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漳平市

重磅研判!王林:2019年,3大变局值得我们深思

2018年12月31日-2019年01月02日,以“冰点、燃点-企业家精神的冰与火”为主题的“2019正和岛(北大壶)新年论坛暨新年家宴”于吉林·北大壶举行。1月1日,中国民主促进…


2018年12月31日-2019年01月02日,以“冰点、燃点-企业家精神的冰与火”为主题的“2019正和岛(北大壶)新年论坛暨新年家宴”于吉林·北大壶举行。
1月1日,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正和岛首席经济学家王林出席新年论坛并发表主题演讲。王林认为,历史告诉我们,每一次大的危机,都将带来中国大的改革,我们绝对不能浪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机遇。
以下为演讲精编:

口 述:王林

来 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最近,很多企业家问我2019年怎么办?会不会有困难?怎么克服?我的答案就是:择高处立,向宽处行。择高处立
现在中央的判断就是:我们现在面对的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但仍处在重要战略机遇期。习总书记说,有些问题如果处理得不好,我们将遇到惊涛骇浪,因为我们现在遇到的挑战太多了。
变局一:国际
第一个挑战来自国际形势的变化,国际形势的变化里面最大的变数就是美国的变化。
美国现在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对中国的态度发生了重大变化。《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将中国定位为首要安全威胁,主要竞争对手,他们认为中国在威胁上已经优于俄罗斯。为此,他们要求重塑美国军力,建立第五军种,因为美国要进行全球法律“长臂管理”的一个前提就是军事力量能够准确地投送。
今年初,我到美国考察时,有美国朋友跟我说,中国进入了新时代,美国也进入了新时代。我们现在被贸易战的硝烟所迷惑,实际上另外一个战场也正在秘密进行,我们国内几乎还是毫无准备的——美国正在对中国经济的一些关键企业进行精确打击,四月是中兴,九月是晋华,十二月是华为。
今年4月份,美国开始打击中兴,当时我们认为这仅仅是因为中兴没有守规矩;10月份,美国开始打击福建晋华,他们是做储存器的,目前已经做到了世界的第一方阵;紧接着美国相关部门又公布了一个清单,禁止向中国出口AI,禁止出口一些特制芯片;到了12月份,美国又开始对华为动手。
现在贸易战很艰难,但这种艰难并不意味着中美两国没得谈,现在依然有很大的谈成的可能,当前中央下了很大的力气,用智慧和定力来做这方面的事情。
变局二:经济
我们在经济上发生了哪些变局?
第一个是长期,即康德拉季耶夫周期进入衰退期;第二个是中期,即朱格拉周期已经见顶了;第三个就是WTO被边缘化,我们的出口遇阻。
美国现在对WTO非常的不满,他们认为要么改造WTO,要么就退出。我们看到,美国现如今已经跟欧盟、加拿大等国家签署了自贸协议,未来这种单边主义的做法只会越来越多,这对我们已经走出去的中国,对我们的外贸经济,将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变局三:科技
我们的科技已经面临巨大的挑战,诸多科学定理所能释放的技术已经见顶。
任正非向习总书记汇报的时候提到,香农定理已经基本失效了,而海森堡量子力学目前也是一样的处境。科学要有新的理论突破,然后技术才会有发展,进而推动科学运用的发展,而现在香农定理和海森堡量子力学的技术应用几乎全部都已经见顶了。
除此之外,还有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和摩尔定理也全部都到达了顶端。
1.外部挑战的唯一对策是开放
现在国内的一些学者说话很不负责任,说美国若是打关税战,中国就卖掉美国国债,难道他们不清楚,一旦抛售美国国债,美国国债价格就会下跌么?这样会把关税战上升到金融战的。所以,我们应对外部挑战的唯一对策是开放,没有其他对策。
2. 内部危机的唯一对策是改革
面对内部危机,我们唯一的对策就是改革,没有其他选项,所以习总书记强调,改革是关键一招。
3. 资源配置的最有效率者是企业家
资源配置最有效率的就是企业家,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一个伟大的国家,一定是以企业家为主体的国家。中国的最大优势,就是在党的领导下,企业家能够抱团共克时艰。向宽处行
我们可以利用四大力量来打破僵局。
1.开放推动
以史为鉴,美国1930年代发起的贸易战导致世界贸易萎缩了66%,因此发生大萧条,希特勒上台,并引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希特勒和他的元帅们正在研究,为什么世界经济危机处理不好就会演变为战争
所以,中国的应对方法绝对不是特朗普的做法——美国优先,只顾自己。我们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所以我们提出来“一带一路”。“一带一路”是全世界第一次把海洋经济全球化和陆地经济全球化连在一起的一次全球化。
说实在话,华为为什么能走出去?我告诉大家一个秘诀,华为就是从“一带一路”国家,就是从不发达国家走出去的,进而成就了今天的华为。
所以,我们绝对不能浪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机遇,“一带一路”将是企业转型升级的必修课。
G20实际上是G2,就是“中美国”,这个词是美国人发明的。中国和美国如果真打起来,一定是两败俱伤,为什么?下面这张图或许能够说明一些问题。
结论就是,中美虽然隔着一个太平洋,但是谁都离不开谁,美国是中国商品最大的出口国,由此形成最大的顺差;但是,这些顺差形成的外汇储备,相当一部分又以购买美国国债和两房债券的形式回流到了美国,中国政府事实上是美国国债最大的债主,中国方面如果抛售美债,美国市场股债双杀根本就不是特朗普能够承受之重,这才是真正的底线,双方共同的底线,而底线是不会被拿来博弈的,这就是叫“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2. 改革推动
过去,我们改革是为了摆脱贫困,为了解放和发展生产力解决温饱问题。而今天,我们的改革是“不惑之年”有了丰富经验后更为自觉的改革开放,是要解决发展起来以后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是要解决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问题。
过去的改革是阻力较少的改革,那个时候一动就可以马上前进,现在是各种利益关系和思想观念阻挠我们的改革,最后就是过去的改革是打开国门,追赶现代化的改革,而现在是主动走出去,追寻现代化的改革开放,这些都是重要的区别。
未来资本市场的改革将主要朝五个方向前进,其中最重要的是:
第一,坚决落实市场化原则,减少对交易的行政干预。这是非常重要的,过去基本上是政策式,将来是市场式为主了。第二,借鉴国际上通行做法,积极培育中长期投资者,畅通各类资管产品规范进入资本市场的渠道。第三,监管部门要加强与市场沟通,积极倾听市场声音。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
现在我们要求加快改革步伐,建设高标准市场经济:
第一,加快打破行政性垄断,着力降低土地、能源、通信、物流、融资五大基础性成本,实现高质量发展要从降成本开始,否则,高质量发展无从谈起。所以习总书记和企业家座谈讲了市场的冰山融资的高山和转型的火山,总结的非常到位。
例如,以上海石油交易中心为平台,打通国内外原油和成品油市场,同时在油气生产流通环节放宽准入,打破两三桶油垄断国内油气市场的格局,这个一定要做。
第二,把减税与税改结合推进。中国的企业税率在国际上看并不算过高,但加上各种收费,企业税费综合负担就相当重了。
现在就是“强制性规范”没有后门可以走、没有人情可以拉,把你的五脏六腑看得清清楚楚,所以我们大家觉得这个税越来越高,就是因为你不可能偷税漏税了,所以我们呼吁要把名义税率和一些费降下来,因为现在能收都收了,过去还有空间,现在没有了。
第三,以管资本为切入点深化国资国企改革。国有经济必须实现战略性调整,从传统的企业体制退出,从传统的实物形态中退出,从过剩的、缺少竞争力的产业退出。更多地集中到服务于国家发展战略的领域,包括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
第四,农村土地改革真正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就已经提出的要求,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与国有土地同价同权、同等入市,农民宅基地也要创造条件流转起来。全面推动人员、资金、土地等生产要素在城乡之间的市场化配置。
第五,加快知识密集型服务业的开放,孕育着巨大的机会。包括研发、金融、咨询、信息服务等生产性服务业和医疗、教育、文化、体育等社会服务业。
税费改革将切实减轻企业负担,现在已经迈入坚实的步伐:国家发改委2018年12月25日正式公布《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18版)》,其比2017版减少177项,压缩了54%。地方政府的改革,中央已经明确规定,所有的地方机构改革任务必须在3月份完成,过去我们讲的是“精简统一效能”,现在中央要求变了,变为“优化协同高效”。
3. 创新推动
我曾经在不同场合多次向企业家朋友推荐《三体》这本书,里面有一句话让我印象非常深刻——“我消灭你,与你无关”。
其实不难理解的,当一个新事物出现的时候,旧事物立马就会被淘汰。苹果出来了,诺基亚被淘汰了;数码相机出来了,柯达、富士胶卷就被淘汰了。如马云所说:“这是一个消灭你却与你无关的时代;这是一个跨界打劫你,你却无力反抗的时代;这是一个你知道你的对手很强,但你不知道你的对手是谁的时代;这是一个你如果醒来的太晚,就干脆不用醒来的时代。”
我们看一下创新的时间间隔:
从中我们不难发现,突破性创新、关键节点创新,他们的时间间隔已经被极大的压缩了。
从0用户到5000万用户,收音机用了78年,电视机用了13年,而IPOD只用了4年。
4. 企业家推动
“企业家”一词,来源于法文,原意是冒险者。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背景中,创办和经营企业,不是一般意义的商业“冒险”,而是在制度的不断变革中“探险”,并且要直接参与制度变革。这是中国企业家的一个宿命。
40年来,企业家们不仅创造了企业,也确立了自己的历史地位。而且,有众多市场经济的弄潮儿,才可能有坚持市场经济取向的改革开放。因而可以说,中国企业家不仅是商业创新者,而且首先是制度创新的思考者和变革者。
因为抑郁症,任正非曾经多次想自杀,有一次吃面条的时候,一位蒙古族姑娘要给他唱一支歌,仅收3块钱,任正非却让小姑娘唱了10支歌。后来他说,一个小姑娘为了3块钱都能够快乐地活着,我为什么要自杀?所以到了2006年,他才真正地放弃了自杀的念头,成为了今天中国企业的一匹黑马,一个代表。
我们再来看一下马云,他在1999年做对了三件事:互联网公司都涌向北京的时候,他却把公司带回到杭州;互联网公司都把自己做成豪华商场的时候,他把阿里巴巴做成了集市;他懂得互联网的要义是分享。
如果没有这样的哲学思考,就不要当企业家。让历史告诉未来
我们的企业家都很焦虑将来会怎么样,但历史会告诉我们答案。
1978年,人们的温饱不能解决,中国开始了农村改革;
1980年,知青回城没有工作,于是开放小商品市场出现了个体户;
1979-1989年,开启改革开放,但充满争议和矛盾,最后爆发重大政治风潮,改革发展面临严峻挑战。于是小平南巡,中国推动了包括住房制度改革等一大批改革开放措施。
1998-1999年,亚洲金融危机进入中国,我们加入了WTO开放了外贸的行业。
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中国在资本市场等领域进行了改革。
2013年,中国经济开始下行,相当多的矛盾集中暴露,这时候我们支持互联网+开放互联网金融行业。
刚才讲的这些既是危机也是转机。每一次大的危机,都带来中国大的改革,而且我还告诉大家有一个规律,中国一旦开放了的行业从来没有收回去过,只有越来越大力度的开放。所以我们的企业家一定要看到未来的趋势。
禅宗里的一句话:“凡墙都是门”。这句话也可以这样理解:颠覆创新,凡墙皆是门,因循守旧,凡门皆是墙。
马云说,“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绝大多数人死在明天晚上看不到后天的太阳”“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张瑞敏说,“永远没有成功这个词,因为所谓的成功只不过是踏准了时代的节拍。但时代在不断变化,任何企业和个人都不可能永远踏准时代节拍”。“以时代为师、为是,以自己为非。”
习总书记更是明确指出,“我们现在所处的,是一个船到中流浪更急、人到半山路更陡的时候,是一个愈进愈难、愈进愈险而又不进则退、非进不可的时候。”
最后我想说一下,无论崎岖或宽广,我们都走在路上,无论料峭或和煦,我们都迎风而行。我们有多少激情,就有多少理性;我们有多少关注,就有多少期待。
让我们共同举起双手迎接光荣的2019,谢谢大家。
编辑:姍姍 编审:李静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龙岩信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kcrf.com/cs/235.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