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龙岩房产

葬你以文/殷离江月病倒在家,一天粒米未进

葬你以文/殷离江月病倒在家,一天粒米未进,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做白日梦,回过神时已近黄昏。于是急忙起床,对镜理红妆。只因小音今晚要来。若让她看到我这副死样子,一定又要唠叨了。“身体好些了吗?”送小音下楼时,小音不经意的问。“得了吧。我这点儿小把戏你又不是不清楚,何必多此一举呢?”“学校临时决定在期末考试前先来一场月考,时间定在下周二和周三。”“下周二?!下周二不是我返校的第二天?!”“对。你这两个月好像什么也没学吧?你这回死定了。”“怕什么,我是死猪不怕热水烫。”话一开口我就愣住了。这是我对凯耍赖时常说的话,而凯总会一脸认真的回我一句:“我对你发誓,不管以后你脸皮儿变得多厚,我都不会抛弃你。”然后大笑着躲避我的追杀。承诺是时间结出的松果,怎能保证不被季节打落?而如今承诺还在,人又在何处?“原来你还是没有忘了他。”小音摇摇头,不忍的说,“你中毒太深了。”“这也不错啊,我交学费,你受教育。前车之鉴,后车之师。”随口回了一句,便转身逃回家中。自送别,心难舍,一点相思几时绝?凭阑袖拂扬花雪。溪又斜,山又遮,人去也!夜里,自梦中惊醒。醒来时脸上一片湿意。恍惚中我来到古琴前。不去想是否会惊扰他人,信手弹了起来。紫袖红弦明月中,自弹自感暗低容。弦凝指咽声停处,别有深情一万重。“今夕是何年?他乡作故乡。昔为鸳与鸯,今为参与商……”我再也唱不下去,扒在琴上哭了起来。凯!凯!难道我与你真的就像歌中所唱的参商二星那样,永生永世,再不相见?否则,为何连在梦中,我也看不清你的样子?无须再去翻拨锦瑟,仅这七弦便已弦弦空绝,弦弦啜泣。这颗心太重了,重到我已无力承担。我决定弃你而去,当作从未拥有过你。不要怪我。我将独自远行。今生今世,你的地老天荒不再属于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