张晓风还有一篇很有名的散文,叫《其实,你跟我都是借道前行的路人》,讲她一次去看蝴蝶,开车路上遇到一条小蛇,车子即将要压上去了,蛇极度惊惶,“肢体在痉挛中飞迅蠕动,把那翡翠一般优雅的皮色舞成一片模糊晃动的碎琉璃”。一个紧急刹车,车停了,她对蛇说,“不要怕,我让你,,你是行人,你先过”感动到我了,她对战栗的蛇继续说:

“对不起,吓到你了,你的名字是不是叫小青?今天是端午节,你知不知道,今天这日子跟你们蛇族的故事有关呢!

“不要这样,这条路又不是我的,我们两个都只不过是偶然借道前行的过路人罢了!!你好好走嘛!这座山与其说属于我的祖先,不如说是属于你的祖先。 我打扰了你们的领域,我说道歉都来不及,你又何必吓成这样呢?”

多深刻的话语,所有的生命应该是平等的,人与其他生灵也如是,何况人与人?在我们的生活与生命中,是不是需要多一点“悲悯”情怀?我们大家何尝不是借道前行的人呢?

张晓风还有一篇散文《劫后》,写于一场台风大灾难之后,当人们经受了磨难之后,会多一份超脱、敬畏、感恩之心,我相信这场新冠肺炎疫情灾难过去之后,我们也会是文中所描绘的样子的:

“菜场里再度熙攘起来,,提着篮子的主妇愉快地穿梭着,并且重新有了还价的兴致。 我第一次发现满筐的鸡蛋看来竟有那么圆润可爱。 那微赤带褐的洛岛红,那晶莹欲穿的来亨,都像是什么战争中赢来的珠宝,被放在显要的位置上炫耀它所代表的胜利——在十一级的风之后,在十二级的水之后。”

2020年2月28日于石湖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