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三秦文学】吴妮妮:【滋味】(散文)

点击蓝字关注?三秦文学
三秦文学微刊ID:sanqinwenxue不忘初心 梦在三秦
滋 味
文/吴妮妮
秋高气爽时节,抬头仰望天际流云自由卷舒,心里就淡出了一份闲情,记忆深处的过往生活就自然而然地浮现在了眼前。以前,村子里没有商店,就是买一把盐或者一瓶醋,也要到离我们村二里外,靠近乡政府的“供销社”去买。“供销社”卖的东西比较杂。有油盐酱醋,有针头线脑,有衣服布匹,有生产农具,还有点心副食。但这些在大人们眼里非常重要的商品,我们小孩子不感兴趣,去了,看了,也是一眼即过而已。吸引我们的是“供销社”里卖的水果糖,那时一毛钱能买10个水果糖,我们对那些用五颜六色彩纸包裹的硬糖充满了甜津津的期待,但家里人绝不会用闲钱把我们娇惯成馋猫,大多数时候,我们偷偷地去了,没有钱买,只能眼巴巴地看看,咽咽口水又回去。
偶尔,也被大人指派去买东西,我们拿捏着分寸,矫情着拒绝,家里人懂得我们的心思,就计算好了所要购买物品的钱数,然后预留出一分或者二分钱,并言明找的零钱可以买水果糖吃,我们姊妹仨得令后就乐颠乐颠地跑去买东西了。有一次,我们用找零的二分钱买了两颗糖,三个人每人一颗,显然分不过来。哥哥最后提议,弟弟年龄小,给他拿一颗,他和我分一颗,我表示同意。站在“供销社”门口,他剥开淡绿色印花塑料糖纸,得意地朝空中一抛,糖纸闪着亮光,飘飘摇摇在半空悠游,我伸出手接住糖纸,看着糖纸上面彩色的图案,以及书写的文字和字母,感觉很新奇,就装进上衣口袋,收藏了起来。哥哥用大门牙试了试糖果的硬度后,把糖放在了右嘴边上下牙齿的中间咬,只见他右眼猛地一闭,又听“嘎嘣”一声响,一半糖落在他的嘴里,一半糖捏在他右手拇指和食指的指肚间,他故作大方样把糖递到我面前。我可没有那么好哄骗,非要叫他吐出嘴里的那半块糖,对比一下那两个半块糖的长短。果然不出我所料,他那半块糖比给我的那半块要多出一点,哥哥看我察出了端倪,又快速地把糖填进了自己的嘴里,笑着深咽一口唾沫,做着简直要甜死人的夸张表情,我也就没有办法了,只有吃着自己的那一半糖,怏怏不乐。哥哥觉出他的做法不妥,又吐出嘴里的糖,捏在指尖,对我说:“你如果觉得不行,咱俩把糖换了。”,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倒是平衡了许多,但用颇有些嘲弄的语气说:“我嫌弃你的唾沫沾在糖上了”。然后,装出一副释然的样子,掏出装在口袋里的彩色糖纸,举起来对着太阳光看,感觉比他们都多出了一样东西而自得。哥哥看了看我,没有说什么,却故意张大嘴巴,把糖扔进嘴里咂吧。弟弟看着我们俩的做派,没有插话,只是捂着嘴笑,好像担心一不留神,他的糖被谁抢去似的。我们怀着甜滋滋的心情在回家的路上边走边玩。走到半路,我和哥哥的半块糖就吮完了。弟弟一个人吃一块糖,吃得比较慢,依旧吸溜着甜口水。我们俩就命令他把糖吐出来,三人轮流吃一会儿,弟弟露出不情愿的神色,但也无力拒绝。于是,我们三人轮流着吃那块糖,这个时候,也好像忘了谁嫌弃谁的唾沫。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弟弟终于起了反抗之心,干脆“咯嘣嘣”把糖嚼完了。他就这样嚼完了我们对糖的期待,于是也就散了伙,各玩各的去了,但一味甜却永久的印在了记忆深处。但那时的生活总有多彩的故事,不只有甘甜的记忆,还有着香辣的念想。在玩具绝无、零食短缺的年代,我们小孩子在秋季时节也想出了一些解闷、解馋的快乐方式。其中下午放学后炒青椒就是乐趣之一。做这件事时,在哥哥的分配下,我们姊妹三人职责明确。我负责揽柴、生火、拉风箱、溜馍,哥哥和弟弟两人先择辣椒,然后剔把,清洗。最有挑战性的工作就是切辣椒,哥哥先指挥弟弟切,弟弟举着大刀,眯着眼睛,东切一下,西斩一下,那架势感觉不像是在做吃的,倒像是在做一个冒险游戏。就这样,弟弟还不停喊叫,一会是辣椒扑了眼,一会又是手指被辣椒汁蜇得生疼。在他一惊一乍的吐槽声中,总算把所有的青椒切成了短节。这时,哥哥夺过刀,卷起袖子,一副亮相绝活的架势。哥哥一直就是一个做事精细的人,东西摆放条理分明,做事一丝不苟。即使吃油泼辣子夹馍,他也绝对不会随便把馍掰开,必是用左手把馍竖立在案板上,右手握刀瞅准馍的正中位置,才缓慢匀速的用力切,这样切开的馍不仅两半均等,而且切面整齐。在向馍的切面处抹油泼辣子时,哥哥也如同细心作画一般精工,他先用一个小勺子挖一丢丢辣椒油倒在一片馍切面的中心处,再洒一些盐,然后将两片馍合在一起慢慢研磨,直到把辣椒油均匀的分布在两片馍的切面才住了手。摊开晕染了辣椒油的两片馍,让人恍若看见了一枚鲜红的太阳,既有鲜艳的色泽,又有诱人的辣香,闻起来实在要馋涎欲滴了,咬一口辣子馍,在浓烈的辣香刺激下,让人激动得简直都要出吼秦腔了!关中十大怪中称“辣子一道菜”,这说法里多少有一点粗犷的意味,但哥哥做的辣子夹馍,却是显出了另一种地道的关中风情和韵味,令人简直到了没齿难忘的境地。
如他做红辣子夹馍一样,切绿辣椒时,他也有着同样的心性。他把弟弟切的大段辣椒用刀拢在一起,然后左手用毛巾捂着口鼻,右手拿着菜刀,对着案板上拢起来的青椒,叮叮铛铛地一通剁,听这刀工动静,似乎还真有点施展绝活本领的动静。他把长短不齐的辣椒段逐渐剁成了青椒沫,才收了手。支小铁勺熟菜油、炒辣椒就成了我和弟弟的事。哥哥这档口俨然成了一个指挥家,一会儿指导着我的火候,一会指点着弟弟给辣椒里放盐和调料,一会儿又要求倒酸醋煮,总之,谁也没有闲着,灶间登时呈现出一派热气腾腾的景象。不多时,辣椒呛味弥漫了整个灶间,三人的喷嚏声此起彼伏,混着嬉笑声,也是乐在其中了。在三人的完美配合下,青椒终于炒熟。这时,从锅里取一个暄和雪白的馒头,两手一掰为二,夹上青椒,深咬一口咀嚼,那种辣香味瞬间能木了舌头。但即使再辣,也谁也绝没有弃之不吃的想法,大不了边吃边吐舌头,用手掌象征性扇扇舌头散散辣味,那种香辣的感觉如今回味起来却是要甜到心里去了。农村多土地,生于斯,长于斯,品味生活的滋味,不管是甜抑或是辣,似乎都接着地气,让人时时都生发着踏实温暖的情味。尽管今昔生活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物产丰富,生活的情趣亦丰富。但,回味起以往的岁月,我还是对简单的生活,有莫名的欢喜。
(文中插图来自网络)
作者简介
吴妮妮,中学高级教师,中共党员。先后荣获咸阳市语文学科带头人、咸阳市知名教师、秦都区优秀教师等荣誉,参与区级科研课题多项,爱好写作,有多篇文章在网络及刊物发表。现任教于咸阳市秦都区学校。
END
往期回顾:
【三秦文学】吴妮妮:【只因爱的力量】(散文)
【三秦文学】吴妮妮:【没那么简单】(散文)
【三秦文学】吴妮妮:【圆梦】(散文)
本期编辑:裴雄文三秦文学团队

原创作品授权发布
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本公众号联系




1、作品必须原创首发,投稿即默认授权发表,题材不限。要求300字以上,以WORD附件形式发至投稿邮箱,并附上作者简介及照片,文责自负。
2、《三秦文学》已开通微信公众号、百家号、头条功能,敬请关注。投稿邮箱:sanqinwenxue@163.com。稿件由《三秦文学》编委统一安排。
3、赞赏金额的一半作为作者的稿费归作者所有,一半作为平台运营费用,稿费低于二十元者不予发放。赞赏到账后三日内,作者不主动与平台联系、不领取稿费者视为自动放弃。
4、由平台主播诵读的作品,赞赏发放比例为:作者30%,主播20%,余50%为平台运营费用。
5、您的投稿一周内没有采用,请另投它处。
6、主编微信:15705450195,qq:406073222
诗词群群主:珊瑚在网,微信:baojishanhu
诗歌群群主:杨洪民,微信:YANGHONGMIN
综合群群主:鱼儿姐姐。微信:sanqinwenxuezhubia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